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拜师
    幻虚剑宗的大殿是传统道教的样式,大殿中间摆放着剑宗师祖刘文博的雕像,长发飘然,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英姿飒爽,吴羽一眼便看清这幻虚剑宗的祖师爷竟是位女子!

    雕像的两旁放着两个红棕色的香炉,大约有吴羽那么高,里面还燃着几株刚点燃松香。再往两旁就被屏风给拦住了,也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模样。

    整座大殿给吴羽的第一印象就是简单。朴素。

    此时,大殿前已有几道身影,入座的全都年过半百,鬓如飞霜,更有甚者是苍颜白发,想来也是百岁有余。

    半晌过后居中的那位老者缓缓开口:“事情的经过大致我们也了解了,既然你无处可去,可愿入我幻虚剑宗?”他的声音温柔却有力,丝毫不像年事已高的老人,吴羽也不觉差异,因为他知道,这人恐怕就是幻虚剑宗当代掌门,天玄道人李天玄了。

    “还不快拜见师祖!”也许是由于思考得过于出神,在李天玄问过话后吴羽竟半天没有回应,好似不愿意一般,周文这才一旁提醒道。

    “哦!”吴羽立马回过了神,朝着大殿就是一拜,口中还念念有词:“弟子吴羽拜见诸位师祖!”

    “呵呵,好!”李天玄笑了笑:“既然你与周文有缘,不如就拜入周文门下,你意下如何?”

    “掌门师叔……”吴羽刚要同意,周文却突然打断了李天的话。李天玄也是一脸诧异,若是说周文不看好吴羽应该也不会将其带回来才是。

    “怎么?你不是很愿意?”

    周文颔首回答:“弟子近日来杀心渐重,需要独自静修,恐不太适合再去收徒。”说着他脸上也是流露出一丝异样。

    “唉……”李天玄长长叹了一口气,在座的众人也皆是面露遗憾之色:“这么久了,没想到你还是忘不了啊!罢了,罢了,你好生静修便是。”

    “多谢师叔!虽然弟子不能收徒,但是弟子确有人选。”

    “谁?说来听听。”

    “二师兄那刚好缺一名弟子!”

    听见周文的话,李天玄原本舒展的眉目又一次重新凝聚,“你是说帆儿?”

    “正是。”

    沉默片刻后,李天玄长长舒了一口气,眼神打量着看向吴羽:“你觉得他可以?”话语之中带着一丝疑问。

    “我觉得可以!”周文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好,今日我就替我那不成器的二徒弟收你为徒,吴羽你可愿意?”

    吴羽听言立跪倒在殿前,虽然他不知道周文为何拒绝收他为徒,听他和李天玄的谈话好像另有隐情。但他知道,周文给他安排的应当是为他充分考虑的。

    “弟子愿意!弟子拜见师祖!”

    “好!”李天玄也是露出满意的笑容。“如此没事你们先下去吧。”

    “弟子告退。”

    出了殿门,不远处的广场上依旧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今天只是大会的初试,明日才会迎来**。只有在试剑大会上表现出色的人才有可能被幻虚剑宗的强者收入门下,更有甚者能直接拜八剑为师。想到他们挣得头破血流才有入门的机会,吴羽不得不为自己感到庆幸,因为有周文自己才能直接入门,要不然以他的基础恐怕最多还要在山上做三年童子,挑水劈柴。

    可是吴羽不知道的是,他接下要做的事依旧是挑水劈柴。

    “道长你为什么不愿收我为徒? ”出来殿门外的吴羽问道。

    “不是说了我杀心太重不适合收徒,还有你还叫我道长?”

    “哦,对不起师叔!”吴羽连忙改口,“但我认为这不是主要原因。”

    周文听言微微一楞:“你倒是不笨,我杀心太重只是其一。”说到这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配剑:“主要是我教不了你多久!”

    “教不了我多久是什么意思?”吴羽反复揣摩周文的话也没明白其中的意思。

    周文也不再解释,带头向前走去:“走吧,我带你去见你的师傅。”

    “你师父名叫杨帆,是掌门的二弟子,也是我幻虚剑宗第二剑断水剑的传人,二师兄为人正直善良,武功也远在我之上。只是多年前的一场意外,致使二师兄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从此二师兄便变得孤僻,独自一人不愿意说话。”

    “不能走路了吗?”吴羽心中暗暗刻画出师傅的形象,“无法行动,还性格孤僻,恐怕是个颓废的怪人吧。”

    周文看了看一旁的吴羽继续道:“此番我送你前去,不仅是想让你学得二师兄的武艺,更重要的是胸怀天下,刚正不阿的善良人心,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

    “好。”周文满意的点了点头,“二师兄没有侍从,你也是他唯一的弟子,日后你不仅要练武还要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可能会有些辛苦。”

    “弟子不怕辛苦。”

    “恩,前面就到了。”

    吴羽顺着周文的目光望去,是一个不大的院落,院落中只有两三间木屋,门紧闭着,上面的锁也生了锈不像是有人助的模样。

    周文带着吴羽站来到门外,朝着里面喊道:“二师兄我来看你来了。”

    声音落下,院中没有任何回应。周文也不觉得差异,推门就走了进去。

    院落中种着一颗硕大的梧桐树,地上布满了不知何时飘落的枯叶,由于太久没有人清扫的缘故已经开始变得发黑。

    梧桐树下坐着一位青年,正抬头仰望着天空。因为是背对着他们,吴羽只能看到他披在背后的长发和素白色的道袍,没有想象中的邋遢,然而是一片清爽干净。

    那人好像没有听到周文他们的声音一样,依旧坐在那里没有转身。

    周文见状也不气恼缓缓开口:“二师兄,我给你带来一名弟子。”

    声音落下又是一片诡异地沉寂,终于半晌之后那道青年背影终于发声“不是说我不要人服侍的吗?你让他走吧。”他的声音不是很好听,但很干净,给人一种莫名亲切之感。

    “吴羽不是来服侍你的,他是来学武功的,而且师叔他老人家已经收下他了。”

    “来学武功的……”听到这句话的杨帆突然一顿,的双手推动着轮椅也是缓缓转过来,那一刻吴羽第一次看见了他的脸,他原本认为这样的人应该是胡子邋遢不成人样,可是眼前的人却美到了极致,没错就是美。长发飘飘,眉飞入鬓,明眸皓齿,眉间的一点朱砂更是把这张脸点缀到了极致。

    吴羽从没见过生得如此好看之人,就连怡红院的花魁见了恐怕也会黯然失色,当然他也没见过多少女子,只知道怡红院的花魁是最漂亮的。

    只见他看了吴羽一眼,然后又移向别处:“真是麻烦,既然如此,就让他留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