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故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会场内安静的可怕,没人接这个满脸是血的男人的话,相反,每个人屏住了呼吸,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已经满脸是血了,但是却不去医院接受治疗,反而到来这里大肆炫耀,好像他脸上有血别人没有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似的。

    已经有不少人插在口袋里的手已经偷偷拿起了电话,只要这个男人——不,这个疯子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就打电话报警,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去。

    “怎么?没有一个人应我吗?就因为我脸上有好多血,你们一定全部在心里骂我是个疯子吧?我也觉得自己是疯子,但是——我可以这么觉得,你们不行。”男人笑呵呵的端起酒杯说道。

    “哐——”

    玻璃门再次被推开,一个浑身酒气的邋遢男人走了进来,朝着一些美满少女吹口哨打招呼,但是满身的酒气让他扣分不少,没有女孩子愿意和他说话,相反厌恶的捂住了鼻子。

    邋遢男人也不介意,来到血人的身边,看了那张脸很久后,忽然大笑起来,说道:“大少,你这个样子,以后还怎么出去泡妞,哈哈哈——比我还不如咯!”

    那个人在嘲笑自己的脸,但是血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呵呵的说道:“这里这么多漂亮的女人,你只要往地上撒一把钱,她们肯定不会嫌弃你的酒气,争着要当你的女人。”

    此话一出,在场的女人都脸色大变,有心想反驳几句,但是看到血人那张脸,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在场的人,只有我把视线转移到了邋遢男人身上,一脸的凝重。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有些人有些事,只有行家人才看的明白。

    这个带着酒气的邋遢男人,虽然看起来是个酒鬼,但是他走路起来每一步都稳健万分,试问一个醉汉酒鬼,会有这样稳健的步伐吗?

    似醉,却没醉,脚踩杀人步,杀人于无形。

    那个醉汉,是个高手!

    很明显,那个醉汉是血人的保镖,他也让众人知道,这个血人,他地位很高,这一点从他的保镖可以看出。

    “呵呵,反正宴会还没开始,不如我来给大家讲个故事怎么样?”血人满脸笑意的说道,笑的时候,额头上、鼻孔里,一滴血一滴血的往下掉,看起来的狰狞万分。

    苏景山拉着苏景腾和苏悦往后退,苏莺也忍不住躲到了我的身后。

    这丫头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居然怕了。

    邋遢男人一边喝酒,一边身形横移,步伐看似错乱,摇摇晃晃,如同醉汉走路,实则精妙无比,占据了最好的位置来保护血人。

    做完这些,邋遢男人才对我咧嘴一笑,露出两颗恶心的大黄门牙。

    “……”我脸色阴沉的看着邋遢男人的笑容,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

    是的,就是算计!

    既然这个酒鬼是宋天山的保镖,那为什么在自己猛揍宋天山让他的脸破相的时候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才出来?

    不可能来得迟,只有一个原因——揍宋天山的时候,是宋天山让他别出手的!

    宋天山,他把自己都算计进去了,他就是想让我把自己的脸弄破,他是故意毁容!

    但是,为什么呢?我想不明白,宋天山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没理由这么做,难道只是想让自己把他打一顿,然后满脸是血的闯进会场来给大家一个惊喜?

    惊是做到了,喜是一点没看到。

    总之,宋天山走这步棋是为了什么,我暂时猜不出来。

    血人对会场内所有人的反应很是满足,仿佛看到众人惧怕的眼神对他来说是最好的褒奖似的。又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血人抿了一口,这才慢慢开口说道:“从前有一个人,他是家族年轻一辈最有天赋,也最有城府的人。所以他被当场家族下一代家长的继承人,他也觉得,自己一定会无数光环加身,然后走上神坛。”

    会场寂静无声,只有血人低沉而陶醉的声音响起,没人敢插嘴打断他,但是听着听着大多人就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仿佛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自己。

    虽然他们还不知道结局是怎么样,但是他们有种预感,这是个悲剧。

    “就在别人也以为他会走上神坛的时候。他看上了一个女人。”血人声音低沉而可怖,仿佛酝酿千年的怨恨一招爆发,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以为他会得到这个女人,甚至整个城市的人,都觉得她是属于他的。他很有耐心,她对他没感觉,他就等,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选择他。”

    “但是,在他等待过程中,她还是不愿和他在一起,她的心里,依旧属于一个哥哥,这让他心里暴怒,最终,他爆发了。”

    渐渐地,男人脸上除了血,还多了一种其他什么东西,这种东西,叫做戾气。

    “爱情会让人陶醉,同样的,爱情也会让人发狂。别人都叫他是‘疯狗’,后来他真的变成了一条疯狗。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咕噜——”

    有人咽了一口口水,看向血人的眼神更害怕了。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故事耳熟,似乎在哪儿听过。

    他们的脑袋想了一会儿后,终于想起来了。

    明珠赫赫有名的大少宋天山追求苏家的弃婴苏心是人尽皆知的事了,但是苏心似乎一直对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一直拒绝宋天山。宋天山也一直没放弃,一直追求着,宋天山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但是苏心这段时间一直没出现,让人疑惑。

    苏心心有所属了,她的心属于谁?这个哥哥又是谁?从这个故事中,所有人都想知道这几个问题的答案。

    “这个故事你们觉得怎么样?”血人笑着问道:“还是没人应我吗?你们不地道啊,我都给你们讲故事了,都没人应我。”

    “你来说,这个故事怎么样?”血人指了指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男人问道,这个男人恰好就是苏景腾。

    “……”苏景腾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了,哆哆嗦嗦,费了好大的劲才憋出两个字:“很……好。”

    “你没说实话,你为什么不说实话呢?”血人笑呵呵问道:“你的脸比我的脸好看,让我看看。”

    说着血人就想去摸苏景腾的脸。

    但是由于血人坐在椅子上不想起身,而苏景腾又站的比较远,所以血人怎么伸手都碰不到苏景腾的脸。

    “把头低下,把脸伸过来!”血人沉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