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朋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学校出来,我的手上已经多了一张敲了红章的纸头,那是入学通知书。

    教导主任临时给我补办的。

    看着这张做工还是精良的入学通知书,我淡淡的笑了一下。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无论哪个行业都会有一些小蛀虫,但是这些小蛀虫只是以权谋私,并不敢做出任何太出格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影响整个行业的秩序。

    但是,这样的人最看重钱和地位,无论哪样被威胁到了,他们都会感到害怕,从而服从,甚至低头。

    而我,从监狱里出来的,监狱里什么最多?

    人性的黑暗。

    我见过了太多人性的黑暗了,教导主任害怕什么,我一眼就看出,指着他害怕的地方打,他一定会屈服。

    回家的路上,外面渐渐下起了小雨。小雨淅淅沥沥,打在两边树木的枝叶上,而这时,我的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了。

    电话里,传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出来了?”电话里的人说。

    “恩,出来了。”我脸上多了一抹淡淡的微笑,随意说道。

    “见见?”

    “好,老地方见。”

    “嘟嘟——”

    对面先挂了电话,我将电话放下,内心的瓶颈终于起了一丝波澜。

    我知道,我总会回来的,回到那个熟悉的圈子。无论我多有钱,势力有多大,但我始终是属于这个圈子的。这里有快意恩仇的兄弟情,也有以血相拼的热血战,真正敢于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别人,才是真兄弟。

    现在,我回来了。

    眼看着雨越下越大,我对我妈说:“妈,你先回去吧,我要去见一个朋友。”

    “朋友?”听了我的话,我妈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不会是哪个狐朋狗友吧?”

    “不会,他是我兄弟。”笑着摇了摇头,我看到不远处的公交车嘎吱嘎吱来了,目送着我妈上车,我朝着反方向走了过去。

    潮人网吧。

    我来到网吧的门口,看见门口的屋檐下站了好几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他们蹲在屋檐下抽着烟,然后郁闷的看着外面的大雨,似乎在郁闷这么大的雨为什么还不停。

    还有的人,他们进进出出于网吧的门口,大多数都是学生,有高中生,还有初中生,甚至还有小学生,但是无论哪一个人,他们都偏掉了原来的人生轨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一切,都从一个小事件开始转折。

    看见了我的目光,那些蹲在地上的高中生忍不住抬头看了我一眼,紧接着,大骂一声:“看个几把看?”

    我笑笑没说话,对于他们的叫嚣我浑然不在意。尤其是看到他们也是二中的学生后,我就更加不在意了,扔给老板两个钢镚,我随意走进了网吧中。

    看见我走进去后,那几个蹲在地上的高中生这才丢掉嘴里的烟头,自言自语道:“我说,你们不觉得刚才那个人很眼熟吗?”

    “恩,我也有这种感觉,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知道,但是挺面熟,我去问问三哥。”

    “草,三哥不是毕业都好久了吗?你还问他?”

    “你懂个屁,三哥虽然毕业了,但是已经开始混社会了,据说,他现在跟了一个很牛逼的大哥呢,叫什么陈志朋……”

    “……”

    对话没有再继续下去,那个本来已经接话的人,已经彻底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幕,甚至手指微微颤抖,手里的烟头,都是掉在了地上。

    “喂,你怎么了?”旁边那个高中生一脸奇怪的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你说的那个陈志朋,是不是那个人?”那个高中生呆呆的指着前方,说道。

    另外一个顺着方向看去,顿时脸色变得惊喜起来:“对,对,你怎么知道?”

    “他来潮人了。”

    “……”

    之后,所有人都不说话,而是从地上站起来,愣愣的看着前方出现的一个身影。

    他穿着一身黑色风衣,顶着一把黑色的雨伞,里面则是西装皮鞋,穿的很是正式。

    他的眼睛更加充满沧桑,仿佛经历了许多似的,目光只是平视前方,而不是看向两边,这样的人,不是高傲的就是很有本事的。

    因为高傲而有本事,也因为有本事而高傲,这两者本就是不冲突的。

    他走进潮人网吧,然后四处寻找着什么,终于,他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那个位置,刚好在我旁边。

    “我草,陈志朋朋哥,他去找刚才那个人了……”

    顺着跑进来的几个高中生第一眼就看到陈志朋坐在了我旁边,递给我一罐啤酒,然后打开了机子。

    “那个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样的大哥都会很尊敬他?”其中一个高中生难以置信的看着我的背影,说。

    “我草,我刚才居然骂了他……”另外一个,则是脸色变得苍白。

    “来一把?”陈志朋看着我笑了一下,点开了一个名为绝地求生的游戏。

    “来。”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同样打开了机子。

    “草,他们开始吃鸡了,快去看看!”

    看到我们打开了绝地求生,那几个高中生立刻围观了过来,但是不敢离我们太近,只敢远远的站着。

    准备,空投,捡装备,开车,潜水……

    全程,我都跟着陈志朋在玩,但是,在他的带领下,我还是死的很快,但是,临死前,我拿了一个人头,也不算白死。

    一局打完半小时,最后吃到鸡的是陈志朋。他笑着看了看我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的技术还是很菜。”

    “我的重点,不在这儿。”我笑了笑,把电脑关了。

    “干杯。”看着我,陈志朋的脸上露出了一阵微笑,笑着,他向我举起了啤酒罐。

    “干杯。”

    我也举起手中的啤酒,和陈志朋碰在了一起,然后一饮而尽。

    他也是一饮而尽。

    我们喝的很是狂烈,不断有猩黄的酒液从我们的嘴里流出来,滴在地上,衣服上,但是我们都不介意。

    朋友归来,当空杯敬之。

    “他们敬酒了,不知道朋哥有这么一号兄弟啊?”望着敬酒的我们,那群高中生都惊呆了。

    “草,我想起来了!”突然,其中一个忍不住尖叫一声:“他特么是李昊啊,去年我们进来,他从学校退学。看见他的录取通知书了吗?他好像是我们的学弟……”

    听了那个人的话,唰的一下,周围几个二中混子脸一下子就变了,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