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资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到底还要走多久啊?”跟在苏莺后面,我满脸紧张的问道。

    每走一步,我都要下意识往下看一眼,确定自己的脚还踩在楼梯上而不是悬空,这才放松下来。

    趁着我钻进宋天山车里和宋天山来了一场车震之时,苏莺也进了换装室换了衣服,之所以今天要来凯州皇悦会所,不仅是为了吃饭,更重要的是,晚上还有一场属于宋家和苏家联谊的聚会,作为圈内人,苏莺自然也受到了邀请。

    身穿白色抹胸小礼服,脚踩浅银色高跟鞋的苏莺像极了黑夜里的白天鹅,虽然两条腿被晚礼服的裙摆所遮掩,但是却多了一分高贵,本来就不算矮的身高再加上高跟鞋,让苏莺快和我一样高了。

    这个世界上,从来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只要女人学会了打扮和化妆这两样技巧,再丑的女人都可以是公主。

    当然,这一切都需要钱。

    能够来这里吃饭、参加聚会的女人,一定是有时间打扮的,她们为自己穿上漂亮的晚礼服,套上昂贵的高跟鞋,看起来就像最高贵的公主一般,明眸皓齿,典雅端庄。

    放眼望去,这里都是美女,苏莺,只是她们的一员。

    但是,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我已经不知道走了多长的旋转楼梯了,聚会的场地还没到!

    我又忍不住回头朝下看了一眼,顿时有种头晕眼花的感觉,心里把设计这种楼梯的设计者骂了个狗血淋头,草,放个电梯不好吗?非要造这种又长走起来又头晕的楼梯……

    现在我不知道自己走到哪儿了,但我知道,现在我们已经走了很高的位置。

    更可怕的是,四周全方位的玻璃都是全透明的,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下面的景象。

    下方的车子,就像蚂蚁一般微小,一瞬间,我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老子啥都不怕,就怕恐高……

    “这已经是你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苏莺回头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会所在大厦的顶楼,为了追求浪漫和露天的风景,这里的建筑都是全透明的——你不会有恐高症吧?”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有恐高症?我是担心你有恐高症。”我心虚的辩解着。

    追求浪漫?

    这算哪门子浪漫?弄个这么高的楼梯,掉下去了怎么办?一起殉情就是浪漫了吗?

    这个楼梯的设计师泰坦尼克号看多了吧?

    “那就好,如果有恐高症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呆在下面一层吧。”苏莺点点头,说道。

    “那李心在哪?”

    “你在楼下就见不到李心了。”

    “……那还是上去吧。”我悻悻的说道。

    忽然,苏莺眉头一皱,上上下下打量了两下我的全身,说道:“李昊,你就穿这身衣服参加宴会吗?”

    “怎么了?”我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笑道。

    我穿了一身休闲衣,没有换过,在周围莺莺燕燕、西装革履的衬托下,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要不,我帮你买一件西装?”

    “不用了吧,就穿这身衣服去。”我笑着说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虽然对,但是一个人最重要的是气质和气场,气质对了。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气质不对,穿再豪华的衣服,也只是东施效颦而已。”

    就这么眼神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苏莺忽然说:“你说的有点道理,但是我怎么觉得你在褒奖你自己,贬低我呢?”

    “……我没有啊。”我菊花一紧,讪讪的说道。

    又走了一段一段路,终于登顶了,苏莺拿出一张贵宾卡,检查通过后,我们走了进去。

    推开一道玻璃大门,我立刻闻到了一阵混合着香槟和玫瑰花香的味道。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裙摆飞扬、钻石闪耀。这是另一个世界,一个有些人穷尽一生也进不去的世界。

    这是一个巨大的聚会场所,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圆形台阶,台阶上摆着一架昂贵的钢琴,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在弹奏着这个钢琴。

    以那个圆形台阶为中心,四周摆满了食物和红酒,还有供客人娱乐和跳舞的场所。

    “真气派!”我看着四周的装饰,忍不住赞叹道。

    “聚会一会儿就要开始了,你不怕吗?”苏莺问我。

    我笑了笑:“为什么要怕?”

    “现在苏家和宋家都把你当成眼中钉,你这么堂而皇之的过来,会遭到他们的敌视,无论是身份还是背景。”苏莺看着我,认真的说道。

    “可是,他们给了我请帖,是希望我来,那我为什么不来赏光呢?”我手里掏出一张请帖,笑眯眯的说道。

    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苏莺转移话题:“你要喝什么,我去帮你拿。”

    “谢谢,白开水就好。”我点了点头,然后打量着这里的人和事。

    看了一会儿后,我真的发现一个问题。

    其他人都穿着得体的服饰,唯独自己,穿着一身便装站在人群中,真的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我打量着周围人,周围人同样也会投来异样的目光,这些目光,或冷漠,或鄙夷,总之让我看了很不舒服。

    “老子就是来这里参加个宴会,欠你们这些傻逼钱了?一个个搞得欠他们二五八万似的……”

    “啪嗒——”

    这时,玻璃门再次被推开,又有人赶过来参加宴会了。

    为首的是一个严肃的中年人,剑眉虎目,身后跟着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盛气凌人。

    但是我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看向了别处,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唯独自己,除了苏莺之外,一个都不认识。

    只看了一眼,我端着红酒杯准备一个人去角落坐着,我不去打搅别人,别人也别来打搅我,这样最好。

    “啧,看看是谁来了,这不是那个苏心的哥哥?”

    屁股才刚刚沾到椅子上,耳边就传来一声刺耳的声音。

    “给你准备一张请贴是想看看你会不会来,没想到你还真来了,脸皮真厚。这种地方,是你有资格来的吗?”

    说完,便和身边的人笑成一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