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六章 治疗(下)
    ,!

    在前面转院的时候,帕尼守在李宇浩的身旁推车担架车时,泰妍却去找到了给李宇浩缝合伤口的医生询问伤情。医生就告诉了泰妍,李宇浩受伤的伤口非常的深,在伤口的开头已经深可见骨了,而且也很长。幸运的是这次的伤口是外手臂,如果在内面很有可能会割到动脉上。

    泰妍虽然不是学医的,但是‘动脉’这个词表达的含义她是理解的,在动脉处理得不好的话是有生命危险的啊,所以泰妍也明白了医生想表达的凶险性。前面李宇浩醒着,泰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和帕尼‘算账’。现在李宇浩睡了,泰妍才开始和帕尼‘算总账’了。

    泰妍把伤口的危险性给帕尼说了一遍。帕尼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泰妍了,她只是低着头看着泰妍发来的文字。是啊,李宇浩的伤是她亲手划上去的,现在李宇浩的躺在病床上就是她造成的。愧疚,悔恨,抱歉,一切的情绪综合在一起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李宇浩了。

    在这时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之后回想着晚上发生的事情,自己好像有些无理取闹了。因为自私的自己的感受放在了一位,而不是像泰妍那样她始终都做到在心里把李宇浩放在了一位。

    她只考虑到了当时自己的心情,宝儿说了李宇浩的种种不是,而自己却沉默着不如西卡勇敢的帮着李宇浩说话。回家之后,明明是波a成为了他们之间的外人呢,帕尼却自私的想到了当时西卡不讲情面的把自己放在了尴尬的位置,反而想用这样的方式得到李宇浩给予安慰。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帕尼知道当时李宇浩的心情了,不管是她帕尼,还是西卡,她们都可以说是自己人。然而波a对于他来说却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生命中注定不会有太多交集的人,所以李宇浩为什么要在乎她满不满意呢?

    在那个时候李宇浩听到了在这样的聚会场所,西卡依然能够为他的声誉而进行反驳时,他心里感动,开心,那是必然的。

    明明西卡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李宇浩,然而自己却在他的面前去因为这个事情索要安慰?那是什么意思?是想让李宇浩否定西卡为他的所作所为吗?为什么当时自己就不能站在李宇浩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事情呢?为什么偏要把自己放在心中,让李宇浩从自己的角度去觉到是西卡让她难做了呢?

    然而事情从李宇浩的角度去看,西卡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他啊。所以他当时笑着、开心着、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波a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泰妍继续的发着消息:“帕尼,今天我打了你,是的,我承认我的做法是不对。但,你真的太过分,太过分了。就因为西卡搞坏了你的生日气氛,然而oppa没有安慰你,你就发这么大的火?可西卡都是为了oppa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除了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什么了。”

    “帕尼,你前面和oppa吵、和oppa闹、oppa都没有和你争论太多,他都选择了忍气吞声的坐在一边了。可是你居然还不解气的大跳大闹,你是闹哪样?你知道你那个扔戒指的动作,给oppa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吗?你没看到是吧,在你把戒指扔出去之后,oppa心痛得闭上了眼睛,咬紧了牙齿,我从来没有看过他在我们面前捏过拳头,今天我看到了,在你扔出戒指的那个瞬间!你对他造成的这个伤害会一直留在oppa心里。”

    “对不起。等oppa醒来之后我会给他道歉的。”

    “帕尼你是知道的,oppa每次面对我们的道歉都会选择退让。可这个退让是有次数的,事不过三这个道理我希望你记到你的骨子里,oppa对我们的退让是因为他深爱着我们,所以请你不要利用oppa对你的爱去无理取闹,不然迟早有一天oppa对你的那份爱也会被你自己亲手的消磨殆尽的。”

    “对不起,以后不会在出现这样的事情了,我保证!!”帕尼回复了这条消息之后用力的捏着手机。与其自己在这里悔恨,还不如等李宇浩醒来之后10倍,100倍的对他好。

    正如泰妍说的那样,就算十分深刻的爱,也有会被消磨殆尽的那一天。爱,是相互的理解、包容,如果其中的任何一方觉得对方的付出变为了‘理所当然’,那么这段爱情就离破灭不远了。

    两人关闭了消息的对话之后,目光就集中在了李宇浩的身上,时不时的朝着挂着的点滴药物袋看一眼。

    一个多小时过去,李宇浩的药物结束了,泰妍伸手按了一下护士铃。副院长,还有护士长,两人进来了,泰妍这才轻声的唤醒了李宇浩。

    拆了点滴之后李宇浩坐了起来,看着他貌似有回家的打算时,副院长对着李宇浩说着:“李会长,你这是要回去吗?我觉得你还是在医院住几天观察一下吧,因为你的伤口比较大,明天你还需要来医院用打消炎药的。”

    “不用了,到时候我会叫家里的私人医生过来拿药的。医院的消毒水的味道,我不喜欢。”李宇浩说完之后看向了泰妍、帕尼二人:“走吧,我们回家。”

    几人出了病房,李宇浩房间门口还站着两个安保呢,他们见到李宇浩出来之后,一个跟在李宇浩的身旁,另外一个就跑去按电梯去了。

    泰妍搀扶着李宇浩的手臂,又一次的询问起来:“oppa,真的没事吗?”

    “当然没事了,如果真的很严重,你觉得这里的医生能够同意我出院吗?再说,家里有医生,输液什么的在家里就可以做,干嘛一定要来医院呢?放心吧,我壮得跟牛一样,这点伤算什么,我”说到这里之后,李宇浩弯下了身子在泰妍的耳边咬了一下耳语。

    下一秒只见泰妍伸出了自己的手在李宇浩的腰上掐了一把,然后不再理会他了。

    帕尼站在李宇浩的旁边低着头看着他手上缠着的绷带,李宇浩笑着抬起了受伤的手,如同往常一样搭在了帕尼的肩头,在帕尼抬起头和他对视时,李宇浩清晰的看到她红肿的眼睛,心里开始了一阵酸、痛。李宇浩回想着那个时刻到底自己是给帕尼带去了心理上的刺痛,才会让她生出了极端的想法?甚至拿着玻璃瓶想自残了。

    所以李宇浩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揽了过来,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这时他在看着帕尼哭得都肿了的眼睛时,李宇浩搂着帕尼的肩头温柔的说着:“帕尼啊,对不起,是oppa没有照顾好你,对不起。”

    明明是自己的错,明明是自己的无理取闹,明明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呢。李宇浩却把所有的过错全都担在了自己的肩头上,还给自己道歉说没有照顾好自己,帕尼轻声的叫了一声“oppa”后面的千言万语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出来了。

    她就这样抬着头看着李宇浩,久久不能言语。此时的一切尽在无言中,他懂,就行了!李宇浩笑着轻轻的在帕尼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下到车库,李宇浩三人坐着商务车,安保就朝着高阳回去,然而李宇浩却说着去圣水洞。

    泰妍和帕尼都不知道为什么李宇浩要说去圣水洞?回高阳那边有着保姆在,他需要什么,保姆都可以帮忙啊。

    然而李宇浩开玩笑的说着:“我们得回圣水洞啊,帕尼不小心掉的戒指得找到呢,那颗戒指可要买两套圣水洞的房子呢。”

    两套房子?泰妍这才明白了那颗戒指的价值,圣水洞的房子是她一手买下来的,总共花了40多亿呢。两套,那不是等于100亿了?泰妍没有好气的瞥了李宇浩一眼说着:“你真是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帕尼要生气了!这样的东西完全就不实际。又不能戴不出去,放在家里又怕遭贼惦记,真是服了你了”

    “呵呵我知道了,以后我就给你们买什么文具店里面的发卡啊,还有爱宝乐园里那些有着卡通人物形象的电子表之类的东西。”

    “你买那些东西我也觉得比这个实际!发卡不在乎贵重,关键是实用。而且掉了就掉了,找都不用去找,1000块可以买10个的东西不心疼。你那些给我们的手表啊,戒指啊,真是oppa,我们都知道都理解,你想把什么美好东西全都给我们,即使这样你依旧嫌不够。然而你给的这些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惊喜,而是负担。oppa,我们的职业是idol啊,时常会被所有人关注的,这份关注里甚至还带着对我们的审视啊”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