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听好了,他们是我家人
    “恩?”狼哥愣了一瞬,旋即猛地看向叶秋,恶狠狠的道:“你特么谁啊!”

    叶秋也不废话,右臂一挥,抓着狼哥的头发就是往外拽,“来,跟我过来,我告诉你我是谁。”

    方才他早就到了门口,担心疯家人太老实,不敢实话,就在外面听到了一会儿,却没想到听到了这种让他无法忍受的事情,胸中的怒火骤然爆发!

    难怪疯这些年总往家里寄钱,家里还是这种模样!

    全都是被狼哥一群人欺负的啊!

    镇长儿?

    镇长儿就牛逼了?就能随便勒索人了?

    勒索的还是自己兄弟的家人!

    三番两次的勒索就算了,现在连疯牺牲的抚恤金也要抢走!

    还口口声声要弄死疯的孩!

    这叶秋怎么能忍?

    今天还好是自己带人来了,否则疯的家人得被欺负成什么样?

    不过,他还是稍稍忍耐了一下,疯家里只有女人,老人和孩,在这里动手可不太好。

    “你们什么人啊!”

    “特么的,你们要干什么!”

    “知道我们狼哥什么身份吗?”

    见叶秋一上来就动手,其他混混叫嚣起来,撸起袖,一副要干架的样。

    “都给我带出来。”叶秋懒得理会,疯家里有女人,有老人,还有孩,对着黄振天等人命令了一句,立刻拽着狼哥走出房间。

    其他混混也被黄振天等人推了出去。

    紧接着,叶秋轻轻关上房门,又拽着狼哥来到了院中间。

    “特么的,你们什么人啊!知不知道我是镇长儿!”狼哥呵斥了两句,想要推开叶秋,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用力,都无法从叶秋手里挣脱。

    砰!

    叶秋二话不,按着狼哥的脑袋,上去就是一个膝撞,瞬时间,鲜血喷洒,狼哥感觉自己的下巴都要碎了,几颗牙齿也被打得粉碎,四散飞落!

    “我艹,你……”

    狼哥倒飞出去,重重摔落在地,用力捂着高高肿起的半边脸,整个人彻底懵逼了!

    疯家的大门并没有关,此时外面还有一群村民在围观着两辆奔驰,不停感慨着,突然被巨大的声响惊醒,齐齐看了过来。

    下一秒,整片空间都凝固了。

    寂静无比!

    外面的村民们,全都傻眼了,嘴巴张的老大,迟迟回不过神来!

    任谁也没有想到,镇长的儿,居然被打了!

    几秒钟后,门外的村民们突然炸了锅!

    “我,我的老天爷啊,这群人是什么人啊,怎么把镇长儿给打了?”

    “完了完了,这群人看起来也不简单,这次事情可闹大喽。”

    “那可真不准,这几个人的确看着厉害,可是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哩,他们连镇长的儿都打,到头来肯定是他们吃亏。”

    “关键是会连累二牛家啊,以前老李得罪了他们,直接被打成了半身不遂,这群人狠辣着呢!而且我听,这伙人手里有枪啊,真枪咧!”

    村民们声议论着,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叶秋一边的人肯定会吃亏。

    就在这时,狼哥嘴角突然泛起一抹阴冷的笑,恶狠狠的看着叶秋,“你可以的,居然连我都敢打,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着,他的右手伸进兜里,而后又猛地缩回来,竟拿出了一把漆黑的枪!

    顿时,人群中再次传出阵阵惊呼。

    “我的老天爷啊,枪,枪啊,镇长儿拿枪了!”

    “完了完了,这下要出人命了,这群人再能打也斗不过枪啊!”

    “跑跑跑,快跑啊,弹可不长眼,别被打死了!”

    看到真要动枪,门外的村民们顿时变得混乱,大喊大叫着,四散逃窜。

    “特么的!”狼哥用枪指着叶秋,嚣张无比的道:“以为穿着一身西装就牛逼了?就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告诉你,你再牛逼,老也能一枪崩了你!”

    “崩了他!崩了他!”

    “崩了他!”

    周围的混混们兴奋的尖叫起来,纷纷用怜悯的目光看向叶秋。

    狼哥阴狠的笑着,要扣动扳机,射杀叶秋!

    但,就在这一瞬间,叶秋动了!

    他整个人如同鬼魅一般,瞬间窜了出去,眨眼间就到了狼哥身前!

    下一秒,狼哥傻眼了,嘴巴微张,愣愣的站在那里。

    不仅是他,所有的混混都懵了!

    这,这什么情况?

    发生了什么事儿还没看清楚,狼哥手里的秋就落在了那个男人手里?

    咔嚓!

    众人愣神之际,叶秋右手转动了两下,眨眼间居然把枪拆成了几截,又仍在地面踩了个粉碎。

    “看在你那么嚣张的份上,我也告诉你,我玩枪的时候,你还在撒尿玩泥巴呢!”

    叶秋神色冰冷至极,话的同时,直接就是一记鞭腿,将狼哥扫翻在地!

    来欺负疯的家人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带枪!

    简直就是找死!

    “现在,我告诉你我是什么人。”想到狼哥对疯家人所做的那些,叶秋怒火燃烧的更加猛烈了,抬起一脚狠狠跺在狼哥手腕上!

    “听好了,疯,就是你们的二牛,那是我兄弟!”

    “他的家人,全都是我的家人!”

    话的时候,叶秋更加用力的蹂躏着狼哥的手腕。

    “嗷!啊疼啊!疼疼疼!”

    钻心的疼痛,让狼哥发出阵阵杀猪般的哀嚎声。

    “听清楚了没!”叶秋冷声喝问!

    “听,听清楚了。”

    感受到叶秋的狠辣,狼哥哪还有胆废话?鸡啄米般连连点头,哭丧着脸哀求道:“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欺负人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错了?”叶秋冷笑,淡漠的道:“早干什么了?欺负我家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错了?”

    砰!

    话落,叶秋右脚猛地抬起,又是一脚狠狠跺在狼哥手腕上。

    咔嚓!

    这一下,狼哥疼的满脸涨的通红,浑身不断抽搐,感觉自己手腕的骨骼像是变成了粉末一样,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他话都不出来了。

    “听好了!”

    叶秋抬起一脚狠狠踹在了狼哥肚上,阴沉着脸,淡漠的道:“今天,我是来看我兄弟的家人的,这里也是我兄弟的家,我不想你的血污染了这里。

    这次我只废你一只手,如果再有下次,我让你好好感受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另外,回去赶紧把以前勒索的钱全都送来,一分都不能少!”

    “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哥,我错了,真知道错了。”狼哥吐出两口酸水,眼泪都哗哗的流了出来,一个劲的点头求饶。

    叶秋冷哼一声,扫视了其他几个混混一眼,“每个人,废掉一只手,扔出去!”

    话落,他转身回到了屋里。

    “你,你们是什么人?”即便是听到了狼哥几人被狠狠教育了,姜月兰还是显得很恐惧,抱着孩和老人蜷缩在一起,恐惧的看着叶秋。

    叶秋笑了笑,温和的道:“弟妹,别紧张,我叫叶秋,是疯,也就是二牛的兄弟,我这次来,就是听孩出生了,特意过来看看你们的。”

    “叶秋?你就是叶秋?”

    听到叶秋的名字,姜月兰顿时激动的都要哭了,哽咽道:“我听过你,二牛每次写信回家都提起你,你是他们的王,等孩出生了,你就是孩他干爹。”

    “二牛他还想亲自看着你认干儿,可是,可是现在他死了,他,他再也看不到了啊……”着,姜月兰身体也剧烈**起来,汹涌的泪水夺眶而出。

    叶秋眼角抽搐了两下,快步走过去,心翼翼结果疯的儿,抱在了怀里,“相信我,疯会看到的,天堂上的他一定会很开心。”

    安慰了好一会儿,姜月兰的情绪终于缓和了很多。

    不过,疯的母亲似是受到了不的惊吓,始终蜷缩在那,不停的**着。

    姜月兰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对着叶秋挤出一丝笑容,伸手指了指另一边的年轻女人,道:“她叫姜丽丽,是我妹妹。”

    “我知道了。”叶秋笑着看了姜丽丽一眼,心翼翼的把疯母亲抱到了炕上,而后随意找了个话题,和姜月兰两人聊了起来。

    刚聊了没几句,旁边的卧房里突然传出一阵呜咽声。

    “糟了!”姜月兰顿时被吓了一跳,赶忙跑进去看看情况。

    叶秋也跟了上去,紧接着便看到,疯的母亲躺在炕上,浑身剧烈的抽搐着,痛苦无比。

    “是心肌梗塞。”姜月兰看了看叶秋,又跑去柜那里翻了两下,发现急救药没有了,顿时手足无措。

    “别紧张,赶紧送医院!”叶秋也不废话,立刻抱起疯母亲冲了出去,放进车里,驾车一路狂飙,火速赶往镇里的医院!

    姜丽丽和黄振天一群人也跟了上去。

    众人刚刚离开没多久,疯家门口不远处的巷里。

    “麻痹的!”狼哥咬牙切齿,凶狠的看着疯家的房,整张脸都扭曲到了极点。

    这群人连自己都敢打,可不能这么就算了!

    不一会儿,狼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冷冷的道:“我是你狼哥,赶紧带人开铲车来二牛家,把这蠢货的家给我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