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命运
    “糟糕!”周文心中大叫不妙。对没想到这欧阳落石竟然还有同伴,刚刚自己只注意和欧阳落石的战斗,竟忘记观察周围的情况!

    可灭魂剑此刻被欧阳落石死死卡住,片刻间他也动弹不得。

    “啊!……道长救命!”就在周文焦急之时,一声稚嫩且惊恐的呼喊声从他身后传来,令周文方寸大乱。

    “是吴羽!”周文顿时大怒,一股怒气从胸口直冲大脑,“给我死开!”体内真气瞬间暴涌,一股磅礴无比的气势陡然间从他剑尖爆发,隐隐有种毁天灭地之势。

    “轰!”一声惊雷,欧阳落石被一剑轰飞出去跌落在地上。

    然而只是欧阳落石牵扯的这一瞬,一切都已经为时过晚。不等周文飞回来,不知从何处飞来的人影如鬼魅一般,一把搂住李迹,然后不带片刻停留地吴羽的上空划过不见踪影。

    “吴羽!”李迹疯狂大吼,撕打着来人的手臂,然而却丝毫不起作用。

    “李迹!”吴羽也是惊呼,在那一刻伸出手立马抓住李迹的衣角想要将他救下来。可惜,那股力量不是他能够抗衡的,猛地将他扯到在地。

    那身影越来越模糊,直到慢慢消失在黑暗里。吴羽的脑海中浮现的全是来人的面孔,那是是个女子,她面无表情,眼神之中有种举世空灵的不屑,仿佛世间的一切都渺小如尘埃。她不知从什么地方而来,带着李迹就这样消失不见,即便她从吴羽的上空飞过,却没有多看吴羽半眼,就好像从来没有这个人存在一样。可吴羽却深深记住了她,是她带走了李迹,是她就此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天空中的人影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深邃夜空和点点繁星。可吴羽依旧凝望虚空,仿佛李迹从未消失一样。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弱小,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多么没有,就连李迹也救不下来,他也是第一次有了变强的**。

    吴羽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儿时和李迹玩耍的景象,即便家园被毁,亲人丧尽,他们都相依为命;即便有再多的困难,他们也不离不弃。吴羽伸出去的右手僵在半空,他紧握的拳头之中有一块角粗糙的麻布,那是李迹的衣角,是他从李迹的衣裳上扯下的,他拼命地想要拉住的,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那天,他没有抓住李迹;那天,他是去了自己唯一的伙伴;那天,他变得无比自责。以至于日后吴羽常常在睡梦中惊醒,要去寻找李迹的下落,他觉得是他弄丢了李迹。

    那一刻,吴羽没有像往常一样大哭,也没有吵着周文去把李迹找回来,仿佛一切都从那时开始改变,吴羽也瞬间变得懂事。

    入夏的夜风带着丝丝凉意,零零散散的虫鸣也再次在林间响起。周文带走了他,欧阳落石也在不经意间偷偷溜走,而李迹则是随着那位神秘女子不知去向,

    离开望山郡也有些时日,一路之上周文和吴羽遇见了不少魔教之人的袭击,好在没有什么厉害角色,都被周文一一击退。连夜里的赶路周文和吴羽已是来到中原腹地,这让周文长长松了一口气。到了这里魔教众人想来会安分许多,毕竟江湖各大门派对昆仑魔教可谓是恨之入骨。

    如今李迹被人夺去,想来也是落入了魔教手中,偏偏是他又开来鬼瞳,此事还得迅速禀报师长。

    “哎,你们听说了吗?幻虚剑宗的招试大会明天就要开始了!”正在思索的周文被茶馆里激烈的讨论声打破了思绪。

    “是吗!那可是十年一遇的盛会啊!”又有人应和道。

    “可不是,各路天才云集,听说京城尹家的大少爷,试剑山庄王家的小公主还有南溪阁的少当家全都冲着幻虚剑宗而去了。”

    话音刚落。许多人都露出异样的神色,满脸不信“虽说幻虚剑宗是武林至尊,可你说的那几人家势门派都不弱,没有必要为了幻虚剑宗冲破头颅吧!”

    “你懂个屁!你们以为这只是一次简单的招试大会吗?”

    诸人目光一闪,凝视着说话的青年。

    “难道还有别的意义?”

    “那可不,如今魔教势力兴起,中原武林也是危在旦夕,江湖各门各派也是想借此机会相遇,一来是商讨应对魔教的对策,而来是选出这武林盟主之位!”

    “什么!”众人皆是大惊,“武林盟主之位不一直是由幻虚剑宗的掌门担任吗?”

    那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你们就有所不知道了,幻虚剑宗掌门年事已高,而且多年前与魔教的交战中身受重伤,这才会借这次机会选出下一届盟主的接班人。”

    “哦,原来如此!”众人一旁恍然大悟的表情,“难怪各门各派的天才妖孽人物都奔着幻虚剑宗而去。”

    周文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边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离开的太久了,有些事情自己竟然也不知道。

    “道长他们说得都是真的吗?”一旁的吴羽也好奇问道。

    周文笑了笑:“真不真无所谓,你只要知道好好修炼武功就行,其他的事情不要管他便是,一切都有定数。”

    “不要管他,好好修炼。”吴羽心中默念,暗暗记住了这句话,旋即又开口道:“可是道长,我很笨,我怕我练不好。”

    “你不想救会李迹了吗?”

    “我想!”提到李迹吴羽立马一脸严肃且凝重,他对自己发过誓,一定会把李迹带回来。

    周文脸色微微缓和,细心叮嘱道:“那就不要怕自己笨,天赋对修炼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后天的努力和积累,世间天才千千万又有几人能成为一代宗师,所以不要好高骛远,一步一步地走才是关键。”

    “谢谢道长,我记住了!”

    “恩,快些吃吧,吃完我们还要继续赶路!”

    天色渐渐暗下,残阳西徒,暗红色的天际从西边不断蔓延,一路上的长途跋涉让周文和吴羽都身心疲惫。想到明天就能到山下,周文也是松了一口气。他回过头去,看见吴羽正凝望着西边的那片火烧云。

    问道:“想什么呢?这么专注!”

    “我在想,太阳下去了,黑暗就要上来了……”

    (新书求推荐、收藏!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