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另类的保护手段
    泰妍明白了李宇浩的意思之后她笑着点了点头。按照时间来算的话,差不多她展开活动的时候就是新学期即将开始时,那也是李宇浩准备开始朝着那边的手着手行动的时候了。到时候李宇浩可能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放在泰妍的身上保护她了,虽然说李宇浩的手法做得十分的迂回,但也仅仅是一个时间问题。

    事情开始燃烧到她们身上时,百分百的会调查到李宇浩的头上来的。所以那个时候李宇浩身旁的人将会处于‘危险’状态了,特别是李宇浩对外公开的女朋友金泰妍,也只有处于活动期的她会频繁的亮相,那就很容易成为被针对的目标了。所以这个时候多一双眼睛注视着泰妍的话,她的安全就会加大一分。

    李宇浩不怕她们明着来,就怕她们会像对待自己孩子的方式来阴的。所以有媒体,有粉丝加入帮忙照看泰妍,李宇浩也会放心不少。毕竟胆子再大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硬来吧?谁敢当着所有人的面掳走泰妍啊?那岂不是对着警方脸上呼巴掌吗?到时候啊,别说李宇浩要警方给一个交代,估计粉丝,媒体给予警方的压力都会让他们承受不了。

    在泰妍即将进入vip候机室之前,她对着李宇浩说着:“我拍摄结束之后就去洛杉矶看看居丽姐姐,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嗯。帮我去看看她们吧,也帮我给她们说一声抱歉。我这边确实走不到,最迟今年下半年我会把这边的事情全部结束的,到时候她们就可以安心的回来了。”

    “知道的,居丽姐姐也明白的。我走了,你也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嗯,西卡,允儿不是在吗?放心吧,我这边没事的。时间还早着呢,我最近打算去济州岛看看地皮,保持联系吧。”

    泰妍点了点头,再次的温柔的整理了一下李宇浩衣服:“回去吧。我进去休息会儿就上飞机了,到了之后给你打电话。”

    ........

    在李宇浩和泰妍现身机丑不到半小时,关于两人的新闻就爆发在网站上了,特别是李宇浩那句‘说不定先拿证’的话语瞬间引起了无数网民们的热议。

    “看了好几年两人的甜蜜恋爱了,这下总算是打算领证了吗?其实现在先领证,后办婚礼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可千万别领了证就忘了举办婚礼了。”

    “祝福二位有情人终成眷属,有始有终的男人很不错。”

    “两人坚持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啊,祝福二位生活越来越美满。超级期待李宇浩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公开婚他和泰妍的后生活?”

    “完全大发,第一次听说有人要用节目的方式公开婚后生活的。”

    “我说李宇浩你够了啊,平日你和泰妍在sns上面秀恩爱,我们都忍了,现在你居然想在节目上面赤果果的秀恩爱?这..过了!”

    李宇浩和泰妍的‘结婚史’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媒体报道了,泰妍的粉丝们也在媒体新闻报道里有了一种潜移默化的‘洗脑’感觉。两人的结婚早就已经被认可了,从一开始的愤慨激动,慢慢的转变到一种无可奈何,再到只能接受,最后到开始送祝福了。

    两人公开恋爱的两年多时间里,经过了一段艰苦的恋爱长征路,但不管面对什么样的风雨他们都坚持了下来,这也是值得被祝福的一点。

    一开始粉丝们的愤慨大家都能理解,毕竟有着一定的仇富心理在里面,觉得李宇浩就是那样的花花公子,他和泰妍恋爱不过是出于玩玩的心理而已,在泰妍之后他肯定又会寻找下一个目标。

    结果李宇浩和泰妍的恋爱一直的坚持了下来,当然作为娱乐公司的会长,以及音乐制作人,节目制作人等等多重身份的李宇浩,身旁不可能不出现女人。但李宇浩每次都是坦荡荡的约在咖啡厅见面,亦或者在一些人多的美食店里和其她的女爱豆们见面,这些会面都是时常被网友们拍到发到网络之上的。

    有时候人就是那样,越是做得正大光明,他们越是不会胡乱的猜测。所以比起那些偷偷摸摸的见面,李宇浩这样的正大光明的见面好像并没有让大家猜疑太多。

    当然也不可能说是完全一点猜疑都没有,可每次网友们在猜疑时,泰妍都会站出来给李宇浩‘辟谣’。不过,和李宇浩进入网络热搜里的女人大多数都是少女时代的成员们。

    那些背后的事情,李宇浩也不可能傻得让大众们看到了。

    .......

    在即将回归前的aoa练习室内,她们刚刚练习了舞蹈进入稍微的休息时间,申惠晶就拿着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坐在旁边喝水雪炫:“oppa说要公开他和泰妍的婚后生活呢?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aoa里面唯一指导李宇浩的合法妻子是雪炫的申惠晶,她真的非常的羡慕嫉妒雪炫。不知道是不是她心中嫉妒心作祟,总之她此时不想让雪炫太过于舒坦了,所以她才把刚刚更新的新闻拿给了雪炫看。

    雪炫轻轻的扫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新闻标题之后笑了笑:“应该是真的吧?既然oppa说出这样的话了,难道他这个会长还能骗大家吗?只是后面会怎么做,我也就不知道了。”

    申惠晶左右看了看成员们都在各自休息着没空关心她们二人,她才压低了声音对着雪炫小声的说道:“你就不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呢?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这个事情。而且他对我很好,我也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那我还有什么好生气的?他心里有我就行了。”

    申惠晶看着雪炫丝毫没有生气和不满的神情之后她无趣的嘟了嘟嘴,然后把自己的手机收了起来。她不清楚雪炫是真的不在意呢,还是说这是属于雪线的‘豁达’?

    总之她觉得这个事情换了自己来的话,心中都会出现一些酸溜溜的状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