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 爱情与战争(3)
    ,!

    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内心都有一份自私。特别是面对‘爱情’这个独特的情感时,很少有人能做到豁达。所以此时朴初珑在自己的心中用道德枷锁去衡量对方的想法是一种人之常情。事情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就没有什么道德标准,她也没有去想过什么泰妍的问题。

    可如今呢,她在看到了自己的队友恩地时,她就用道德观念去衡量着她了。甚至还在自己的心里大骂‘狐狸精’‘不要脸’。朴初珑轻咬着自己的下唇目光死死的看着卫生间的方向,无意当中她已经恨得咬牙切齿的了。

    恩地结束了卫生间的事务后从里面出来了,她甚至还洗了澡一条毛巾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她看着还站在门口的朴初珑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站在这里干嘛?下楼去吧。”说完这句话恩地就没有在理会傻站着的初珑了,而是十分随意的一边擦着自己的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朝着楼下走去。

    而后面的朴初珑用劲的咬着自己的牙,气恼的踩踏了一下地板就跟着下去了。被恩地这样的藐视,她心中突然生气了一股无名之火。那股火焰已经压抑不住了,她毕竟作为队长,也是组合里年纪最大的成员,所以在平日里大家对她都是十分礼遇的。

    然而今天恩地,开头的轻笑,现在的无视,如此做法真的是让朴初珑简直无法接受,这就像是挑战了她的权威一样。这时她心中的火焰就像是要喷发出来了似的,她快速的朝着楼下跑了下去,嘴里还大叫着“呀~!!郑恩地!!!”

    听到朴初珑那挑衅意味十足的声音,郑恩地也带着十分不耐烦的回应着“干嘛?”同时她看向了朴初珑的眼神里多了一份‘战斗**’。

    在恩地不耐烦的回答后,两人就站在了各自的‘领地’相互的对望着,这就像是即将展决斗的斗鸡一样,两人之间的气氛已经变得十分的火爆了,战争一触即发。

    朴初珑看着恩地此时的眼神是那种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轻蔑,她气冲冲的说道“你还真是不要脸呢,你怎么能跑到oppa的床上睡觉?”

    谁知道恩地在听到这个话后没有炸毛,反而是朝着朴初珑轻蔑的一笑说道:“呵我不过就是做了你不敢做的事情而已。你喜欢oppa,你觉得我不知道?”

    恩地的话有着严重的挑衅,甚至她说的这些也算是事实吧。是的,初珑喜欢李宇浩,但,她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好呢。可是被这样当面点破,还被说出那样的话。朴初珑本来就不是一个吵架,理论很厉害的‘选手’所以此时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只是气恼的抬起了自己的手指向了恩地“你~”

    可是就在这个火药味即将被点燃的时候,李宇浩回来了,他看着朴初珑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指着恩地。要知道被如此的指着鼻子在韩国可是一件十分不尊重人的事情呢,所以就算是气急骂人什么的但也很少会出现这样的‘指鼻子’。

    而李宇浩敲就看到了这一幕,想着到底两人是怎么了?有那么大的怨恨吗?都出现‘指鼻子’的情况了?再说了,两人可是队友啊,要知道李宇浩对于团体里的和睦是十分重视的。

    这里是他的家,两人在这里出现了问题,那么他就必须得出面调解了,李宇浩进来就看到这一幕,所以他也没有问个青红皂白的直接就开始责备朴初珑的这个侮辱人的动作“你们两个是在干嘛?朴初珑,还不把你的手给我收回去,给恩地道歉?”

    李宇浩突然的出现什么都没有询问呢,紧接着就责备了自己。这给朴初珑的感觉就像是李宇浩在故意的袒护着郑恩地这只狐狸精一样,她的心就像被刀子猛的扎了一下,酸楚、委屈、心疼汇聚在了一起猛然的爆发了。两秒不到的时间初珑的眼泪如豆大般的往下掉。

    朴初珑站在原地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她死死的看着李宇浩没有任何的言语。

    而李宇浩有些不解的看着她摇了摇头,然后从桌面上抽出了两张纸巾来到了朴初珑的面前给她擦着眼泪“怎么哭了?难道做错了事情,还觉得委屈?你刚才的动作如果是在外面,你被呼巴掌都是活该的。”

    “你喜欢恩地?”朴初珑任由李宇浩给自己擦拭着泪水,她仰着头看着李宇浩突然的来了这么一句?

    李宇浩在听到朴初珑的这番话时顿时在脸上出现了莫名其妙的神情:“欸??你这是说什么疯话呢??”

    朴初珑依旧不依不饶的看着李宇浩认真的询问着“我问你是不是喜欢恩地?”

    李宇浩顿时的笑了起来,伸出手摸了摸朴初珑的额头“呵呵呵没发烧啊?怎么说胡话呢?你们apink我都非常喜欢,我喜欢你,也喜欢恩地,也喜欢娜恩,普美,南珠,夏荣,你们都是我很喜爱的人呢。”

    “我问的不是这个!!oppa,我就问你,你和恩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和恩地?”李宇浩说着就朝着恩地看了过去,然而恩地却丝毫没有理会不,她只是目光没有放在这边,给人的感觉是没有理会,实际上她的注意力全都在李宇浩和朴初珑的这边呢。李宇浩看了一眼后猜到了大概“啊你是在说她在我床上休息的事情啊?”

    李宇浩稍微的蹲了下了身子,让自己的头和朴初珑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他带着温柔的笑容看着这个乱吃醋朴初珑,捏了捏她的脸蛋“呵呵就算是恩地睡在我这里,你也别不要胡思乱想。你想想啊,如果我们真的要是有什么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在你们全部都在的时候发生的,你说是吧?好了,去给恩地道歉吧。就算你是姐姐,是队长,错了就是错了,oppa去洗澡换衣服了。”

    朴初珑听到李宇浩的解释,她仔细一想‘对啊,好像好真是这么一回事呢。大家都在李宇浩的家呢,又不是只有她郑恩地一个人在这里。就算是两人要发生什么事情选择的时间也不可能是大家都在的情况下,这样被发现的几率也大很多。而是100%的选择在私下,而不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

    而且朴初珑此时继续的回想起来自己前面见到恩地时,好像她是穿着现在这身衣服的吧?是啊,如果两人是做了一些什么事情,那么早上自己过来的时候就不会是看到穿得整整齐齐的恩地。

    因为没有谁在做了哪些事情后就穿衣服的,这又不是什么‘找/小/姐’做完了就闪的情况,这里是李宇浩的家啊。哪有完事后彼此都这么疲惫了还要让女方穿上衣服的?再说了男人在睡觉的时候更加喜欢抱着女人的赤果的身子吧?

    朴初珑在这时也擦干了眼泪,她看着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的恩地。脑袋里回想着李宇浩离开时说的‘道歉’,可是她怎么都迈不出那个脚步。

    因为前面恩地对她也有着反驳,轻笑,讥讽,无视,等等让她火大的事态,而且她还理直气壮的说什么‘我不过是做了你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想到这些她真的不愿意和恩地道歉。虽然自己指着她鼻子是不对,可是她也太不把自己这个姐姐,这个队长放在眼里了。

    如果一开始恩地不用那样的态度对待自己,朴初珑觉得道歉是应该的。或许一开始恩地就解释一下就没有现在这样的问题了。

    可是朴初珑仿佛是忘记了自己一大早的就骂郑恩地‘不要脸’这个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吧?而且恩地起床后也并没有对她有不礼貌的地方吧,恩地就像是在自己宿舍一样的对待着朴初珑。一切‘战争’的源头全都是朴初珑因为看到郑恩地睡在了李宇浩床上而莫名其妙的生气啊。

    朴初珑对于道歉的话,真的说不出口,所以她一直站在了原地没有挪动一步,直到10分钟后李宇浩从楼上换了衣服下来。李宇浩看着没有变化位置的朴初珑,又看着自己看自己时尚杂志的恩地,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走到了电话旁给厨房打去了电话“大婶,准备一些早餐吧,嗯韩式。”

    挂断了电话后,李宇浩才朝着如同木桩一样站在一旁的朴初珑招了招手,然后自己让出了一个位置,同时拍了拍,示意她坐到这里来,紧接着李宇浩又看向了恩地“恩地,坐这里来。”李宇浩就这样分配好了自己身旁一左一右的位置。

    朴初珑撇着自己的八字眉朝着李宇浩的指的位置过去了,而郑恩地也放下了手里的杂志挪了挪座位,坐在了李宇浩的旁边。

    待朴初珑也坐下后,李宇浩才分别的抓着她们两人的手,给她们合在了一起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