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为什么会是你?
    ,精彩小说免费!

    “……”

    听着唐炎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唠叨,沈曼君不禁皱了皱眉头,打断唐炎的继续意银:“如果真有孩子了,孩子名由我取。”

    这番类似于宣告主权般的话语,让唐炎很有自知之明的闭上了嘴,很显然,她对唐炎的取名水平很是不喜。

    “身为孩子的父亲。应该有义务帮孩子想名字吧……要不你再考虑一下?”唐炎商量着说道。

    “你文化水平太低。”沈曼君不动声色的说道。

    “……”唐炎觉得很受伤,怎么说自己也是她的丈夫,哪有这么说的?

    “那将来等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了,你会不会把所有的财产都转移到他的名下。”小炎哥似乎说上瘾了,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为什么?”

    “孩子是父母的心肝宝贝,万一孩子以后不争气,啃老的话——”唐炎用心险恶的猜测着。

    “首先,每个人活在这个世上,都应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而奋斗,靠着他人,即便给他一个亿,他也能花掉。”沈曼君面无表情的说道:“第二。我不会把我的财产留给我的孩子,你的也一样,统统交给我保管。”

    仿佛是父母和孩子的事戳到了沈曼君的软肋,她的语气变的生冷无比,即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小炎哥都能感觉到一种刻骨的冰冷,忍不住挪了挪身子,和沈曼君保持一定距离,这才好受些。

    一夜无话,随着夜已深,唐炎和沈曼君的身子渐渐随意对方的存在,放松的刹那,二人就被无尽的困意席卷至全身,上下眼皮直打架,在这种状态之下,即便两人想强撑,也抵挡不住这种睡意,很快睡去。

    单身女人的忍耐力还是比男人强上一些的,很快,唐炎这边传来呼噜声,沈曼君这才松了口气,准备闭眼睡觉。

    刚才她一直在等,等唐炎睡了,她才敢睡,否则她始终不放心。

    可就在她慢慢酝酿出睡意的时候,突然整个人像触电了一般,脚踝被一种手抓住,她想挣脱,但是那只手却像螃蟹的铁钳子一般死死的抓着她,无论沈曼君怎么用力,都不能挣脱。

    “哧溜——”

    这还没完,正当沈曼君想继续挣扎,然后把脚缩起来的时候,脚背之上突然传来一阵湿漉漉黏糊糊的感觉,顿时令她身躯一紧,整个人像触电一般不能动弹。

    那种黏糊糊的东西是什么?不仅带着温度,而且很粘稠,沈曼君一下子没了睡意,一种发自心底的恶心在她体内蔓延。

    除此之外,沈曼君还觉得很痒,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像自己有脚似的,从她的脚背,逐渐蔓延至了她的脚心……

    这一次,沈曼君再也忍不了了,强忍着恶心,拼命的想把脚给抽出来。

    因为,她完全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唐炎进入梦乡了是肯定的,但是沈曼君不知道的是,唐炎熟睡时在不受大脑控制的情况是有动作的,这种行为,叫做“梦游”。

    唐炎梦游做出的举动,先是抱住了沈曼君的左脚,那些黏糊糊的东西,是口水,而造成这些的,是他的舌头……

    感受着脚上传来的异样感觉,沈曼君羞愤欲死。

    这才刚刚睡着,自己就被欺负了,如果睡到下半夜自己睡着了,还不得给无声无息的欺负死?

    必须得做出反击!

    忍无可忍的沈曼君抬起另一只没被抓住的脚,狠狠的踩在了唐炎的脸颊之上。

    就像在踩一坨狗屎!

    沈曼君从来不是一个暴力的女人,并且有些能用暴力解决的问题,她也一定会刻意绕过这个过程而寻求他法。

    但是,当她的脚被那等粘稠的液体粘住的时候,并像在吃美食一样被舔了个干净之后,她就彻底失去了理智。

    这都舔上了,如果不好好教训他一顿,万一把她的脚当猪蹄一口咬下了怎么办?

    当下就抬起另一只没有被抓住的脚,狠狠踩在了唐炎的脸上,也不管这一脚会不会把唐炎踩的鼻青脸肿。只想尽数把心里的恼怒和羞愤发泄出来。

    然而,沈曼君失算了。

    从某种程度上,沈曼君这一脚可以归属于偷袭的范围内,小炎哥是那么好偷袭的吗?

    如果是,那他就不会是华夏的龙王、上苍之手了,别说沈曼君了,就是皇后来偷袭唐炎,也做不到。

    啪——沈曼君想象中的踩人爽感没有出现,反倒是自己的脚被固定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

    沈曼君一愣,然后脸色一僵,终于反应过来了,自己不仅没有踩到唐炎的脸上,反而被抓住了脚。现在好了,两只脚都被抓住了。沈曼君心里的愤怒被无限放大,准备开灯强行叫醒唐炎。

    然而,她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两只脚被抓住后,沈曼君就想气急败坏的起来开灯,但是等到她还没坐直身子,闭着眼睛的唐炎就手腕陡然一抖,条件反射的把手里抓着的东西反方向扔了出去。

    “啊——”

    大脑一片空白,沈曼君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在床上了,而是在空中旋转、跳跃、再旋转,之后头一抬。在她眼中无限放大的,居然是硬硬的地板。

    按照唐炎出手的力度,若是撞上,不撞的头破血流七晕八素是不可能的,这对从小没经历过什么大痛来说的沈曼君,无疑是一场灾难。

    还好,沈曼君惊叫声把唐炎惊醒了,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魂儿都没了,之前他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面庞边晃悠,于是他就下意识抓住了,而后那东西还挺香,唐炎就本能地做出了那样的反应,没想到抓着的是沈曼君的脚,而后还被自己扔了出去。

    也不管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唐炎拿着沈曼君的脚一个急刹车,强行收住了自己的力量,可饶是这样,沈曼君被扔下床的结果是避免不了的了。

    “砰——”

    一声沉重的闷响,被突如其来的旋转和大力吓得魂不附体的沈曼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从声响来看,屁股这一下应该摔得不轻。

    “为什么——会是你?”抓着沈曼君的脚,小炎哥眼神闪烁,满脸紧张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