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剑走偏锋
    ,精彩小说免费!

    “你妈?”

    听了苏莺的话,我先是一愣,紧接着就露出了极度震惊的表情,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两个鸡蛋,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我到现在才发现,豪门里面的恩怨,不仅乱,而且精彩的程度,真的堪比年度大片……

    先是李心的亲生父母双双出轨,互相给对方戴绿帽,再是小三上位,也就是苏莺的母亲取而代之,就这样,两个原本不应该认识甚至生命里不该产生交集的人,就这么成为一个家庭,而且还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八点档家庭伦理苦情剧都不敢这么写!

    不得不说,生活才是最好的剧本。

    相对于我脸上的惊讶,苏莺脸上的表情就显得平静多了,仿佛已经见怪不怪了。

    “很惊讶吗?”苏莺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般的微笑,反问道:“我以为你能猜到的,如果不是我妈当小三,抢了李心妈妈的老公,我现在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不是现在的富家千金。”

    关于这一点,我也表示同意。

    命运,真的像一只神奇又操蛋的幕后黑手,默默地操纵着这一切,把一个本应是富家千金的女孩,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乞丐、脏女孩,而一个本该是普通女生的人,却成了富家千金。

    而我想不明白的是,明明是上一辈造的孽,为什么要李心和苏莺这一辈来偿还?

    这真的公平吗?

    而或许是性格使然,李心的父母在一起,真的不合适。

    李心的妈妈身为江城的第一美人,自然是强势的高高在上,外面虽然说是李心的父亲苏伯仲娶了李心的妈妈,实际上,却是李心的妈妈洛凝宣娶了苏伯仲……

    不论是公司的事情,还是家里柴米油盐的琐事,都要经过洛凝宣的同意,所有的事情,都是洛凝宣做主,苏伯仲就像一个边缘人,处于透明状态。

    试问,这样的女人,男人会喜欢吗?

    即便她长得美若天仙?

    不会!

    所以苏伯仲出轨了,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我妈妈,她一开始只是苏伯仲的助手,但是对他尽心尽职,那时候苏伯仲在洛凝宣的光芒下活的很累,所以,他选择了她,她从不插手苏伯仲的任何事,无论多晚回家,家里总有一盏灯为他而亮。”苏莺面无表情的介绍道,将二十年前的那段豪门纠葛娓娓道来。

    我没有打断,洗耳恭听。

    “后来,洛凝宣知道了,她很生气,觉得苏伯仲背叛了她,但她没有戳穿,而是用了同样的方式报复。”

    “她也出轨了,这个人的名字,我不能说。”苏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里带着意味深长的意味。

    我则是莫名其妙,不说就不说吧,这么看我干什么?

    “洛凝宣的出轨,苏伯仲也知道了,他第一次做了违背她的事,也是最后一次。”苏莺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波动:“对,就是把洛凝宣赶出了沈家,连带李心一起。”

    我蓦然沉默,双方家长出轨,最受伤的就是孩子,那时候的李心还小,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知道她的母亲被赶出了家门。

    “那,李心的妈妈,就没想过再嫁一个吗?”想了想,我问。

    苏莺摇摇头,说:“没有。”

    “本来,以她的姿色,即便离婚,也有无数人追求,或者说,很多很就在等她离婚,这样他们就有机会了。”苏莺说道:“但是,像她这么高傲的女人,不会允许出现一点点差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后,她就带着刚出生的李心,又做了一个让全市人人都为之震惊的一个决定。”

    我屏住呼吸,连吃饭也忘记了,默默听着。

    苏莺静静的道:“她出家了,正值一个女人最美丽的年纪遁入空门,从此长伴青灯古佛。”

    “那李心呢,她总不可能带着李心一起当尼姑吧?”我惊讶的问道。

    “她一开始就是这个打算,但是可能对李心感到愧疚吧,没有让李心也跟着住在寺庙里,而是把她送到了村子里,然后,恰好被你父亲捡到了。”苏莺抬起头看着我,缓缓站了起来,眼神之中终于有了一丝波动:“谢谢你,在我妹妹最无助的时候照顾她。”

    “……”

    我张张嘴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谢谢你,在我妹妹最无助的时候照顾她。

    这是苏莺对我说的第一句情话,可是不知怎么的,我鼻子酸酸的很想哭。

    因为我知道,这不是情话,而是感激。

    感激我们家这些年对李心的照顾。

    她出生富贵,本应该过着公主般的生活,最后却落得家庭破裂这般下场,母亲遁入空门,从此与世隔绝,本身更是被自己的父亲狼狈的扫地出门,落魄的活着。

    而我现在可以确定了,李心第一次离家出走之后,就回到了苏家,得知了自己身世。但是有些事情,知道了比不知道更加崩溃。

    她以为她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却没想到,隐藏着这般身世。这种反差,让李心变得成熟了,她没有谈过一场恋爱,再也不相信了爱情。

    她恨父亲的无情,更恨母亲的软弱。

    如果李心的妈妈当初能争取一下,和小三能够抗争一下,就不会是这个局面了,毕竟,她那时还是第一美人,哪个女人能争得过她?

    但她没有,或者说是不屑。

    她太骄傲了,骄傲到走了极端,在她的字典里爱情就不该有背叛。背叛了,就是失败,而她不允许失败。

    剑走偏锋。

    她出了家,以此来报复苏伯仲,但是她不知道,这个决定同样伤害了还在年幼的李心,对她扭曲的成长埋下了隐患。

    “哎,李心的过去的确挺不幸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说道。

    “你不用帮忙,我这样挺好的。”苏莺一点也不领我的情,平静的说道。

    我一阵郁闷,感觉到了深深恶意……又不是我和你妈乱搞的,你冲我发那么大火干什么?

    但是也情有可原,家庭的分崩离析,母亲的遁入空门,苏莺和李心关系不错,豪门之中她见过了太多的社会阴暗面了。往事不堪回首,她愿意回忆起那段过去,已经是最大的底线了,又怎能奢求苏莺露出笑容。

    “但是,那个洛姨——”我很艰难的想到该如何称呼洛凝宣的身份,说道:“她不是遁入空门了吗?照理来说已经与世隔绝了,为什么又要入世,重新把李心带回去?”

    这的确是我心里的一个梗,既然已经与世隔绝,那就心无旁骛,遁入空门又出世,别说寺庙那说不过去,连外人也觉得荒唐。身为第一美人的洛凝宣,又为什么要冒这么大风险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