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苏家来客
    和苏莺分开之后,我就回了自己的家。

    我们的家离得不远,就隔了两条街,我一边走,一边认真思考着一个问题。

    我和宋天山、颜青花那些人,到底还差些什么?

    什么样的人接触什么样的事,更有能力的人是解除什么样的事。我明明没有接触到宋天山等人,却在无形中卷进了这样一个事件中。

    现在,我要在这件事件中好好存活下去,那么,我就得一步步往上爬。

    从一个街头小混混,变成一个样样精通的大哥,现在,我想要从大哥变成权贵,踏入上流社会,这个跨步有点大,但是,并不是实现不了。

    没人是一步登天的,包括宋家、颜家、沈家的爷爷,他们也是一步一步靠农民起来的,毫无捷径可图。

    走进了我家那栋楼,乘着电梯上去,我正要敲门,却听到家里传来谈话声。

    家里来客人了?

    我就贴在门板处听了听,然后轻轻敲了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我看见了家里面的人。

    除了我爸妈之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

    一男一女,穿着皆是不凡,浑身上下,都是名牌。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在衣服的装饰下,二人的身上带着一种名贵的贵气。

    他们坐在沙发上,男的正和我爸妈商讨着什么,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内容,我爸妈的脸色很难看,同时,显得很为难。

    同时,那个男的脸上隐隐的带着不屑,看着我父母,而那个女人,更是全程对着镜子在化妆。

    当看到这两个人的表情,我就知道了,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啊……

    我注意到了那个女人,忽然诧异的发现,那个女人的样貌,和李心有两三成的相似,应该是一个家族出来的。

    那这两人的身份就很好猜了,他们来自苏家。

    苏家的人来我们家干什么?

    我的眉头深深的皱起,朝家里得看客厅走去。

    “叔叔,我说的条件和报酬,请你再仔细斟酌一下。”才走进去,就听到那个男的手里拿着一叠纸头放到我爸面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笑着说道。

    “这个……”我爸脸色难看的看着桌子上的纸头,沉默着。

    “爸,妈,怎么了?”我出声走进去,笑着问道。

    我妈忧心忡忡的看了我一眼,不断给我眼神示意,叫我赶紧回房间去,但是我依然仿佛没看到似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盯着来自苏家的一男一女。

    “你自己看吧。”我爸没说话,直接把茶几上的几张纸头递给我。

    纸头一共两张,一张大红色,一张却是苍白的白色。

    大红色的纸头中带着一个喜字,是一张邀请函,而那个苍白的纸上,却是刺眼的写着几个字:抚养权转让!

    看到这里,我脸上的笑容就立刻变得浓郁起来,眼神也深深眯起,危险的盯着沙发上的男女。

    原来,他们想让爸妈将李心的抚养权转让出去,不,准确的说是还给苏家。

    “你就是李昊吧?”

    看着我脸上的笑容,沙发上的男子也是站了起来,笑着朝我伸出了手:“我听说过你,我叫苏景腾,她是我的妹妹,苏悦。”

    “你好。”

    我笑着和他的手握在一起。

    没有搞什么暗劲,因为这种挑衅根本没意思,到了这个地步,大家将就的是表面和和气气称兄道弟暗地里却是你捅我一刀我捅你一刀,杀人不见血。

    “你和苏景山什么关系?”突然,在即将松开的时候,我突然笑着问了一句。

    苏景腾一愣,旋即笑道:“他是我爸。”

    “哦,是你爸啊……”我恍然大悟,然后像没事人似的松开了手。

    “既然人全部到齐了,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苏景腾眯着眼睛说道:“首先,我们很感谢你们一家对苏心这么多年的养育,所以,这一方面我们苏家一定不会亏待你们,所以,我们很诚信的送上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来感谢你们。”

    微笑着,苏景腾从口袋里抽出一张支票,笑着递给我们。

    我们没接,而是放在了桌子上。

    苏景腾继续说道:“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游子需要归家,李心也一样,她始终有一天要回去,虽然是你们将她养育成人的,但是,苏家,才是李心最好的归宿。”

    我爸妈沉默着,紧紧地抓住了手,一言不发。

    我很清楚爸妈的不舍,虽然小时候对李心不好,但是怎么说也是看着李心长大的,说放弃就放弃,这是不可能的。

    沉默了一会儿,我问:“李心知道吗,我想知道她的意思。”

    “李心不知道。”苏景腾缓缓道。

    “原来如此。”

    听了此话,我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李心不知道这件事,那就说明那不是李心的意思,而是苏家自己自作主张。

    “那就好办多了。爸,妈,你们先回房间吧,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我立刻对爸妈笑着说道。

    爸妈想说什么,但是却被苏景腾抢先,他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阴冷起来:“是啊,叔叔阿姨,你们先回避一下吧,我和李昊一见如故,有点话要说。”

    爸妈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自己小心”,然后回了自己房间。

    于是,偌大的客厅里就只有我和苏景腾、苏悦三人了。此时,苏悦也停止了化妆,冷冷的看着我。

    “好了,这儿没别人了,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张开双手,脸上带着自然的笑,看向苏景腾、苏悦二人,笑着说道。

    苏景腾两只手插在一起,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今天我来这里,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来送请帖的,明天,凯州皇悦会所见,第二个目的,是来问你们,要怎么样才能转让李心的户口和抚养权?”

    我点点头,收下了这个请帖,但是,拿起了那张抚养转让权,却是被我轻轻撕开,连带着那张支票一起。

    “刺啦刺啦——”

    纸头撕裂的声音,如同蜘蛛进食一般的声音,响彻而起,很快,纸屑被我随手一扔,洋洋洒洒的落了下来。

    撕完之后,我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说道:“请帖我接受了,明天,如约而至。但是转让权,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