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善缘与恶缘
    “颜青花是谁?”趁着吃早饭的功夫,我收起脸上的笑容,沉声问道。

    对面,苏莺正默默地吃着早饭,早饭很简单,两笼小笼包,一碗馄饨。此刻,她正很优雅的喝着汤,并不说什么。

    我耐心的看着她,等她把汤喝完,她才放下筷子告诉我。

    回答很简短,却直接把那个女人的身份道明出来。

    “颜家最杰出的年轻一辈,和宋天山、沈鸿儒并称‘江城三秀’,她是最秀的一个。”

    “哦,陈独秀啊。”我恍然大悟,说道。

    “如果秀是褒义词的话,那么我应该点头。”苏莺看着我说,忽然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说道:“你等等。”

    说着,就在我的目光注视下,苏莺的手指很快在笔记本上敲打着什么,一分钟后,将电脑横给我看。

    只见电脑上烙印着一张年轻女人的照片,虽然是一寸照,但是可以看得出,女人的穿着正式中又带着一点妩媚,妩媚中又不失高傲,这是一个集骄傲、妩媚、正式于一体的女人。

    从面部轮廓上看,她就是颜青花无疑。

    鼠标继续往下滚动,下面是人物事迹,我看的一阵口干舌燥的。

    “颜青花,一介女流,不被豪门所认可,十八岁时将前几年囤积的100万投资了一家空头皮包公司,却一本万利,短短三年时间,纯利润盈利翻了五倍,以此为根基,又创立了‘北电’能源公司,位列江城五大新兴企业之首,名副其实的北电女王。”

    “那时候,颜青花年仅二十七岁,而这时,颜家才意识到颜青花的经商天赋,于是将其摆正,是颜家下一代家主有力的竞争者。”

    短短几百个字,就将颜青花的履历概括在内,我看的目瞪口呆,这种战绩,真的是一个看起来风情万种的妖女所作所为吗?

    苏莺淡淡的笑了一下,道:“她的目标,是成为像那个女人一样,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女王,而所有人心目中最接近那个女人的,也是颜青花。”

    “那个女人?”

    听了苏莺的话,我有些难以转弯。

    但是很快的,我就听明白了,那个女人,指的是李心的母亲。

    苏莺的脸上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问道:“你知道颜青花为什么十八岁时才崭露头角吗?”

    “为什么?”我立刻追问道,直觉告诉我,这又是一件豪门恩怨。

    “我问你,如果你身处豪门中,一介女流若是年仅十岁出头,就展露出大智若妖的智慧,你会怎么做?”苏莺冷笑一声,问道。

    我想了想,觉得这和古时候皇室争权差不多,皇帝之下是皇储,世袭制的皇帝下一任几乎都是在皇储中选择的,这个时候几乎和女人没关系。

    如果突然冒出来一个大智若妖的公主、郡主之类的,那一定会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怕是会被其他人联起手来弄死!

    “我会杀死他!”我老实回答。

    豪门无亲情,家主之位,本来就没有女人什么事,如果女人要掺和一脚,必定会被其他男人围攻。有些人有些事,女

    人注定是弱势的。

    “不错。”苏莺点点头,认真的说道:“如果是我,我也会杀死她,不惜一切代价。”

    “其实,颜青花小时候,就表现了过人的智慧,无论是布局、还是谋略、亦或者是人面前的人情世故,都不像一个孩童,更像一个藏在小孩子身体里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所以,她很小就知道了这个道理,她以女儿身想要在豪门中立足,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在她十岁的时候,她出了一场车祸。”

    “车祸?”

    我眼皮忍不住跳了一下,心跳也是咚咚咚加快了起来。

    “是的,她出了一场车祸,车祸后她虽然命保下来了,但是,医院给的报告是,脑补轻微受损,智力下降了50。”苏莺说道。

    听了苏莺的话,我忍不住大惊失色。

    智商下降50,什么概念?

    举个例子,爱因斯坦的智商高达二百五,被誉为科学界史无前例的天才,可是要是减去了50,就只有两百了,他还会被称之为天才吗?

    不会,顶多是个有点天赋的孩子。减掉五十,可以说智力直接少了一个档次。

    “那场车祸后,她的处境就变得安全了不少,颜家的一些公子哥,都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妹妹看待,没有尔虞我诈。”

    “这么说,那场车祸反而救了她一命。”我点点头说道。

    “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苏莺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声:“但是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一个豪门的千金,居然在保镖保护的情况下,出了一场车祸?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些保镖都是吃干饭的。”

    “你的意思是……”我忍不住脸色一变。

    “是的,你猜的不错。”苏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郁起来:“十岁那年的那场车祸,是她故意伪装的,她派人故意开车撞自己。”

    “什么……”

    听了苏莺的话,我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脊背也是一阵发凉。

    如果苏莺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颜青花,对自己也太狠了。

    但是往往是这种人,才最可怕,试问,对自己都这么狠,如果是对敌人呢?

    “这是她想出来唯一明哲保身的办法。”苏莺笑着说道:“她雇人故意撞了自己,然后买通了那个为她治理的医生,给她的报告故意写成脑补受损,这么一来,她重回颜家,就是以一个智力低下的草包千金的身份了。”

    “接下来的几年,她也处处装疯卖傻,并且开始随意挥霍钱财,十岁到十八岁那个阶段,她将一个草包女纨绔演绎的淋漓尽致,让所有人都觉得,她就是一个草包。”

    “实际上,她一边草包,一边在暗中蓄力,等到十八岁的时候,她一笔投资一鸣惊人,震惊了江城的商界,到那时候,她才重新展露出属于她的獠牙,以前所有得罪过她的人,都被她一一清除掉。”

    我听的脊背发寒,忍不住回想她笑颜如花的样子,禁不住心里发毛:“那她此次来找我是位了什么?”

    苏莺看了我一眼,说道:“不是来结善缘,就是结恶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