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泼酒
    ,!

    “这种地方,是你有资格来的吗?”

    当听到这句并不友好并且极具侵略性和讥讽性的问题时,我微微有些错愕。

    老子一句话都没说,招谁惹谁了?

    略微错愕的抬起头来,我就看见了一张不认识的男人脸,之后,我就知道,找茬的人了。

    很明显,这些人就是刚才推门进来的富家子弟,而且,是苏家或者宋家的人,但是以背景越大的人越晚到的尿性来看,应该算不上是宋家的人,应该是苏家的?

    “我们不认识吧?”我皱着眉头问道。

    “你当然不认识我们了,但是我们认识你。”那个年轻人居高临下的俯视道,眼里带着万分的不屑。

    “是吗?那怎么好意思呢?原来我这么有名了,连你们这种有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的人都听过我的名字,我却没听过你们的名字——对了,你们叫什么名字?我拿个本子记一下?”我用商量的语气问。

    “……”

    一群公子哥有些傻眼,这人有病的吧?什么叫我们有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

    想了半天,他们终于反应过来了,这王八蛋在变着法骂自己——骂他们是个有眼睛有嘴巴的正常人,却净干些不正常的事。

    同时,又借着他们的话把自己摆在了高的位置。我不认识你们,你们却认识我!

    “你怎么说话的?这么没素质!”领头的公子哥不悦的问道。

    “抱歉啊,你们的嘴巴有口臭。”我笑着道歉道。

    “……”

    他们又想了一阵,终于又想明白,这货又拐着弯骂自己。

    生活处处有学问,包括骂人。

    我一连串的话打击的他们体无完肤,那些公子哥开始后悔学生时代没好好读书了,不带脏字的骂人,这个看起来似乎很好装比。

    可惜他们不会。

    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而正当他们准备叫人时,身后的一男一女忽然把头探了出来,当看到我时,顿时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一脸的惊骇。

    “大表哥,就是他,把我和小悦扔进了……那种地方!”

    最后一个名词苏景腾实在没有脸面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太他吗丢脸了。

    苏悦也是一脸咬牙切齿的看着我,仿佛和我有很大仇似的。

    “咦,是你们啊?从粪坑里爬出来了?”看到他们两个时,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人生四大喜事: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洞房花烛夜,他乡遇白痴!

    在江城这个陌生的城市,我能碰到苏景腾和苏悦这两个白痴,让我很是开心。

    “什么?!”听了苏景腾的话,苏树人立刻脸色大变。

    苏树人是苏景腾的大表哥,也是年龄最大的一位,前几天,他们苏家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苏景腾和苏悦浑身散发着恶臭回到了苏家,原因是被人扔进了粪坑里。

    这堪称弥天大恨,上流社会最注重脸面,都被扔进粪坑里了,还谈什么脸面?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于是,苏树人就打算帮苏景腾找回场子。

    “像你这种没有身份的人,是怎么进到这种地方的?”苏树人满脸鄙夷的说道:“不会是偷偷溜进来的吧?现在的保安真没职业道德,放这种人进来,有请帖吗?不会在这里偷东西吧?”

    “就是,还敢把景腾和小悦扔进茅厕里,来人——把他给我扔出去!”周围人跟着附和。

    “如果你们觉得我有一张好欺负的脸,大可以来欺负我,但是欺负完之后我们就是敌人了,我们用敌人的方式来解决。”我眼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指了指楼下说道:“你们应该早点来,不然还可以看一出好戏,一个身份很高的人,和我成了敌人,结果他破相了。”

    “你……”苏树人还想反击,但是视线一和我的眼神接触,就本能地避开,心里竟然有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因为这这一句的犹豫,苏景腾没能把话完整的说完,这让他的气势瞬间弱了一分。

    他的确是来找茬的。

    因为他早就知道,今天会有一个平民来参加他们的聚会,于是心生戏谑之心,打算欺负欺负一下。

    于是就有了这样的一幕。

    大家都穿着得体,唯独我一件随便的服饰,苏树人就认出这是这里最容易捏的软柿子了。

    但是在这几个回合的碰撞中,他居然处于了下风,这让他懊悔不已。

    一个没权没势的土包子,有什么可怕的?

    “树人,发生什么事了?”

    “景腾,谁欺负你?我帮你做主。”

    正在低头和人说话的苏景山才发现苏树人和人发生冲突的事情,当下就快步走了过来。

    身边还有几个中年人,其中一个女人三四十岁,虽说保养的不错。但是依旧无法掩饰其松弛老化的皮肤,从她呆板无神的眼神应该可以看出,她真实年龄,应该已经在五十岁左右了,哪怕她穿得再雍容华贵。打扮的再花枝招展,也无法掩盖她老态的气质。

    这是一个不服老,和年龄做着斗争的女人。

    苏景山说完后的第二句话,就是这个老妇人说的,她表情刻薄,眼神冷漠看的着我。

    “妈,前几天我不是被人扔进那啥了吗?就是这王八蛋扔的!”苏景腾看见自己的妈来了,立刻告状道。

    “什么?”中年贵妇脸色瞬间阴沉了起来,盯着我骂道:“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你敢这么欺负我儿子?你可真是有胆子来啊!”

    “……”我脸色还没变,苏景山的脸色就已经变的阴沉下来了。

    家丑不可外扬,这是大家都懂的道理,但是这个中年贵妇,不仅说出来了,而且公鸭嗓声音还这么响亮,顿时整个宴会的人的目光都望过来了。

    “够了!”苏景山脸色阴沉的喝道,而后眼神凌厉的扫了我一眼,问道:“你就是那个苏心的哥哥?”

    “是,我是李心的哥哥,你们苏家人要是与人为善,我不介意和你们做朋友,但是如果你们仗势欺人,那就别怪我用点手段了。”我笑着说道,眼里带着危险的寒光。

    “我想,我们应该有什么误会。”苏景山阴沉的点点头,说道。说实话,他的儿子苏景腾被人扔进粪坑,他也是一肚子火,但是,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

    他为人沉稳,懂得大是大非,有些小恩怨,就要留到私下解决。

    “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误会,我来这里,不是来道歉的,更不是来挨揍的,我就是来看看李心。”我笑着说道,指了指苏景腾和苏树人:“另外,我希望这些公子哥能离我远一点,不然伤着摔着我可赔不起。”

    “哼,你当然赔不起了,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样的人!”中年贵妇不屑的说道:“我们家景腾特意从江城飞过去给你送请帖,已经是你们的福气了,你倒好,不感谢不说,居然还恩将仇报,果然都是些没素质的平民。”

    “还对景腾进行过人生攻击,单凭这一点,我就可以让这里的保安把你扔出去!”

    一番恶毒的话下来,令的我眼神一冷,嘴角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

    “老女人,你有种再说一遍?”

    咻!

    然而,话音刚落的一瞬间,似乎有什么液体对着她的脸面直喷而来。

    “啊……”

    中年贵妇响起一声公鸭嗓的惨叫声,本能的想躲避,但是却闪躲不及,被那液体喷了透心凉,脸上、衣服上、头发上,全部都是暗红色的液体。

    “你要把谁扔出去?”苏莺端着空空的酒杯一脸讥讽的说道,来到我身后,眼神冷傲的打量着苏景腾一家:“大姨,你必须得向他道歉,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