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草娥?抑郁症?
    ,!

    《蒙面歌王》从正式播出至今依然是话题不断,因为有着很多很多平时没有发现实际歌唱实力非常棒的歌手,当然还有在组合之中一直被埋没的idol们。 .特别是一些不出名的歌手实际上他们拥有着惊人的歌唱实力,可是正因为不出名所以大家都没有真正的去注意他们的唱功,而《蒙面歌王》敲就提供了一个给他们展示的机会。

    而在这个节目里观众只会聆听你的演唱,不会知道你是不是出名的歌手,甚至还有可能不是歌手。这里的一切起点都是公平的,这里一切都用声音说话,不会有人知道面具后的是谁?是歌手,亦或者演员,乃至搞笑艺人。只要你有歌唱的天赋就行。

    还有idol,平日在组合里,哪怕是作为主唱,他在一首歌里也就顶多占据三十秒的时间顶天了,说起期间是三十秒而实际他们能够演唱的歌词最多不过三句到四句。平日可没有时间和地方给你演唱一首歌的时间,就算是你上其它综艺节目,你说你的唱功很棒,主持人也让你演唱一段,最后剪接出来还不是那三五句而已。

    所以《蒙面歌王》的出现也给了很多idol机会,就好比第一届,第二届,连续霸占歌王位置的luna。她以前在组合里面可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唱功会有那么的厉害,直到她登上了《蒙面歌王》的舞台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之后大家才惊讶的发现原来idol的唱功比起一些solo歌手都不逞多让。

    这样是为什么这个节目一直都能够给大家打来惊喜的原因,因为在没有揭开面纱之前谁都不知道演唱者是谁?是歌手?是演员?是搞笑艺人?还是idol?

    李宇浩对于许率智的歌唱实力还是清楚的,所以他也想着这段时间她们主要是集中在商演和一些集体行程上面了,唯独就只有hani有着不少的个人行程,毕竟她是李宇浩拍摄的画面里的主角。而剩下的她

    们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有着个人行程,而许率智敲歌唱实力方面非常的突出,所以这次回归之后李宇浩也打算安排一些个人综艺给她了,《蒙面歌王》只是一个跳板,而她能够借由这个跳板跳出来,让大家知道eid里面不是只有hani一个人,这就是成功的,至于后面的成员们在等等吧。

    而许率智听到李宇浩的安排之后她一下就开心的笑了起来:“会长,真的安排我去《蒙面歌王》吗?”那个节目现在话题度,让一些有着优秀歌唱实力的人是十分的期待呢。

    “当然了,不过这会使你的宣传期变得更加的忙碌了,你得自己做好准备。”

    idol,特别是像eid这样的商演茫茫多的组合,同时还要兼任节目的拍摄,这真的会让她非常的疲累。所以李宇浩嘴里的那个‘准备’是让她管理好自己的身体,千万不能再忙碌的时候被拖垮了。这其实就是让她在回归之前彻底的锻炼好自己的体力问题。要知道兼顾个人行程也是一个体力活啊。

    对于这样的机会许率智当然不愿意放弃了,她开心的笑着罢了罢手说道:“没事的,会长,我能够坚持的。”

    “嗯,你们接着练习吧,我先走了。我还得去看看其她人呢。”

    这一次的夏季j娱乐可谓是倾巢出动,公司的女团都在夏季到来之前凑这份热闹。就在李宇浩刚刚从eid的练习室出来之后他接到了‘aoa权珉阿’打来的电话,李宇浩非常的惊讶,她怎么会突然的打电话给自己呢?

    “咦,珉阿,怎么是你给我打电话呢?我有了你的号码之后你连过节短信都没有给我发送一个呢。”

    就在李宇浩打趣着权珉阿的时候,她突然认真的说道:“会长,你还在tie练习室吗?”

    因为电话那头的权珉阿的语气十分的严肃,李宇浩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没有了,刚刚从eid这边出来的,怎么?有事?”

    “嗯,有点事,会长,你来一下安全通道吧,我和智珉都在的。”

    李宇浩嗯了一声之后挂断了电话,朝着安全通道走了过去,他的表情从前面的微笑也变为了严肃。因为电话那头权珉阿说的有事,而且是队长也在的情况下,那就是一件她们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了。

    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李宇浩也没有心思欢笑了,他快步的朝着安全通道走去。在推开了防火门之后,她看到了焦虑的珉阿和智珉二人。

    “会长oppa。”

    李宇浩点了点头算是回礼,然后直接的进入了主题:“嗯,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智珉此时从手心里拿出了一个药瓶递给了李宇浩:“会长oppa,早上起来之后我看到了我们宿舍的垃圾桶里有这个药瓶,而且是已经吃完了的。”

    她们宿舍住的三个人,珉阿,智珉,还有就是老大草娥,现在两人都在这里,那么这个药物就是草娥的了,李宇浩拿着那个药瓶看不出来是治疗什么病状的,他抬头询问了两人:“治疗什么的?”

    “我们今天特意的打听了一下这个药物是控制抑郁症的!”

    李宇浩听到这个病,他的心都凉了半截。抑郁症,这个病症治疗不好的话,甚至严重后会自杀的。韩国有很多的艺人都是在抑郁症的情况下自杀的。所以李宇浩听到这个病症滞后真的被吓坏了。

    不过草娥总是以笑脸相对,任何时候李宇浩见到她都是带着明朗的笑容的,所以李宇浩也不相信的看向了两人:“怎么可能?草娥?抑郁症?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会长oppa,我们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所以才打电话给你了。草娥欧尼,这段时间一直在服用药物,最开始我们询问她吃的什么药,她说她失眠,吃点药物促进睡眠,今天不知道是怎么的,她突然的把这个药瓶丢进了垃圾箱里,又敲我翻垃圾箱找到了这个药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