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6.纪主播的父亲
    美食享受过后,芊芊和朵拉出乎意料之外的争抢着去厨房洗碗。

    只是,当厨房里再次传来熟悉的噼里啪啦的声音的时候,苏越无奈的起身。

    苏越觉得自己这次彻底的栽了,之前还是私人护理,这次恐怕要沦为男保姆了!

    苏越和苏南山离开的时候,芊芊和朵拉兴奋的又唱又跳,她们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而苏越就没有这么开心了,刚一到家,爷爷就让他把刚买的中药拿去煎了,爷爷对煎中药的要求极高,所以,近乎两个小时里,苏越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那个煎药的砂锅。

    两个小时之后,苏越把煎好的中药端给苏南山。

    “端给我干嘛,你喝了!”苏南山跟苏越说话一向没有什么好脸色,即便苏越什么也没做错。

    “我好好的,干嘛喝中药?”苏越很是不解。

    “好好的个屁,让你喝你就喝,难不成,我会毒死你?”苏南山瞪着眼道。

    苏越无奈,只得仰起脖子把中药给喝了,还好从小养成了喝中药的习惯,他倒没觉得难喝。

    喝完中药之后,老爷子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我听说上次他们沙林毒气中毒了,就你没事儿?”苏南山扫了一眼苏越,问道。

    苏越点点头,“我也觉得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是我苏南山的孙子,从小给你喝了那么多中药难道是白喝了?”

    是因为从小喝中药的缘故?而不是因为那个斗姆女神?苏越有些疑惑,本想跟爷爷说说自己的事情,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起,索性也就不说话了。

    “那俩丫头我看着不错,你要好好待人家!”苏南山丢下一句话,然后就回了房间,留下苏越一个人独自凌乱。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朵拉给纪雅涵打了个电话,把新房子的地址发了个共享给她。

    纪雅涵都快忙晕了,回了朵拉一句,让她帮忙把自己的换洗衣服先带过来,她晚上可能会迟点回来。让芊芊和朵拉不用等她。

    两人只好又开车去了希腊花园,把纪雅涵的衣服以及生活用品搬到了望海公寓。

    这天晚上,纪雅涵加班到很晚才回来,还好朵拉有先见之明,下午的时候就让跑腿的把钥匙给她送到了电视台,所以纪雅涵才不至于露宿街头。

    第二天一早,旷课一整天的芊芊和朵拉不得不比以往早起半小时,因为,这里去学校比以前远多了,但是,为了能和苏越做邻居,她们也是忍了。

    纪雅涵也很忙碌,作为电视台的股东之一,她和蓝松已经连续加班好几天了。

    看到蓝松列出来的邀请名单,纪雅涵皱了皱眉头,“沈硕腾也被邀请了?”

    蓝松点点头,“沈家在我们电视台投放的广告费这么高,不邀请的话恐怕影响不好。”

    “可是.......”纪雅涵张了张嘴,没有说下去。

    “这份名单**oss已经确认过了!”蓝松打断了纪雅涵。

    “好吧,那**oss......”纪雅涵又想问些什么。

    “他很忙,等过段时间,他就会过来这边的。”蓝松知道纪雅涵要问什么。

    “那好吧,我先去忙了......”纪雅涵走了出去。

    看着纪雅涵离去的背影,蓝松无奈的摇摇头,苏越啊苏越,你这干的都是什么事儿,相帮人家就直说,这么背后当护花使者有什么用?

    又是忙碌的一天,一直到了下午,纪雅涵才有空看一下手机,却发现了几个未接来电,看到号码,她眉头皱了一下,但还是走到阳台去,回拨了过去。

    “雅涵,是你吗?”电话那端传来纪贤秋的声音。

    “是我,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纪雅涵的声音很冷。

    “雅涵,爸爸病了,你能来看看我吗?”纪贤秋的声音低沉而又虚弱。

    “我很忙......”纪雅涵脱口而出,却没有挂断电话。

    “雅涵,爸爸知道你忙,可是我真的很想你,年纪大了,人也变得伤感了......”

    纪雅涵感觉自己的眼角有些发涩,她就是这样,别人对她冷漠无情的时候,她能撑住,但是,一旦跟她来软的,她就有些受不了了。

    “生病了就去医院吧.......”纪雅涵的声音低了下来。

    “去过了,医生让我住院,可是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跟你一样,爸爸也对医院的味道过敏......”

    纪雅涵的眼泪无声的掉下来,无论她怎讨厌他,他始终是自己的父亲,自己的身体里流淌着他的血液。

    “你现在在哪?”纪雅涵擦干了眼泪,恢复了平静。

    “我在家里,雅涵,你要是很忙就不要过来了,我就是想你了......”

    “我知道了......”纪雅涵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端,小洁对着纪贤秋竖起了大拇指:“贤秋,你真行,不去演电影真是亏了!”

    “小洁,你说雅涵她会来吗?”纪贤秋还是有些不太确定。

    “放心吧,依我对她的了解,她肯定会来的,等会他要是来了,你别提沈公子的事情,就说说家里生意的难处,她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小洁狡猾的笑着。

    纪贤秋也微微点头,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

    纪雅涵把手上的工作交代给了助理,然后匆忙启动了车子,往那个曾经的家里开去。那个她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那个有她无数快乐回忆的家,那个再也没有了妈妈的家。

    “雅涵,你可来了......”小洁听到敲门声,连忙出来迎接。

    “我爸怎么了?”面对这个女人,纪雅涵无论如何也没法做到波澜不惊。

    “哎,最近生意上出了些问题,他就病倒了,又不肯去医院......”小洁叹了口气。

    “雅涵,你可来了......”躺在床上的纪贤秋挣扎着想起来。

    “你身体不好,还是躺着吧!”纪雅涵说着。

    在这个熟悉的家里,她感到一阵一阵的寒意。她甚至有些后悔过来了。

    “你能来,爸爸很高兴......”

    “你生意怎么了?”不知怎么的,纪雅涵并不愿意听到父亲说这些示弱的话。

    “还不是因为沈家,哎!不说了,不说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望海公寓的地下停车场,秦昊把一叠资料递给苏越:“大哥,这就是沈家以及沈公子的资料,另外,最近沈家跟纪贤秋的联系好像很密切.......”

    “纪贤秋是谁?”苏越问道。

    “纪主播的父亲,不过,据说纪主播跟他父亲的关系并不太好。”秦昊如实说着。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