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诱供
    ,!

    ps:新的一年开始了,各位书友们新年快乐!!请在新的一年里继续支持本书!!!!感谢大家在2015年里的每一份打赏,每一份订阅,以及大家宝贵的月票、推荐!!!轮回跪谢!!!!2016年开始了,希望年年有一个好开始!!!

    打赏来猛烈点吧!!!!!!!!!!

    如此的天赐良机,李宇浩不把握那真的就对不起自己了。至于项链怎么会出现在边伯贤那里,李宇浩用不着去关心了。他只知道,这一次就算不能一棒子敲死边伯贤,至少要让金泰妍和边伯贤彻底的没戏!所以有人在通知n站的时候,李宇浩就让大叔给局长打去了电话,严审边伯贤,从他和泰妍关系上着手。

    故事回到舞台结束,exo获得了大赏他们高兴,同为s.m的艺人也为他们高兴。所以在exo表演时,s.m的艺人并没有下台,而是在后面陪着他们一起结束了表演。就连泰妍,帕尼,都一同陪着他们。表演结束,大家一起返回后台。在没有了摄像机的监视下

    泰妍和边伯贤故意的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泰妍开心的看着比边伯贤“祝贺你们了,这次获得了大赏。”

    “谢谢,呵呵我也没有想到我们能获得大赏。这段时间你怎么样?”

    “还好,一会结束聚餐,我们去汉江边走啊”就在此时,泰妍那长长的裙子被她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踉跄向前扑去就在她快要摔倒时,边伯贤眼疾手快的一个横跨伸手,用半边身子挡在了泰妍的前面。

    泰妍往前扑倒时,敲被边伯贤用后背的半边身挡住,就是这时,边伯贤的手臂从泰妍的胸脯往上挂了一下,项链直接滑落进他外套,他们的打歌服本来领子都快要开到肩膀了。所以滑落进去非常的正常。而此时的边伯贤带着耳麦,项链直接挂在了背后的耳麦线上。

    而边伯贤用手肘按了一下泰妍的‘凶’器,所以被搀扶起来的泰妍脸色羞红,边伯贤却甜蜜的笑了笑。就这么一个阴差阳错两人都没有察觉到泰妍项链不见了。

    接着项链不见了。大家都被管控在了待机室,连衣服,耳麦都还没有来得及换下。所以在警察请exo证明清白时,边伯贤摘耳麦,脱外套。项链就顺着耳麦线滑落了下来,当场被抓了一个现行。

    一切都是那么的巧,所谓无巧不成书或许就是这样吧

    “少爷,该上飞机了。”

    “嗯。”

    济州岛的飞机升空,在明月繁星的伴随下回首尔。李宇浩的心情也是十分的愉悦。

    首尔警察总局,审讯室,检察官坐在边伯贤的面前拿着他的资料“边伯贤,我是这次你案件的检察官,我姓朴,现在我问。你答。不过请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这次的珠宝价值60亿韩元,属于特大型案件,所以请你认真回答每一个问题。”

    “内,你问吧。”

    “边伯贤,是真名还是艺名?”

    “真名。”

    “有犯罪前科?”

    “没有。”

    “请你认真回答。有犯罪前科吗?”

    “没”

    “在你初中时曾经经过警察所,你的档案上面有记载。”

    “哦,那是曾经因为因为我去文具店,偷偷拿了一直笔。后来文具店社长已经原谅我了。”

    检察官助手马上记录着什么,边伯贤马上就叫着“谁小时候没有一些犯错的经历,我可是后来没有在犯这样的错了。你们不能因为这样怀疑我盗窃了这次的珠宝。”

    检察官笑了笑“那么可以问问你,为什么项链会出现在你的身上?而警方提供的现场笔录里,记录着在你们下了舞台后,你和泰妍有过单独的接触。你作何解释?”

    “我没有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项链会出现在我这里。”

    “那我们可以推测一下吗,首先肯定一点项链是死物,它不会自己移动。而且,戴在脖子上没有那么容易掉落,毕竟泰妍可是在金唱片上戴了2小时。要掉落早就掉落了。所以只能人为的移动,而项链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身上呢?据了解泰妍还和吴世勋单独接触过,为什么项链没有在他那里反而在你和泰妍接触后项链在你这里?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没有拿过一次项链,谁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放在我这里,想自己脱罪,从而陷害我?”

    “呵呵,据笔录记载曾经你说过这样一段话‘赞助的饰品,掉了就掉了,买下来就是了?’对不对?”

    “是的,我是说过因为我们演艺人员,舞台的表演赞助的饰品都不会太过于昂贵,只属于小工艺品范畴。如果遇见喜欢的饰品,艺人都会通过造型师将其购买下来。”

    “嗯,你的意思是你并不知道珠宝的价值,所以才说出这句话吧?”

    “是的。”

    “那当时在场的人这么多,据了解你们exo的所有成员,还有shinee成员,f的成员,大家都在,为什么他们都没有一个人说这个话,而只有你说呢?”

    “我我怎么知道?”

    “是吗?边伯贤i,你前面说有人故意把项链放在了你身上,栽赃嫁祸。那么你觉得这个人是谁呢。现在就只有吴世勋i,还有金泰妍本人了。而当吴世勋和金泰妍接触时,周边有人亲眼目睹了两人交谈的过程,两人的短暂接触只有不到10秒。而你和泰妍的接触却没有任何人发现,那么我想问问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和泰妍的关系这和案件有关吗?”

    “你说呢?因为你自己说的是有人陷害你,那么根据你的话,我们当然有理由怀疑这次是金泰妍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了。现在的案件十分的明朗,东西是死的,必定经过了人手,你说你不知道,那么就只能是泰妍了。可是我们也有不能怀疑泰妍的地方,就如你说的那样,赞助的饰品不会太贵,所以泰妍如果自己喜欢完全可以在事后自己买下来。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她不知道其珠宝价值的前提下。如果她知道珠宝的价值就有两种可能了,第一,如此天价珠宝她自己知道买不起,所以会更加紧张的保管。第二,就是盗窃!但是价值60亿韩元的珠宝出现在你这里,所以我们要问清楚你们的关系,是不是会联合作案?当然这一切都是推测没有事实依据。你想洗脱你的嫌疑或者证实你的推测你是被陷害,唯一的就是说清你们的关系。还有你们为什么会在无人的地方见面,聊了些什么?只有你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们,这才能让我们尽早的破案。”

    如果此时有律师在场,检察官说出如此诱导的话语,保准会被起诉。可问题是s.m并未派遣律师过来,所以这样的话题事后检方也是不会承认的,而且此时笔录室的摄像机都没有开那么也没有证据说明检方有诱导行为。

    ‘盗窃,联合作案,价值60亿韩元’一些列的问题摆在了边伯贤的面前,他早就慌了神。他心里冤枉的同时是想尽快的从这里出去,他还有大好的前途呢。

    所以边伯贤开口了“我和泰妍关系在进一步的了解当中。她前段时间表示了对我的好感,可是当时我们exo非常的忙,所以我们几乎是用kakao维持联系。我们的关系是处于在快要成为恋人的那一步之前。我真的没有和她联合作案,我是清白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项链出现在我这里了,我根本就不知道。如果真的是我要偷窃,那么我会把项链藏在非常隐秘的地方。或许被能大家找到,或许不被大家找到。只要不在我身上那么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可是我也想不通为什么项链就在我的身上了。”

    “你的意思是泰妍故意把项链放在了你这里?可是她是怎么放的?”

    “我想起来了,在回待机室的路上,泰妍踩到裙子要摔倒了,我去搀扶了她一下,肯定是这个时候她把项链放在我身上了,肯定是!!”

    检察官的前期引导,让边伯贤在潜意识里面已经肯定了项链是经过人手转移的,而不会是自然发生脱落。所以此时为了摘下自己的嫌疑他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向了泰妍,甚至不惜说是泰妍把东西放在他身上的。

    大难临头各自飞,死道友不死贫道,或许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现实的一面,有时候‘爱情’特别是在未刻骨铭心时是非常脆弱的。它在没有深入骨髓时面对‘灾难’,那么是可以舍弃的。

    而且这份爱情,是泰妍先表露出来的,泰妍是给予方,他边伯贤暂时还是接受方,他安乐的享受着泰妍给予的爱情。所以在面对这次‘灾难’他毫不贪恋的选择了舍去。在爱情和前程做抉择时,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钱’程。

    检察官得到边伯贤的说出来的话语,他露出了微笑“事情到底是怎么样,我们还要继续的调查,你休息一会儿吧,你要吃什么叫经纪人去给你买。”说完,检察官笑着起身走出了边伯贤的询问室。(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