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泰妍对tara的好奇
    ,!

    8月1日,帕尼的生日,当天正好有着‘菜少’的水上公园的拍摄。在拍摄当天大家隐瞒着帕尼给她准备了生日的惊喜,队友们纷纷的给她的生日,送上了录像的祝福,当然也少不了李宇浩的录像,这让蒙在鼓里的帕尼当天被感动得哭得稀里哗啦的,在结束了拍摄之后少女时代所有人全都赶往了李宇浩的家里,她们简单的举办了一个只有她们的小聚会。

    而李宇浩家里什么都不多,就是酒多,房间多。所以在李宇浩的家里她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喝酒,不计形象的喝酒,哪怕是醉了大不了在这里睡就是了。

    李宇浩也陪着少女时代坐在他家的那个练歌房,而此时整个练歌房已经开始了群魔乱舞,那些劲爆的歌曲持续不断,而桌面上的酒,全是李宇浩家的存酒,全是清一色的高端路线。红酒,香槟,啤酒,还有中/国的高度酒,整个休息区酒香四溢,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李宇浩一杯啤酒从开场到中场依然还剩下了半杯,当然她们都清楚李宇浩平日就是一个不爱喝酒的人,所以她们也没有用帕尼的生日作为借口来灌李宇浩喝酒。

    泰妍的酒量也不高,所以她们二人就安静的坐着角落里看着轰子们发轰!唱着走调的歌曲,跳着不知所谓的奇葩舞蹈。没错,她们是在疯玩。李宇浩听着她们那不着调的歌唱郁闷的看向了身旁的泰妍:“你确定你们是韩国最顶级的女子偶像吗?这个歌声,我真的”

    泰妍回家之后盘着丸子头,金色的发系搭配着她那超白,且又吹弹可破的肌肤,此时在加上喝了一点酒之后她的脸颊出现了苹果红,超级可爱的朝着李宇浩笑着说道:“哈哈哈习惯了就好了。现在还算好的,等一会酒精上头之后她们的声音会让你哭出泪滴的。不是感动,而是笑的。”

    “走吧,等她们在里面疯,我们出去走走,我们也好久没有散步了。”

    “好。”泰妍答应下来之后,她和李宇浩都放下了手里的酒杯一块儿朝着外面走去。就在两人想要出门的时候金孝渊叫住了两人:“呀,我说你们两人这么着急的去制造下一代吗?”

    面对孝渊的调侃,泰妍朝着她吼着:“呀!金孝渊,你喝你的酒吧,oppa本就是不喝酒的人。你们缠着她干嘛?我们出去走走。”

    一旁坐着的允儿朝着两人挥了挥手说道:“去吧,去吧,去厨房给我们做一些炒年糕过来。”

    李宇浩和泰妍摇了摇头出门了,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如同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一样。李宇浩和泰妍十指相扣的开始在路灯下散步,夜晚的知了依然在高唱着夏天的炎热,两人踩着家里青葱的草坪慢慢悠悠的走着。

    听着自然的声音泰妍感叹着说道:“以后我真的不做idol了,我真的就住在高阳了。这里的一切让心非常的静,特别的白天的鸟儿叫声可以让我的心非常的平和呢。对了,oppa,孩子呢?”

    “居丽去了中/国,孩子一直都交给外婆带着呢,我白天要上班,她又不放心交给大婶们,所以就带回去了。我一周会去陪孩子两天吧。”

    “居丽欧尼没有生气吗?自己的孩子居然不天天去看呢?而是一周去两天?你过去的时候孩子外婆没给你好脸色吧?”

    “呵呵,不算好,不算坏,反正就当做普通人一样对待,我反正在她的眼里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这次居丽过去之后等着她们再回来,我打算让tara休息两年了。一个个的年纪都不小了,还出去蹦跶干嘛呀?到时候我安排其她几个小的去综艺玩玩。”

    “哎想当初居丽欧尼她们想起来她们挺可怜的。”可怜?泰妍在说出这个词语之后也察觉到了不对,所以她快速的解释着:“我说的‘可怜’是指的她们当初tara的事业路,不是说她们的生活。对了,oppa,到底当初tara内部发生了什么事啊?真的是新闻说的那样吗?”

    当初完全可以和她们少女时代并肩的组合,突然的一天传出了‘排挤’瞬间就让她们从一线甚至跌出了韩国!其中的隐情到现在都还没有公开呢。而tara背负着这个事情也走了多少年了。

    说起tara的隐情,李宇浩也深深的叹息着说道:“哎当初金光洙的决策错误,让刘花英加入了tara。而tara红了,她觉得自己是大明星了,所以有点消极了。想想吧,在年纪轻轻的时候突然得到了那么多的掌声,所以患上明星病也是很正常的嘛。事情的最初不就是因为她什么摔断了腿,不能上台表演闹出来的吗。其实头一天公司就带她去了医院检查,三星病院这边给出的检查结果是没事,没有太大的问题,所以当时就让她回家休息了”

    “结果第二天她是从家里直接去的机场,而陪她看病的主经纪人已经带着tara先进入了候机大厅,就让忙内经纪人和助理在门口等她。谁知道她出现的时候就带着石膏了,甚至要经纪人和助理来搀扶。去接她的两个工作人员根本就不知道她的伤势到底是什么情况?所以就搀扶着她进入机场,这就被记者拍到了。”

    “后来她本人给经纪公司说的是,她回去之后脚还是很痛,所以又去复查了一次,复查结果是打石膏。后来到了日本tara演唱会,大家都在彩排呢,她说脚痛就不去彩排了,经纪人就让她在酒店好好休息。结果她跑去了美甲店,做美甲,美甲做好之后下午她又去的现场。说什么想要上台表演,但是只表演一首歌。”

    “后来她们就在sns上面发表了文章说她意志不坚定,这就让媒体抓到了问题说什么排挤,公司最开始只想着大事化小,所以并没有解释什么。等着后面事态爆炸之后解释什么都没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