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长得丑不是你的错
    ,精彩小说免费!

    哐的一声,我抓着宋天山的脑袋重重撞在了车内方向盘上面。

    就像一个鸡蛋,和一块石头。宋天山的脑袋是鸡蛋,车里的方向盘是石头,现在两个亲密接触在一起,造成的结果是令人惊讶。

    鸡蛋碎了。

    方向盘也被砸的掉下来了。

    鸡蛋碰石头,两败俱伤!

    两者触碰的刹那,宋天山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

    被一个自己曾经俯视过,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碾死的小人物打了。

    他气的怒火中烧,实在想不通,自己有钱有势的,他怎么真的敢打自己呢?

    我敢吗?

    我敢。

    我心里有戾气,戾气不除,做什么都不痛快,于是只能委屈宋天山的脑袋了。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考虑出狱后怎么和李心生活。

    我会改邪归正,我不会在混了,而是好好读书,以后好好找个工作,娶妻生子,然后和父母李心平淡的生活。

    但是宋天山的出现,彻底打乱了我的生活节奏。

    他居然派了杀手来暗杀我。而原因,却仅仅是因为怕自己和李心没有血缘的危险关系。

    李心。

    如果我是普通人,可能早就死去了。

    这让我暴怒不已,真要论辈分的话,老子陪了李心整整十几年,你算哪根葱?

    因此,于情于理,我自然也不会手软,拎着宋天山的脑袋面无表情的往方向盘上撞。

    “哐——”

    “哐——”

    “哐——”

    连续三下,宋天山被撞的眼神迷离,两眼发黑。

    而且他细皮嫩肉的,我又用力过猛,宋天山的整个额头都血肉模糊的,鲜血直流。现在的他。哪里还有半点翩翩君子的样子,狼狈至极。

    “我,你……”

    宋天山两只手抓住我的手,想把我的手拿开。

    他也学过一点散打,于是就扭着身子要挣脱我的手。

    可是他发现自己不管怎么用力,都挣脱不了我的手,我的手就像一个大铁钳一样,牢牢夹住了他。

    “你想说什么?”我停下手里的活,眯着眼睛问。

    “我……”

    “哐——”

    宋天山刚想说几句威胁的话,我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拎着他的脑袋又撞上去了。

    “有什么话等我打完再说。”

    “你敢打我,你会后悔的!”宋天山捂着自己鲜血直流的额头尖叫。

    我听到他的骂声后,手掌再次用力,继续拿他的脑袋撞向方向盘。

    哐!

    “你还敢撞我……你不怕坐牢吗?我要报警!”

    哐!

    哐!

    接连撞了四五下,我这才松手,问道:“你刚才想说什么?现在我撞完了,你可以说了。”

    “……”

    在我的大力之下,宝马车内方向盘已经被撞的稀巴烂,大小凹坑无数,而“凶器”宋天山更是软软的瘫倒在驾驶座上,脑袋血肉模糊。

    他躺在车位上,大口喘着气,胸膛剧烈起伏着,额头冷汗一片,打湿了他打过摩丝的头发。

    刚才,他整张脸都撞在了方向盘上,受伤的不仅仅是额头,还有他的鼻子。

    鼻子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哪里经得起这么多下猛烈的撞击?

    当下,宋天山就觉得鼻梁火辣辣的疼,之后就有殷红的鲜血涌现出来,将面前已经稀巴烂的方向盘点缀的星星点点,看起来触目惊心。

    “你的鼻子歪了。”我在旁边仔细看了一会儿。轻轻的笑了起来“……”

    宋天山捂着鼻子和额头,他很想呼救,但是现在两人在车子里面,窗户又有很好的隔音效果,并没有听到,即便我拿他的脑袋撞方向盘时发出低沉的声音,外面的人还以为是谁在车里玩车一震呢。

    “如果你是真心对待李心,而且手段很友好,我倒是可以承认你这个妹夫,但是错就错就你用了很极端的手段。”我气撒了之后,心里的戾气少了不少。看着宋天山现在惨不忍睹的脸,说道:“对付极端的手段,我也只能用更加极端的手段来回应。现在你破相了,你怎么和李心在一起?”

    “看看你现在的这张脸,真是其丑无比——长的丑不是你的错,长得丑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

    “既然是你先挑起战争的游戏,那我们以后就是敌人了,游戏既然开始了,那就……千万不要停下。”我笑着拍拍宋天山的肩膀,然后推开车门下车,砰得一声把车门关上,趴在窗口上看着宋天山说道:“这件事还没完,下次对我出手时最好想清楚,以后就不止鸡蛋碰石头这么简单了,我要你一条腿。”

    我指了指宋天山的两条腿说。

    “……”

    恶人自有恶人磨,在这个坏人当道,好人绝种的年代里,心平气和只会引来狂风暴雨般的欺负,相反,你狠,我比你更狠,才会赢得尊重。

    宋天山是宋家大少,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前者只要一句话、一个眼神,就可以让我身败名裂,甚至剥夺后者的生命。

    我没有宋天山有权,也没有宋天山有钱,唯一有的,就是一身武力。

    “你是大人物,而我只是个小人物,但是不要以为小人物就可以任凭你们揉捏欺负了。”我最后告诫道:“小人物可以用小人物的方式报复,但是大人物不行。因为你们要在意自己的脸。如果不服?我们可以打一架!”

    我就是吃定了宋天山不敢和自己一样,毫无身份顾忌的大打出手,所以才会这般出手。

    宋天山站在上流社会的顶端,一举一动都会上报纸头条,条条框框的束缚,让他们不能这般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但是我可以。

    当然,宋天山如果真的不顾身份和我干一架的话,我做梦都会笑出来声来,和老子比武力,这是找死吗?

    看着我离去,宋天山缓缓地坐直了身子,并且摇上了车窗。

    我的背影在逐渐上摇的车窗分割着,最后完全消失在了漆黑的玻璃窗中,宋天山满脸鲜血的盯着我的背影,眼神阴翳。

    突然,宋天山捂着脸纵声狂笑起来,任凭鲜血流进自己嘴里。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殷红的血液,苦苦的,涩涩的。

    “这就是血的味道吗?”他自言自语着。然后砰得一声下车关上门,也不经过医疗处理,鲜血淋漓的走进了会所之中。

    “嘶!”

    伴随着宋天山满脸鲜血的走进来,凯州皇悦会所的大厅一瞬间安静下来,只有男男女女倒抽凉气的声音。

    一道道视线,尽数落在宋天山血肉模糊的脸上,鼻子里还汩汩冒着血泡,长流下来,滴在名贵的西装之上,绽放出一朵朵狰狞的血花。

    他每走一步,地上都会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脚印。但宋天山本人却像没感觉痛似的,依旧昂首挺胸的走着,表皮肌肉牵扯着,露出一个极为难看的微笑。

    “这位先生……”会所里的迎宾小姐头皮发麻的迎上来,有些惧怕的看着这个满脸是血的血人,小心的问道:“要不我帮您拨打120吧?”

    “不用,我是来参加聚会的,替我向你的老板问好。”血人彬彬有礼的说道,而后毫不顾忌的拿起一杯酒,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