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照镜子的男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我回头不满的看了苏莺一眼,说道:“你去端个酒怎么这么慢?”

    “这不是碰到一个人,聊了会天,耽搁了吗。”苏莺撇撇嘴说道。

    “碰到谁了?”我好奇地问,一双眼睛,却是微微眯起。

    “这个人你应该很想见一次面,喏,在厕所洗手呢。”苏莺朝后面的卫生间努了努嘴,若有所思的说道。

    朝厕所看了一眼,我就没说话,能让我很想见一面的,也只有她了。

    如果可以,我现在就想冲进厕所去见她一面,但是,现在局面显然不允许我这么做。

    “你怎么能用红酒泼人呢?”苏景腾看见自己亲妈被人泼酒,不禁大怒道,同时找来湿巾给那个贵妇擦拭着。

    “她的嘴巴不干净,我用红酒帮她洗洗而已。”苏莺冷笑着说道,眼里闪烁着凶光。

    “你——”苏景腾眼角抽搐了一下,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击。

    这时候那个被泼的中年闺女已经擦拭完毕了,但是由于红酒的稀释,她脸上的妆没有了,剩下的,只有老态。

    “臭婊子,你敢泼我——”中年贵妇疯狂的朝苏莺扑来,手掌扬起,准备扇在苏莺脸上。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中年贵妇脸上多了一个红红的手印子。

    苏莺没动,我也没动,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圈中多出来的那个人。

    “够了!”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身材高大,足足一米八,国字脸,剑眉,身上穿了一件宽大的西装,令其看起来多了一种器宇轩昂的气质,气度不凡。

    此刻,他的眉头深深的皱在一起,冷冷的看着那个中年妇女,正是苏景山。

    “爸!”

    看见苏景山一巴掌居然没扇我或者苏莺,反而扇在自己的母亲脸上,苏景腾忍不住脸色一变,大叫一声。

    “你怎么能打妈呢?妈做错什么了?”

    苏景山冷笑:“做错什么了?你想想,今天的事情,是和宋家的大喜日,你却跑来闹事,一个不够还要在加上你妈妈,存心是来找场子吗?”

    “可是——”苏景腾还是想反驳什么,可是望着苏景山威严的目光,只能不甘的低下头,一脸怨毒的盯着我。

    此刻,整个会场都诡异的安静下来,就连圆形舞台上的钢琴师,都停下了灵活的手指头,错愕的看着被人围着的苏景山。

    我也有些眼神凝重的看着苏景山,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苏莺撇了我一眼,问道。

    “我在笑,你们苏家,好像不全部都是草包啊……”

    这话虽然带有点讽刺意味,但是却是说出了一个事实。

    从先前的苏景腾,再到现在的苏树人,以及苏景腾他妈,所以人的表现都是极为冲动的,根本没有一点城府。

    现在,终于出现了一个极具城府的人。

    看来,能争家族大位的人,都是有些手段的。

    “你别高兴地太早了,豪门弟子没有经济上的压力,所以很多都是草包,但是也有一些堪称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只是你还没见到而已,一个家族能出现一个,就已经很好了。”苏莺淡淡的说道。

    “比如呢?”

    “比如,宋家天山,颜家青花,沈家鸿儒,苏家东坡。”

    “苏东坡?”我一阵愕然。

    “恩,和古代的那个同名。”苏莺说道。

    “哼!”

    苏景腾他妈脸色一阵变换,但是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他也知道,今天的主角不是她。

    “哐——”

    正在这时,在大家都以为这场闹剧就此结束的时候,玻璃大门再次被推开,一个面目狰狞,却衣冠整齐的男人走了进来。

    “嘶!”

    当在场的人把目光集中到这个男人身上的时候,不禁倒吸一口气凉气。

    我看到这个男人时,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眼里流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男人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手腕上带着昂贵的劳力士金表,皮鞋铮亮,如果不看他的脸的话,一定觉得他是个风度翩翩的男子,但是偏偏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脸上。

    血!

    满脸的血!

    额头血肉模糊,鼻子血肉模糊,嘴巴里又是血肉模糊,整张脸,似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鼻子还汩汩冒着血泡,顺着已经断掉的鼻梁中流下来,滴在名贵的西装上,这时候众人才发现,他身上的黑色西装,除了铮亮的黑色之外,还有一点点黯淡的颜色。

    那也是血,只不过已经干涸了,化成了血块。

    伴随着这个男人的到来,整个会场的气氛压抑的可怕,每个人的心头都沉甸甸的,呼吸不顺。

    轻轻的关上门,男人来到所有人的面前,很随便的找了张椅子坐下,手里端着红酒,一饮而尽。

    酒液殷虹,和血混淆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哪样是血,哪样是红酒。

    “咕咚咕咚——”

    他喝的很快,好像一辈子没喝过红酒似的,喝完之后用力擦了擦嘴巴,大笑了一声,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梅方方这群人,说道:“这里是怎么了,好像很热闹啊——你们是在看我的脸吗?”

    “这位小姐,能借用一下你的镜子吗?”男人来到身边一个名媛身边。问她借了一面镜子。

    “啊——”那名名媛吓得脸色发白,直接把镜子丢下就跑了。

    男人捡起镜子,然后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样子,不禁笑的更大声了。

    “哈哈哈哈——我和你们的想法一样,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丑的一张脸,你们要是有这张脸,估计会想,干脆死了算了,对不对?”

    “放心,我会去整容,尽量把脸整回来,即便整不回来了,那就把他的脸变成这样。”

    “……”

    所有人都沉默着,屏住了呼吸,一脸畏惧的看着这个满脸是血的男人。

    苏莺也在看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阴晴变幻着。所有人的心里,都不约而同浮现出一个问题——这个男人是谁?又是谁,把他打成这样的。

    他正在为自己倒酒,正小口小口的享受着,脸部因为血而五官不清晰,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在微笑。

    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微笑。

    就像……他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子,然后随时会冲上来捅你一刀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