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你八十四章:不能骂你?
    “什么意思?”我听的一头雾水,不理解苏莺说的是什么。

    苏莺是豪门众人,所以豪门中的一些潜规则她都清楚,甚至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她也都清楚,在这方面,我还是得好好的请教一下苏莺。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的,不是好,就是坏。”苏莺说:“颜青花来找你,第一次相见,只是见个眼熟,不会第一面见面就开门见山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这是我们这个圈子的规矩。所以,是好是坏还不知道。”

    “但是——”苏莺突然话锋一转,严肃道:“有一件事你要知道,不管是什么事情,你以后和颜青花打交道,一定要多放一个心眼,当心被她卖了还傻傻的帮她数钱。”

    “恩。”我点点头,关于颜青花这个女人,我是打心底忌惮的,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但我已经知道,她玩弄男人的手段层出不穷,而且极为熟练。

    男人可以玩弄女人,女人反过来也可以玩弄男人,要是一个女人玩的兴起,就没有男人什么事了。

    苏莺沉沉的思考着,忽然对我说:“我觉得,颜青花来找你,应该是善缘大于恶缘。”

    “何以见得?”

    “因为你的妹妹。”苏莺言简意亥的说道:“苏心和宋家的宋天山订婚了,两家要联姻了。”

    “可是,这和颜青花什么关系?”

    “江城宋家、颜家、沈家三家鼎立,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很多年了,很久以前,颜家曾经和沈家提出过联姻,但是却被宋家极力干涉。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苏莺问我。

    “知道。”我点点头,说道:“因为三足鼎立,无论哪两家联盟,都会严重打破平衡,所以无论哪两方联姻,另外两方都会竭力阻止。”

    “不错。”苏莺点头,说道:“苏家和宋家联姻,让沈家和颜家都感到十分惧怕,但是,沈家暂时还没有什么动作,颜家已经有动作了。”

    “你说的动作,就是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是的,对颜家来说,阻止苏家和宋家联姻,你是最名正言顺的工具,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你虽然没有见过豪门的任何一人,今天的颜青花除外,但是你已经卷进了这场豪门斗争之中了吗?”苏莺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没说话,的确,我有这种感觉,好像冥冥之中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正在默默地操控着这一切,现在摆在我的面前,有两条路。

    一条和李心真正的断绝关系,我走我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我祝他们幸福。

    第二条路,就是我去把李心抢回来,但是我会一起得罪苏家和宋家。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逼着我往第二条路上走,不止宋家和苏家,现在颜家也出面了。

    仔细的思索了一下,我忽然看向了苏莺,奇怪的问道:“奇怪,你们苏家,怎么没位列豪门之内?”

    苏莺淡淡的说道:“我们苏家在二十年前曾是三大家族之首,这一切都是李心的母亲带来的,后来洛姨走了,苏家就每况愈下,最终被新贵沈家取代。”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家再怎么式微,也比一般家族强大,和三大家族随便一个家族联姻,对另外两家来说是毁灭性的灾难。所以,颜家和沈家才会竭力阻止。”

    “我吃饱了。”说完这些,苏莺才抽出两张餐巾纸,擦擦嘴,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我还坐在位子上,默默地思考着这一切。我感觉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将我朝那个方向将我牵引。

    苏莺走了三步,又回过头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色的邀请函来,送到我的面前。

    “这是什么?”看着邀请函,我奇怪的问道。

    “凯州皇悦会所的邀请函。”苏莺看着我淡淡的说道:“三天后,跟我去江城。”

    “去江城干什么?”我一脸奇怪的问道。

    苏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现在颜青花已经见识过了,剩下的两位,你不想见识一下吗?”

    听了苏莺的话,我的眼睛也渐渐变了,浮现了一抹精彩之色。

    “况且,李心会在那里出现。”苏莺又说道。

    “……”

    听了苏莺这句话,我蹭的一下从位子上站起来。

    ……

    不远处的一辆看起来极为内敛的宝马车。

    颜青花两腿折叠,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纤纤玉手上夹着一根淡青色的女式香烟。她没抽,而是任凭女士香烟一点一点燃烧着。

    很快的,烟头上堆积了不少烟灰,随时会掉下去。

    “如果你再不抽的话,烟蒂就要掉下去了,我车里的毛毯可是澳大利亚羊毛毯。”车内,传来一道闷沉的声音,半认真半打趣。

    “怎么,我对你来说还不如你的羊毛毯?”颜青花笑颜如花,咯咯一笑,说道。

    “当然没有。”沈鸿儒哈哈大笑:“我的意思是,之前上楼,你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去。”

    颜青花终于吸了一口烟女士香烟,从她的嘴巴里缓缓吐出一圈又一圈朦胧的眼圈,看的出来,她吐烟圈的实力很是深厚:“有些事情,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哈哈哈。”沈鸿儒先是一愣,旋即大笑起来。

    笑的肆无忌惮,笑的状若疯狂,说道:“说的也是,世界上有哪个男人能挡得住你的诱惑呢?”

    “咯咯,男人嘛,不过是多了一条腿的动物,就看能不能管住他的第三条腿,有些人能管住,日后成了大器,有些人管不住,所以一辈子都碌碌无为。”

    颜青花大笑。

    笑的如同魔女,妩媚而诱惑。

    而沈鸿儒的脸确实猛地沉了下去。

    “你在骂我。”沈鸿儒脸色阴沉的看着副驾驶的颜青花,说道。

    “不能骂你?”

    颜青花淡淡的扫了沈鸿儒一眼,依旧高高在上,仿佛浑然不放在心上似的。

    沈鸿儒脸上的阴沉一闪而逝,重新变得温和起来:“当然能骂我,毕竟你可是差点成为我妻子的人,怎么不能骂我。”

    “是啊,当年幸亏我把你的尊严狠狠地踩在高跟鞋下,我们两家就要联姻了,哪还轮得到宋家和苏家先我们一步?”

    颜青花掐灭香烟,看了沈鸿儒一眼,脸上的讥讽,不言而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