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草娥的病情
    ,!

    雪炫那句‘你也可以嫁给oppa’对于申惠晶来说真的是极具诱惑力,可也让她感到迷糊。这次过来你雪炫不是和李宇浩结婚的吗?什么叫我也可以嫁给他?恋爱都还有一个难舍难分的过程呢,可雪线却把‘结婚’说得像是幼儿园里孩子们扮角色游戏吗?今天你做老婆,明天我做老婆的?

    所以申惠晶迷糊的看向了雪炫:“额?你胡说些什么呢,喝酒了,还是发烧了?”说着申惠晶就伸手去摸雪炫的额头,以为她是烧糊涂了呢。

    看着申惠晶伸来的手,雪炫偏着身子稍微的躲了躲说道:“我既没喝酒,也没发烧。我算了,不说这个问题了。我们也休息吧,一会儿到了酒店洗个澡就得准备接受化妆了,前面我听工作人员聊了,这里的天亮得特别的早,留给我们的休息时间不多。”

    雪炫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偏着脑袋靠向了车窗上闭着眼睛开始休息了,至于机场到酒店能够休息多久的时间对她来说不重要。而且她也不是真的想休息,只是不想和申惠晶继续的聊这个话题了。这次高阳家里说的事情,牵扯了很多其它的问题在里面呢,这些是不能给申惠晶说的。

    这个时候或许知道得少一些,距离李宇浩稍微的远一些,自然申惠晶就会多安全一分。至于将来李宇浩和申惠晶可不可以结婚,这个事情她好像在高阳那个‘家’里并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毕竟周围坐着的人,以及角落坐着的人,都是有资格先她一步的坐在那里的呢。而且,她和李宇浩结婚快,离婚也快,后面的事情雪炫觉得还是留给那些姐姐们去忧心吧。

    而坐在旁边的申惠晶想要再开口说些什么的,可看到雪炫那种装睡的模样她也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车辆很快的就到达了酒店,李宇浩比她们先一步的到达了酒店的房间。这是坐落在海边,拥有私人沙滩的酒店。

    站在房间的落地窗钱李宇浩看着面前已经变成深蓝的大海,深邃的天空和满布的星辰,他的心变得舒畅了很多。他从冰箱里拿起了一瓶啤酒,推开了房间的阳台门趴在了围栏上喝着啤酒吹着风。

    久违的一种轻松和难得的自由随着风扑面而来,难得一次拿起啤酒对李宇浩让那啤酒的冰霜刺激从喉咙滑落胃里,冰爽瞬间让人感觉到一股透心凉。

    趴在阳台看着远处酒店私人沙滩上还有些许浪漫手牵手欣赏着海边夜色的游客们,李宇浩的心也随着此情此景变得温柔的了起来。

    就在李宇浩享受着这里的宁静时,旁边套房有人推开了们和他一样的站在了阳台上朝着这里的夜空感叹着:“这里好美啊,感觉好舒服啊。”

    李宇浩看着旁边的短发的草娥笑了起来:“事业宽阔的地方总是会让人感受到一种舒适。”

    要不是李宇浩说话,草娥根本就没有发现和她一样站在阳台上的李宇浩呢:“额会长oppa。”

    草娥的抑郁症之一直都让李宇浩颇为担心的,今天能够看到她展开舒心的笑容,李宇浩也满足的点了点头:“看你心情不错就行,回归之后你也不要太过于的勉强自己。没事就过来聊聊吧,好久都没见到你了。”

    李宇浩对于草娥来说就像是亲切的哥哥一样,她的个人发展能够如此的顺利都是因为李宇浩关系。所以一直以来她对于李宇浩都是十分的感激,特别是在她患病之后李宇浩对她的关心,草娥也是能够清晰感受得到的,所以此时面对李宇浩的邀请她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嗯。”

    在草娥从阳台出去的时候,李宇浩也跟着出去给她开门了。

    不一会儿草娥就进入了李宇浩的房间,李宇浩指了指冰箱:“要喝点什么自己拿。”

    草娥看着李宇浩面前的啤酒,她也从冰箱里面拿出了啤酒。作为赤道附近的岛屿,关岛一直都是非常炎热的。所以在这样的气候之下一杯冰镇啤酒就恰到好处了。

    两人拿着啤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李宇浩翘着腿点上了一支烟吞吐了一口之后看向了草娥关心着:“最近觉得怎么样?还有失眠的情况吗?”

    “好多了,,这次回归之后真的可以少给我安排一点行程吗?”

    在aoa里面的大势就是雪炫和草娥了,当然雪炫更多的是出现在广告之中,而草娥更多的出现在各个综艺节目里面活跃着。所以她的个人行程是除去雪炫之后最多的一个aoa成员了。回归之后的宣传期综艺就成为了主要的宣传地点了,而这些‘任务’以前都是草娥的。

    “行,我会给经纪人打招呼的,尽量的少安排你的行程,你这边就多多休息吧。最好是能够到处的走走,看看,自然景色对你的病情有着很好的治疗效果。”

    治疗,这个词汇让草娥有点敏感。她尴尬的笑了打开手里的冰镇啤酒喝了两口:“苦这个啤酒好苦啊。”

    或许苦的不是啤酒,而是草娥被压抑的心吧。

    李宇浩举起了烟又抽了一口之后询问着草娥:“最近有没有去医院复查?医院怎么说?”

    “oppa,一直以来我以为我的病情是因为高压的行程造成的,医院我也去了很多次了。可是我最近才发现我的混乱并不是因为过多的行程产生疲劳之后造成的,而是职业!有时候我慢慢的在审视着自己,我看了看自己这些年的时光我突然的发现只有放送活动。以前在我们团队没有那么大的知名度的时候,想着怎么样才能自己去做放送节目”

    “可两年的时间,我是真的天天都往着电视台再跑,放送活动之外,没有其它的生活了。会长oppa,所以我一直都再想余下的二十代时光里,能不能用适合我年龄的更多经验来填满呢?”

    能说出这番话的草娥肯定是很纠结,很混乱的,可李宇浩也不知道自己能为草娥做些什么?是彻底放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