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入门弟子
    院落的正厅里静静地伫立着两道身影,斜阳的余晖透过镂花窗投进房间,一片昏黄的斑驳。

    这个曾经冠绝天下武林的绝顶高手,平日里曾有过多少指点江山、激荡风云的气势。而今却在这败落的小院里,在这温暖而虚无的斜阳里。一种茫然而凄烈的意味,在吴羽心中渐渐如湿润般,无声无息的一点点浸透弥漫。

    寂静。沙漏里的沙子悄悄流泻。

    周文离开后,吴羽就静静地站在杨帆身旁,一言不发。他知道自己这个师傅不爱说话,他也不会去打扰他。

    “你叫吴羽……”蓦然,杨帆抬头轻轻问道,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是的,师傅。”

    “师傅?”杨帆摸了摸自己的双腿,眼中的嘲讽更盛,“你叫我师傅?你为何要习武?”

    吴羽原本舒展的拳头突然紧握:“为了救回李迹!”他的声音透露着一丝坚定,他曾暗自里发誓自己一定会把李迹救回来。

    “李迹?他人在何处?”杨帆今天的话也出奇的有点多,可能是多了一个人的缘故,可能是他想了解些什么。

    吴羽原本坚定的目光中突然有一丝暗淡,脸上的神色也多了几分无奈:“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被魔人带走了。”

    “你恨他们吗?”

    “恨!”

    “你想把他们全都杀死吗?”杨帆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了起来,他转过头死死地盯着吴羽,想要从他的眼神中察觉出什么,“怎么不说话了?你是不敢,还是说李迹根本不重要,你本来就不想救他,也不在乎他的生死。”

    “不!……不是的!”看着杨帆蓦然阴郁严厉的脸,吴羽突然有些害怕,“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杨帆立马逼问。

    “我只是不忍心!”吴羽突然间大吼了起来,双眸中似乎还夹着晶莹的泪水。

    “只是不忍心!”杨帆突然愣住了,吴羽的这句话不断在他心中回荡,一阵穿堂风吹过,将屋内的帘拢卷起,又缓缓放下,杨帆的脸色也逐渐恢复温柔,“他们可是你的仇人。”

    吴羽抬起头,用他那双无比清澈的眼睛看着杨帆:“就算他们是我的仇人,可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啊,怎能说杀就杀呢,给他们一点教训就好了,要是……要是他们罪孽深重又不知悔改关起来就好了,为什么一定要杀了呢?”他的声音不大,稚嫩中却透露着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杨帆也是第一次仔细看清他的双眸,那双不被尘世污染的眼睛曾见许多人有过,却又见许多人失去了它。“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善恶在于心,在于自己,不在于别人。”

    “行了,跪下吧!”

    砰!

    吴羽听言立马双膝跪在了杨帆面前。

    “不是我师傅收了你,你就是我徒弟了。”杨帆一脸严肃朝着吴羽继续说道:“现在我问你,你可愿拜我为师,入我门下,终生守护宗门!从此师徒一心,同去同归。”

    “弟子愿意!弟子吴羽拜见师傅!”

    砰砰砰!

    三个响头在不大的房间里响起,从此以后他们就是师徒,从此以后他们不再是一个人了。

    吴羽也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原来自己也可以有亲人,原来自己也可以不用再过颠沛流离的日子。往日的一切都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纵使岁月蹉跎那又如何,今日起他吴羽也可以有明天。

    ……

    月悄悄地爬上枝头,凉风阵阵幻虚剑宗也逐渐沉睡在黑夜里,连日里的提心吊胆早就将吴羽折磨的疲惫不堪,在院落西边随便收拾了一个房间吴羽便早早地坠入梦乡。

    梦里,他梦见了母亲,梦见李迹,梦见了他最向往的生活。

    华山的夜要比望山郡冷上许多,这里地势高耸,即便是入夏时节也会在夜里结上一层数九寒霜。更有高处有着常年不化的积雪,故而有诗曰:华山一捧雪,惊蛰到寒冬。

    吴羽的身上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那是杨帆夜里给他加的,他还只是个孩子,又没有他师傅般深厚的内力夜里很容易着凉。

    皎白的月光穿过院中高大的梧桐树,撒进庭院,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细细看来原来是梧桐枝叶的倒影。

    杨帆独自坐在庭前,他的腿上此时正横放着一把水青色的长剑,即便剑已入鞘也可以感受到那股隐隐波动的气息,虽不如灭魂剑的凌厉,却有温柔浩荡的山海之势。

    “老朋友,你重见天日的时候就要来了……”杨帆双手抚摸长剑,眼神中闪烁着昔日的光影,突然间那双眼犹如利剑一般直刺苍穹,映得漫天星光都黯然失色。

    他猛然拔剑,淡青色的光亮如同蛟龙跃起,瞬间将整个院落照得透明,狂风肆虐这院中的梧桐,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强大气息由这个庭院迅速在幻虚剑宗蔓延。

    夜里有无数人被这股强大的气息所惊醒,前来观礼的各大门派也无比震惊。

    “这到底是谁,难道是李天玄?”

    “不可能,这股气息虽然强大,却与李天玄的气息截然不同,温柔似水,不可捉摸,难道是他!”有人似乎想到谁却又连忙摇头,“不是听说他多年前已经是废人一个了吗?”

    “谁知道呢,这幻虚剑宗当真深部可测。”

    不远处的观日峰上,周文也睁开双眼感受到了这股气息,他抬眼望去杨帆所在的方向:“二师兄,你终于还是耐不住寂寞了。”

    今夜他向整个江湖武林宣布,他杨帆,回来了!

    ……

    第二日清晨,幻虚剑宗的试剑大会便如火如荼的开展,即便是在这个偏僻的小院内,吴羽也是能感到那股激斗的热情令人热血沸腾。

    “怎么你想去看看?”杨帆看着吴羽半分出神的模样笑道。

    “恩。”

    吴羽听完连忙点头,“我也想去看看他们比试。”

    “也好,让你看看你和其他人之间的差距,也不是什么坏事”杨帆略做思索后说道,“不过你要先把这些拆拆劈完,才可以去。”

    “啊……”听着还要劈柴,吴羽满脸的不愿意,活着一副要死的模样。“师傅可不可以不劈了,我手臂都劈酸死了。”

    吴羽一大早起来就被师傅叫去就让他给各个院子挑水,挑完水不算还要劈柴,自己院子的批完了还要劈别的院子,这不隔壁院子刚又送来了一堆,好多小道童都笑话他这个弟子怎么连他们道童都不如。

    “啊什么啊,你要不想就算了,我也不勉强你。”

    “别别别师傅,我劈,我劈还不成吗?”吴羽嘟哝着嘴,恨不得把师傅看成是这木头,一斧头一斧头地劈下去,这完全是折磨他啊,这哪里是练武功啊。

    杨帆也不管他的小情绪继续闭眼打坐。

    终于在午后时分,吴羽劈完了最后一根木头。他直接累得摊坐在地上,两个直接手臂酸疼到麻木,连抬起都吃力。

    不过这还远远不够阻止他前去观战的**。在辞别师傅之后,吴羽换上了一身干净的道袍,他原本就有点婴儿肥的小脸此时看上去竟有一丝可爱。他腰间挂着一块青色玉佩,那是幻虚剑宗这一辈入门弟子的标志。即便吴羽一丝武功的不会,但他拜入杨帆门下后,身份已经比其他道童和记名弟子高上许多。

    一路之上,吴羽蹦蹦跳跳,脱离了师傅别提多开心,脸又臭还让他干重活。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一旦有了一个安定的环境,就会流露出孩童应有的天性,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生活在父母怀抱的他又回来了。

    “师兄!”

    “师兄好!”

    路上还有其他记名弟子和道童见到吴羽纷纷行礼。

    “你们好!”吴羽也都一一回应,心情好的时候看什么都觉得是美好的事情了。

    (至此,吴羽的修炼生涯就要开始了。小说写到这,也差不多有两万字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看,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的支持。你们是不是突然发现,原来吴羽才是主角。然后,果果也是第一次写,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也会慢慢改正,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当然情况允许的话也是会一直更下去。最后,一个交流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