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八十六章:假如有一天你不小心吃了屎
    ,精彩小说免费!

    望着眼前纸屑洋洋洒洒飘洒而下的一幕,苏景腾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如水起来,仿佛笼罩上了一层寒霜,死死的盯着我。

    而旁边的苏悦,也是合上了化妆盒,眼神不善的看着我。

    “你这是在拒绝吗?”苏景腾审视着我,认真的问。

    “不是。”我很干脆的说道:“这是警告。”

    “如果你们来我家,是坦诚相待诚心交友,那我欢迎。但是如果你们是来秀优越感的,那么对不起,你们走错地方了,厕所在那边。”

    苏景腾和苏悦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我在骂他们,只不过我骂的很优雅,一个脏字都没有。

    苏悦眉毛一扬,抬起手掌就要扇。

    啪!

    苏悦那一巴掌还没扇下去,就感到脸蛋一痛,我一巴掌狠狠扇在苏悦的脸上,在她光洁的脸上留下一道鲜红的巴掌印。

    “真是什么样的家族就有什么样的年轻一辈,老的双双出轨,互相戴绿帽,小的蛮横无理,李心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兄弟姐妹,不得不说,苏家派你们两个草包来谈判,不是一个好的决定。”我看着苏景腾和苏悦二人,一脸的讥讽的说道。

    感受着脸上传来的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感,苏悦的一张脸扭曲的厉害,神情怨毒的盯着我,陡然尖叫道:“你敢打我?”

    “为什么不敢打你?我想李心回来,你们拦不住,我想打你,你同样拦不住。”我坐在沙发上,饮了一口水,缓缓道。

    气定神闲,从容不迫。正常人知道苏家的身份,早已吓得不知所措。但是,我显然不在此例中,知道他们来自苏家后,我就知道来者不善。

    既然是敌人,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苏景腾面色愕然的盯着我,显然没想到我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而且动手打了人还这么猖狂。

    他们的情报是李心的哥哥是一个软弱的人,应该是个很好谈判的人,但是实际来看好像不是这样。

    但是,惊愕过后,苏景腾的脸上重新恢复正常,收起脸上的笑容,一字一顿的说道:“李昊,你知不知道你打得是谁吗?”

    “知道啊,打得就是她!”我笑呵呵的说道:“虽然我从来不打女人,但是她在我眼里不是我女人。”

    “……”

    这话说的挺伤人的。

    苏悦每天最注重的就是打扮了,你不夸她美就算了,居然还说她不像女人——这对她的自信心打击多大啊?

    “你应该冲我来的,她是我的妹妹。”苏景腾看着我,认真的说道。

    “可是你在我眼里是女人啊,所以我不打你。”我理所当然的说道。

    “……”

    这话说的更加伤人。

    苏景腾的面色抽搐的厉害,并且开始不断变换颜色,时而变成红色,时而变成紫色,就是变不回正常颜色。

    “不过,既然你诚心诚意的提了这个要求,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打你一顿吧。”我咧开嘴笑了起来,从沙发上坐下来,然后一拳砸在了苏景腾的脸上。

    砰!

    只听得一阵闷响,苏景腾那张帅气的脸和我的拳头来了个亲密接触。一拳过后,苏景腾的脸就破相了。

    他的眼睛处多了一对熊猫眼,另外一只却没有,看起来极为滑稽,而且高挺的鼻梁也被一拳打的塌陷下去。

    鼻梁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之一,我又是重重一击,苏景腾的鼻梁,应声而断。

    “友情建议一下,我觉得你应该去整容医院整一下鼻子。”我看着苏景腾不断流血的鼻子有些遗憾的说道。

    “……”

    苏景腾傻眼了,苏悦也傻眼了。

    他们没想到,我居然说动手就动手,浑然没有一点顾及,让他们傻了眼。

    片刻后,苏景腾愤怒的看向我:“李昊,你不遵守圈内规矩!”

    我一愣,很快就明白过来了他说的圈内规矩是什么。

    那些豪门贵族圈,人人都穿着的光鲜亮丽的,他们举止优雅,风度翩翩,美丽大方。股票、红酒、旅游是他们谈论的话题,即便是两个仇人,他们也不会你打我一拳骂一声去你妈我打你一拳骂一声草你吗,相反,他们遇见了会很和气的握握手,捧着酒杯虚伪的笑着。

    就是有仇也会等到背后去报,你捅我一刀我也捅你两刀。他们的宗旨就是不管暗地里斗得多么凶,表面都是和和气气的,永远不撕破脸皮。

    但是我的出现,却直接打破了他们圈子的规矩。

    我不是权贵贵族,而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但是因为我有一个权贵妹妹,也算半只脚踏入了他们这个圈子。

    但是,我完全不按他们的规矩行事,他们的条条框框只会更加束缚我。规矩的存在,就是用来被破坏的,很不幸,我就是那个破坏规矩的人。

    我这个人从来没有隔夜仇,因为有仇当场就报了。就像今天的事,你上门来我家秀优越感,那我就打的你满地找牙。

    苏景腾愤怒的看着我,眼神里都快喷出火来了,而他一只手紧紧的握住自己的鼻梁,可是还是不断有鲜血从手掌中流出来。

    “李昊,你等着吧,你会遭到报应的。以后提醒你的亲人,晚上出门就看着点,别一出门就被人绑了。”苏景腾捂着鼻子阴沉的看着我,说道。

    “你这是威胁我?”我眯起了眼睛。

    “对,你可以想成是威胁你,别以为我有多看得起你,你在我们眼里,就是一条狂吠不止的疯狗。”苏景腾鼻子里的血流下来的更多。

    我一言不发,只是眼里的戾气越来越重,犹如火山喷发一般,我一步步朝苏景腾走去。

    看见我走来,苏景腾吓得离开了沙发,带着苏悦快步逃离这:“你敢动我?”

    “不敢,我不敢动你。”我脸上带着一抹狞笑,说道,可是脚步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快的朝他们走去。

    “虽然我不敢动你,但是我有其他更简单粗暴的办法来逼你就范。”

    “什么办法?”苏景腾诧异的看着我,不明白我还有什么办法。

    “要彻底击碎一个人的自信心,不是**上的折磨,而是精神上的。”我一步步朝他走来,戾气如野草一般蔓延:“比如,有一天你不小心掉进屎坑里吃了屎呢?”

    “你想干什么?”此话一出,苏景腾立刻升起一股不安的预感。

    没说话,我来到他的面前,一把将他扛起来。然后,朝小区里的一处公共厕所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