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和苏莺同居的日子
    ,精彩小说免费!

    “你说的应该是两年前李心离家出走为什么会回到苏家对吧?”苏莺知道了我的意思,不由得讥讽的笑了起来:“你猜的没错,李心重回苏家,的确是洛凝宣的主意。因为她的性格注定了她的失败,骄傲的不屑反击,却选择了逃避,这样的人怎能一心向佛?尘缘事未了,每天伴着青灯古佛,她怎么坐的住?”

    “可能是觉得对不起李心吧,她遁入空门后又遁了出去,无视其他人的目光,把李心带回了沈家,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李心认识了沈鸿儒和宋天山。”

    听了苏莺的话,我心里一急,嘴巴一张,立马想说些什么。

    话还没说出来,苏莺就淡淡的打断我的话,说道:“你放心,他们对李心很好,苏家的人也不排斥她,仿佛过去的一切都没发生一样。”

    “她刚进苏家那会,第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是我,虽然我是苏伯仲和小三的女儿,但是她一点也不记恨我。她很单纯,什么都不懂,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很喜欢她,所以,我由衷的希望李心能幸福。”苏莺说道。

    “怪不得你们俩是姐妹,长得真的一模一样。有机会,我真的很想拜见一下你爸。”我笑着说道。不是微笑,而是带着杀意的那种笑:“不止你爸,宋天山他们,我也很想了解一下。”

    了解可以分为很多种手短,至于用哪种手段了解,那就不知道了。

    “李心的事,你就当故事听过就好,不要插手。”苏莺慢条斯理的饮了一口红酒,说道。

    “不,我会插手,因为我和宋天山有仇。”我固执的说道。

    苏莺的眼神变的深沉,严肃道:“你不要命了?”

    “是他们不要命了。”我心里的戾气彻底爆发,声音冰冷的说道:“我能理解为,我和李心相处了几年,关系很亲密,等于阻挡了苏家和宋家两家的财路,李心被带回沈家,就是苏家的私有财产,宋天山想娶李心,苏家就把李心卖了?”

    “可以。”苏莺无视我的戾气,淡淡的说道:“所以他们才对李心这么好。沈家沈鸿儒,宋家宋天山,乃至苏伯仲,就像对待一头即将斩杀烹饪的牲口,斩杀前都会好好的对待。”

    “我早就察觉到了这一切,所以暗地里和李心说了,之后,我就和李心一起脱离他们,来到了油城的五中。本来,我可以在这里生活下去,但是,我没有。”苏莺说道:“我不想李心像她妈妈一样逃避,这么逃避下去不是办法,必须得面对,所以——”

    “所以李心就回来了,过年前来监狱和我一起生活,是在向我告别,好好珍惜最后和我在一起的时光。但是你没想到,他们也想不到,我出来,并且抢先他们一步,把李心的心夺走了,还把你的第一次夺走了,所以我在他们眼里,就是眼中钉、肉中刺?”我接过苏莺的话,说道。

    “……是的,我不想拖累你。”苏莺深吸一口气,说道。

    “我不管他们是谁,什么身份,但是想动我的妹妹和女人,我不会让他们好过。既然动手了,那就彻底开战吧。”我狞笑说道。

    苏莺并没有感动,反应甚至很淡然:“那么,你将时时刻刻面对危险。”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对我来说,只是找回了以前熟悉的感觉。”

    “他们会派人杀你。”

    “比杀人,我比他们更专业。”我笑道,举起酒杯,说道:“干杯。”

    苏莺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酒杯和我碰在了一起:“干杯。”

    “叮——”

    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悦耳的声音,两人讲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苏莺承认,我的出现,的确打乱了所有人的算盘,包括她自己,但是,有了我的存在,至少宋天山不会把矛头指向自己——但是她这么做是违背内心良心的,她终究是个女人,还是个好人,做不出这种拖人下水的事。

    但是现在,两人互相进入了对方的身体,也终于坦诚相待,我想要了解一切,主动加入战场。

    正如我说的,苏莺,是他的女人。

    而李心,是我的妹妹。

    人走茶凉,故事说到尽头就散了。

    苏莺把故事说完了,眼神微妙的瞥了我一眼。

    我也没心思吃饭了,双方就这么彼此沉默着。

    “接下来去干嘛?”我忍不住问道。

    “去我家。”苏莺结好账后,径直推开门,走了出去。

    感觉自从和苏莺发生关系了之后,我就像苏莺包养的一个小白脸,所有消费都是苏莺付款,这让我极为过意不去。

    一路上我们没说话,直到进了苏莺的家。

    苏莺的家还是上次我去的那家,不大,但是两个人住刚刚好。苏莺眼神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直接走上了楼梯。

    我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一会儿,一咬牙心里一横,终于是跟了上去。

    自从发生关系后,我感觉我们的进度有些神速,我们都没有说,而是互相默契的过着二人世界。苏莺都默许了,我就算再不敢住,也没了退路,否则的话,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

    苏莺的邀请再加上内心的怂恿和紧张,我要是临阵退缩,那就太不是男人了。

    但是又转念一想。

    苏莺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即使发生了关系,那是在酒精催化之下才发生的,正常情况下,苏莺还是那种保守的女人。

    孤男寡女,她的枕头底下会不会藏着一把剪刀?

    或者床底下塞着一个c4炸弹?

    我胡思乱想着,但是看着苏莺房间的门,我用力晃晃脑袋,妈的,不管了!就算苏莺的枕头下放着剪刀床底下放着c4炸弹,也得闯一闯。

    这么想着,我竟然有种壮士出征的壮烈味道。

    只是我不知道,大被同眠之后,下一步该怎么办?

    按照剧本,孤男刮女同处一室,并且大被同眠,是为下一步**做准备,但是那是对普通女人,如果对象是苏莺,那就另当别论了。

    只是一起睡一觉啥事也不干?

    那样太窝囊,而且我也不会甘心。

    一鼓作气越过二垒三垒直接本垒打?

    我又有点不敢。

    苏莺虽然和李心长得一眼,但是她太御姐了,我有点怂。

    那就等苏莺睡着时偷偷占点便宜?

    那样会不会太猥琐?

    三条路,哪一条都行不通啊!到底是做禽兽还是做禽兽不如,一时间我落入了十分纠结的地步。

    仿佛脑袋里出现了两个小人,一个姓禽名兽,另一个姓禽兽名不如。

    他们打了起来,谁赢我就听谁的。

    但是他们打了好长时间都没分出胜负,我都快急死了。

    好不容易跟上了楼,我发现苏莺的房门并没有完全关上,而是虚掩着,很明显是给我留的。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好消息,是当禽兽还是当禽兽不如,我心里一下子有了答案。

    只是,兴奋地推开门后,我又变得束手束脚起来,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

    “你的衣服在浴室,毛巾不要乱拿,还有要洗的衣服全部放进洗衣机。”苏莺淡淡的坐在书桌面前,说完之后就独自低头看着手里的小说,似乎并没有睡觉的意思。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撒丫子钻进浴室,看着排列整齐的毛巾和牙刷,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很紧张,舔了舔牙膏确定没有毒之后,我这才放心使用。

    可心底,依旧紧张万分,丝毫不敢放松。

    洗完了澡,我并没有立即出去,而是蹲在马桶上抽了两根烟,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才鼓起勇气推开房门,迎接即将到来的旖旎事件。

    这个时候,卧室的明亮大灯已经不知何时换成了暗淡的小灯,而书桌上的那道人影,也不知何时侧躺在了足以容纳两人的大床之上,正拿着一份杂志随意翻阅着。

    “咕噜——”

    我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后身子僵硬的挪到床上,呆呆的看着躺在床上全神贯注看着杂志的宿营,只觉得嗓子眼一阵发干,胸膛有一头小鹿砰砰在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