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宋天山
    ,!

    几分钟前。

    宋天山坐在车子里面很久了,因为他是今天晚上的主角,而李心是今天晚上的女主角。但是,天色已晚,李心并没有出现,于是,宋天山打了个电话过去。

    但是,被李心拒绝了。

    而且拒绝的很彻底,他甚至都没打通李心的电话,无论他拨打了几次,电话都会传来盲音。

    很显然,他被李心拉黑了,电话拒接。

    宋天山合上电话,并没有下车。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铜制烟盒,掏出一根香烟叼在嘴上点燃。

    很快,车里被一阵烟雾缭绕,朦胧中,宋天山眼前再次浮现李心的笑脸,脸色森然。

    她的微笑就像白雪一般纯净,仿佛能感化人的内心,让人变得平静。

    但是,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流露过这种笑容,只有在他那个所谓的哥哥面前,才会面露本性。

    这让宋天山的心里,滋生出一股极端的戾气,忽然在他心底滋生,而后像野草一般迅速蔓延。

    自己要什么有什么,而对方只不过是一个相处了多年的人,未来和自己相处的时间还要长,为什么她就不肯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我宋天山的女人,不需要真心相爱,更不需要居家带儿,只需要门当户对,就行了。

    而李心,似乎并不在这个范围内。

    这是天大的笑话,宋天山抽着烟,忽然大笑了起来,笑的状若疯狂。

    啪。

    宋天山再次拿起手机,最后拨打了一次电话,他决定,要是再没人,他就动手了。

    你有你的选择,我也有我的尊严,身为宋家最杰出的少爷,宋天山有自己的尊严,得不到的东西,那就强行得到。

    “嘟嘟嘟——”

    电话那边传来盲音,宋天山的手指跟着盲音有规律的敲打着,终于心里开始倒计时。

    “十、九、八……”

    “三、二、一。”

    “你想干什么?”

    终于,在盲音快结束时,电话终于接通了,传来一个声音平静、仿佛一潭死水的声音。

    “李心……不,是苏心,你终于接电话了。”宋天山脸上的阴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迷人的微笑。

    这一刻,他心里的杀意消失殆尽,这是他的情人,更是他内定的女人。

    “我已经在路上了,只是路上有点堵——”李心沉默了好久,这才说出这句话。

    宋天山这是借口,但是他并没有戳破,女人,天生就拥有说谎的权利。

    “我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下。”

    “你想说什么?”

    “忘记那个人吧,这样对你对我,还有对他都好。”宋天山语气温和的说:“你应该知道的,你是我宋天山的女人,心中只能有我一个男人,其他男人,不管是什么关系,都是我的绊脚石。”

    出身名门,气度不凡,还有名车豪宅,这样男人是所有女人梦中的男神,而此刻的一番话,更像是一种宣言。

    “他是我的哥哥,我不会忘。”电话里传来李心生气的声音:“我会嫁给你,但是,你永远不是我喜欢的人。”

    “嘟嘟嘟——”

    说完,电话那边直接传来盲音,李心挂了电话。

    再次合上手机,宋天山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自言自语道:“谁要你喜欢,得到你的身体,就够了……”

    夜幕降临,江城换上了色彩斑斓的霓虹灯,点缀着单调的夜景。

    透过漆黑的窗户,宋天山看到了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艳丽女人,她们把自己装扮的像个公主,然后进出各种诚,人前高贵,人后却肮脏风骚,男人们撒钱,她们献出自己的身体——各取所需,这很公平。

    宋天山对这些女人提不上一点兴趣,但是直到看见李心的照片,那个时候,他就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个女人,是我的。”

    时间还有很长,即便李心即便和那个男人是兄妹,但是两者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宋天山,依旧高度警觉,要不一切可能扼杀于摇篮中。

    “咚咚咚——”

    突然。

    这个时候,有人在敲击自己的车窗。

    宋天山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因为随便敲击别人车辆的窗户,是一种极其不礼貌的行为。

    再加上宋天山的驾座一直是这辆极具内涵的宝马,虽然不贵,但是气质跟他很像,其他比这辆车贵的车子都不敢和他并驾齐驱,更别说敲他的车窗了。

    这是一种挑衅,明知这是他的车还这么做的挑衅。

    转头,他看见一张笑眯眯的年轻脸庞。

    “请问这是宋天山的车吗?”男人笑着看着宋天山问道,笑容灿烂,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宋天山一阵惊愕,紧接着就放下车窗。眼神凌厉的问道:“你是李昊?”

    宋天山不认识他,也根本没见过他,因为以他的身份,认识一个地位根本不等对的普通人,还真是难为他了。

    是的,这个瞧他车门的男人,就是我。

    宋家在江城影响很大,是有名的望族,这么说来,宋天山以前踩得人还真不少,但是大多都是打碎门牙往肚里咽自认倒霉,没一个像我一样嬉皮笑脸来到他面前问他“这是宋天山的车吗”这种问题。

    认识的人不敢这么对他,不认识的人他又接触不到,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我了。

    “哈哈,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笑了起来,仿佛对宋天山知道我的名字一点也不意外:“这么说,你就是宋天山了?”

    宋天山点头,如实说道:“不错,我是宋天山。”

    “看来我没有找错人。”我赞叹着说道,而后打开车门,也没有经过宋天山同意,擅自坐进了宋天山的宝马里。

    于是,就变成这样一种情况了:宋天山坐在驾驶座上,我坐在副驾驶座上,我们像多年不见的好友一般脸上带着笑,一点也没有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样子。

    “你怎么也在这里?”宋天山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但良好的素养还是让他压住心里的怒火,心平气和的问道。

    “我来这里赴个晚会。”我如实说道,然后生气的看着宋天山,指着自己的脸,轻轻地笑了起来:“宋大少,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很不地道吗?我什么都没惹你,你就因为一种关系来杀我,难道你觉得,我长了一张很好欺负的脸吗?”

    宋天山仔细的看了我的脸后,然后心里浮现出两个字:犯贱。

    “你是长了一副很好欺负的脸,下次欺负你时我会提前告诉你的,也让你明白一些……当然,你和李心的关系实在太危险了,如果你能和她解除关系,我还是很乐意做你的妹夫……”

    “不用了,你配不上李心。”我淡淡的说道,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微笑:“不过我被你欺负了这么多次我不欺负回来有点没面子——就在这里吧,我也提前和你说了,你让我打一顿,然后我就不追究你整我的事了,怎么样?”

    “……”

    宋天山眼皮又跳了一下,脸上肌肉极具抽搐着。

    自己是谁?宋家大少!一向只有自己抽打别人的份,哪能让别人打自己?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没等宋天山出声,我就一把抓住宋天山的脑袋,用力砸在了方向盘之上。

    “哐——”

    宋天山脑袋和方向盘来了个亲密接触,当下就破开了一个大口子。

    鲜血直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