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帕尼的怨气(中)
    泰妍把问题交给了李宇浩自己去解决了,因为不管是不是节目的策划,其中牵扯的那个‘婚后生活’的卖点都是她暂时不能参与进去的。泰妍只希望帕尼在得知这个事情之后不要发那么大脾气,毕竟这个事情换了谁心里都不会好受吧。所以啊,泰妍知道这个事情她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

    而李宇浩和帕尼坐在客厅沙发上,帕尼甚至关掉了电视等着他的答案,李宇浩说出了这次关于节目的问题:“我这次去济州岛其实主要就是去看地去了,我知道你是极力反对这个事情的。所以啊,当你说你要过来的时候,我就没让你过来呢。你先别激动,听我说完..”

    就在李宇浩刚刚开了一个头,说出了‘过去就是为了买地’帕尼就欲开口说话了,可是李宇浩看着帕尼蠕动的嘴,马上接上了话语,先堵住了她想说话的心思。

    “我知道你觉得我是在浪费钱,可我是这样想的。我打算把济州岛的‘家’公开,作为民宿!....”

    李宇浩把自己对‘民宿节目’构想给帕尼讲述了一遍之后,她整个人都变得沉默了起来。李宇浩是想公开他和泰妍的婚后生活,这对于帕尼来说绝对是一份冲击。渐渐的,帕尼眼眶里开始充满了眼泪,心酸混着眼泪就开始往下掉。因为想起来真的很寒心,真的。

    首先‘公开’这个词汇,那是泰妍才有的特权。不管是为李宇浩默默的生了孩子的李居丽,还是一直以来都把心放在他那里的自己,都没有享受过婚姻之后该有的甜蜜。她和李宇浩结婚到现在也有着五个月了,马上就要半年了。而这半年的时间里,帕尼真的没有听到李宇浩温柔的叫自己一声‘老婆’或者‘亲爱的’。

    不知道‘亲爱的’是不是已经被人‘戴上了’。婚后的半年里李宇浩对她的称呼依然是‘帕尼’而对允儿的称呼才是‘亲爱的’,至少李宇浩叫李居丽的时候是叫的‘夫人’,她真的很想问一次李宇浩,她呢?公开,不是她。现在就连爱称她都没有吗?

    想着两人现在已经结婚了,是真正的合法的夫妻时突然的心酸冒了出来,真的在这个瞬间一股莫名的心酸冲上了鼻腔里化作了眼泪。

    李宇浩想要在济州岛购买地皮,她反对了,甚至还联合着泰妍去反对了。然而结果呢,李宇浩的一句‘制作节目’就让她的反对化为乌有了,连泰妍也‘叛变’了。是啊,他说得好听是制作节目?难道李宇浩真的敢说他没有一点私心吗?

    或许这一刻帕尼心酸流泪的不是那个..他和泰妍在节目里面‘公开婚后生活’。而是她觉得自己说的任何话李宇浩都不会听的。是啊,他明明前面还强调了,她是肯定会反对这个济州岛建造房屋的事情的,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坚持做呢?

    甚至不惜用制作节目来当做建造房屋的借口?这是不是就说明她黄美英在李宇浩的心里没有地位?所以就连她一直强烈反对的话,对他来说也是根本不起作用?是啊,帕尼的心中出现的想法就是这样,李宇浩或许不是那么的在乎她,所以才会不听她的阻拦。

    因为人在悲伤时,思想总是负面的。如果稍微帕尼冷静那么一点点儿,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毕竟李宇浩对她也是真心的。

    可是在那股悲伤情绪上来之后帕尼怎么冷静得下来呢?悲伤情绪快速的把她的思维全都朝着‘负面’上推,在这个情绪下她已经忘记了李宇浩对她的爱,对她的好。总之在这一刻出现在她脑袋里面的都是那些斤斤计较的事情。

    泰妍获得了公开的特权。居丽,素妍,两人手里都持有着非常大额的股票分红,西卡有着李宇浩为她打造的事业,允儿深受李宇浩的宠溺。而她,思来想去,好像是‘一无所有’呢。唯一拥有的就是李宇浩家的‘酒窖’,而且那是连侑莉这样的‘外人’都能够随意进去的酒窖呢。

    所以啊,帕尼在这会真的只有用哭泣来发泄着心中的怨念。

    而帕尼这一哭啊,让坐在旁边的李宇浩变得惊慌了起来,他快速的抽了两张纸,帮着她擦拭眼泪:“什么啊,怎么突然就..”

    李宇浩伸手擦泪被气恼之中的帕尼一手挡开了,这让李宇浩真的是不知所措了:“干嘛哭呀?不就是个地皮吗?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听你的不买总行了吧。”

    然而李宇浩一边说着这个话,一边伸手和帕尼打着太极推手,他要给帕尼擦拭泪水,而帕尼不停的挡着。

    可是呢,李宇浩这时候说的这个安慰话,让帕尼听着很不是滋味呢。仿佛是她强制着不准李宇浩买似的,而不是他心甘情愿的听从她的建议不去买,帕尼觉得吧,这个安慰好像是有点孝子赌气的成分在里面。

    孝子不就是那样吗,看上了喜欢的东西叫父母买。父母不给买,他们就会说一些赌气的话,不买就算了。

    李宇浩的劝阻没有任何的作用,帕尼是越哭越凶了,她甚至放开了自己的声音开始哭了起来:“呜嗯呜啊~~!!”

    这让一直躲在衣帽间没有出来的泰妍不得不现身了,泰妍出来之后就朝着客厅的方向叫着:“oppa,你干嘛呀?帕尼怎么就被你弄哭了?”

    “我..我..对不起!对不起了,帕尼,是我错了,是我不好,是我该死,我..我..”

    帕尼怎么就哭了?李宇浩也不清楚啊。他只是照着就那个节目的构思说了一番而已,她突然就哭了,这让李宇浩完全是一头雾水的接受着泰妍的教训,他真的很想大呼冤枉呢,可是叫冤能解决眼前的问题吗?

    不能!所以李宇浩就不停的朝着帕尼道歉,至于为什么道歉,自己到底做错了哪里他是真的想不明白了。

    到底自己说错了什么吗?难道真的只是自己不停劝阻的坚持在济州岛购房,她被气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