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望山郡
    十年一次,又到了幻虚剑宗广收天下门徒的时候了。在这妖魔当道,征战不断的混乱时代,能入得像幻虚剑宗这样的门派学得一招半式,都是不可多得的期望。

    青叶山下的望山郡是附近唯一的一座城池了,这里的北面就是昆仑山地界,昆仑山上的大光明顶乃是魔教的圣地,而这方圆百里之地全部笼罩在魔教的势力范围之内。

    云来客栈的老板是土生土长的望山郡人,如今世道也不太平,他也想着变卖些家产,好早日可以搬迁到中原去,毕竟听说那里有幻虚剑宗,总比天天在这提心掉胆要好。

    如今生意也是越发难做,他正思索着要早日行事才是,客栈里进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也是日落前唯一的一位。

    小伙计连忙笑脸迎了上去:“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来的人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衫,里面透出天青色的衬里,束发衣冠下面容俊挺,气宇轩昂,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入门时腰间的配剑也是微微一震。

    “住店,给我一间上好的包房,不要来打扰我!”周文环顾四周,心想这望山郡还真是冷清。

    周文本是幻虚剑宗观日峰首座,十年一次的大会即将到来,他特奉掌门之命下山寻找习武奇才,来面对魔教的冲击。近些年来,大光明顶对中原武林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自从来到魔教的势力范围后,他也变得格外小心起来。这间房间倒是清净,周文打开临街的窗户,沿街望去,稀疏的两三道人影,不少店铺也是早早地关上了门,还在营业的也只是那些驿站之流,此地当真是凄凉。

    进入房间后的周文便打坐休息,他连夜赶路终是在今天日落前赶到了望山郡想是在明天再寻找最后一次,若是还是没有遇见便打算回山复命。可看着望山郡此番景象,想必明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收获。

    天色渐渐黑了,一轮明月爬上了北面的山头,望山郡的白天比起中原来要短的好多,本来人就不算多的小郡在夜晚更是没有人出门,只剩下吱吱的虫鸣响彻在夜空中,而今夜似乎连虫鸣都安静了许多。

    周文从入定中醒来,借着蜡烛的火光想要梳洗一番。悠悠的火光从他身后把他的身影拉地足有一方墙的高度。刚把手伸入盆中,呼地一声,他忽然感觉到屋里的蜡烛一整晃动,仿佛有人想要吹灭它一般。

    “谁?”周文猛然回头,手指按在腰间,佩剑灭魂在鞘中应和出低低的长吟。

    入夜的风吹进来,摇动桌上的残灯,没有一丝一毫人的气息,只有门扉和窗户在风中吱呀吱呀轻响。

    周文的眼睛里闪过雪亮的光,然后终是缓缓放下按剑的手,继续洗漱干净。

    此时的窗外却是趴着两道身影不时地朝里面张望着。

    吴羽和李迹本是城外的老虎冲人,村里大部分的人死在一次武林交战中,他们的父母也在那一场大战中去世,他们本是普普通通家庭的孩子,却遭受了本该不属于他们的波及。沦为孤儿后,他们便相依为命,进城干起了见不得人的勾当,终日行窃度日。虽说有时被抓住免不了一顿毒打,到终究还是活了下来,这年头能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不,今天看到周文一身华丽的打扮,想必也是有钱的主,身上油水肯定多,才悄悄半夜翻到客栈来,伺机行动。

    “他怎么还不睡?”窗台下吴羽有些耐不住,用手朝着李迹比划到。

    “我怎么知道!再等等吧!”二人行窃多年,早已有了他们自己的一套交流方式。

    “什么人!”

    可就在二人焦焦急等待之时,一声大叱让吴羽与李迹二人一阵大惊。夜里巡夜的伙计此时正站在廊道的另一头提着灯笼朝着这边照来。

    “糟糕,快跑!”吴羽回过神来焦急道,他一把抓住李迹的手朝着另一边跑去。

    “站住!别跑,快来人啊,抓贼啦!”那伙计大声呼喊却迟迟不敢上前,看着二人的动作,显然是什么不法之徒恰巧被他撞见,于是他就大声吼了起来,这三更半夜的,若是他一个人,他才不敢上去,万一自己有什么闪失那就是得不偿失了,而且这世道也不太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才大叫吓唬吓唬走就好。

    谁知他一声大叫后,只见那间客房得窗台上,猛地闪过一道身影。

    他还没看清楚,只听“啊。。”地一声,那奔跑的两人竟在廊的尽头纷纷摔倒在地。二人的身旁也是隐约看见一道身影,抱剑而立。

    伙计看是有人出手也是,也是硬着头皮跑了过去,见那人正是今天来的房客,也不觉得诧异。

    “竟然又是你们两个小贼!”那伙计一眼就认出了吴羽和李迹,之前他们也来这家客栈偷过,被抓后老板倒是仁慈放过他们几回,没想到他们今天又来了。

    “两个小贼倒是惊扰到客官了,我这去带他们去见官!”伙计说完伸手便是玩拉起他们。

    “我不去!我不去!”一听要去见官,吴羽遍大叫了起来,他自是知道官府是吃人的地方。“大侠我错了,我错了,求你救救我,我再也不敢了。”

    周文眉头一皱,也是没说些什么,倒随了他冷漠的性格。

    李迹也是拼命挣脱,但却一言不发也不见求饶。

    那伙计才不管这些,一把将吴羽抓住。吴羽只是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抓住自己的肩膀,双手竟不禁松开了周文的大腿,惊恐地望着那个小伙计。

    “他体内有东西!”

    不只是谁的一句话让在这一刻诡异的响起。

    伙计抓住吴羽的手也是瞬间一僵。

    “你刚刚说什么?”周文朝着一旁竟安静地站着地李迹问道。

    “他体内有东西!”李迹还是面无表情望着那小伙计,“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能看见!在他的脑子里,会动!”

    这一刻,周文也是清楚地听见李迹说了什么,双眼警惕地盯着这个伙计,手中的灭魂也不觉握紧了些,可即便是这一刻他也没看出这伙计有什么端倪来。

    “什么东西?客官你莫言挺这小鬼胡说,这二人是这里的惯犯。”那伙计说完也是要伸手把李迹也抓走。

    望着伸来的手,李迹的脸庞也露出一点恐慌,毕竟只是这个年纪的小孩而已。

    碰的一声,那伙计的手竟被周文用内力弹开了。

    “客官您这是什么意思!”伙计显然是有些恼怒。

    “胡不胡说,你让我检查一番。不然,今夜你也不要离开了。”说着,手中的灭魂也是微微一震。

    “好好好!如此你就来检查吧。”那伙计也是有些恼怒,跑来抓贼那人还轻信一个贼娃的话,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还脑子里真是可笑!

    周文害怕事有蹊跷,这里临近魔教,万事得小心行事,他不敢用手去触碰,掏出玄镜向着伙计额头照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