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沈公子不适合你
    “认识啊,怎么了?”朵拉仰头看着苏越,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依依很单纯,你可别把她带坏了。”苏越笑笑。

    “苏越,你这话什么意思?老娘我难道不单纯了?”朵拉气急道。

    “恩,整天把小黄瓜和小菊花挂在嘴边的女人,你说单纯吗?”苏越邪恶的一笑,快速的闪开,果然躲过了朵拉的一记偷袭。

    “我吃寿司,吃寿司!”苏越再次跑到餐厅,拿起几个寿司。

    连续几次的偷吃,他也吃的差不多了,估计晚饭都不用吃了,当然,她们接一下午的劳动成果也已经被苏越消灭了一大半。

    “臭苏越,这是我做起来给依依吃的,你竟然都吃光了!”朵拉恨的咬牙切齿。却是再也不敢像之前那样再说苏越有小受的潜质。

    楼上,纪雅涵的房间里,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略带绯色的面孔,她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今天的事情真是太丢人了,她一向是个沉稳冷静的人,怎么一遇到苏越就乱了阵脚呢,把沈公子叫来已经够幼稚的了,后面竟然还让苏越主导了局势,而自己则像个小丑一样任由苏越摆布,玫瑰花过敏?亏他想的出来,可是,自己为什么不解释呢?想到这些,纪雅涵的脸更红了。

    苏越跟乔楚真的没有什么吗?想到这个问题,纪雅涵又开始纠结了,调查到的那些资料倒是没有看出来苏越跟乔楚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可是那个乔楚,分明就是对苏越有意思啊,两个人还成了荧屏情侣,想到这个,纪雅涵的心又乱了。

    纪雅涵陷入矛盾的境地的时候,桌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人,顿时皱起了眉头。

    电话响了四五声之后,她还是烦躁不安的接起了电话。

    “你又打电话给我干嘛?不是跟小老婆过得很甜蜜嘛!”纪雅涵沉下了脸。

    “雅涵,怎么这么跟爸爸说话呢?”电话那端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此人正是纪贤秋,纪雅涵的亲生父亲。

    “那我要怎么跟你说话?祝你新婚快乐?早生贵子吗?”纪雅涵的肩膀开始微微颤抖。

    “雅涵,你这孩子.......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晚上有空吗?爸爸想请你吃个饭,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了,爸爸也有些想你了......”纪贤秋说道。

    “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想你压根就不想见到我,而我也一样.......”纪雅涵毫不留情的说着。

    “雅涵,你怎么这么跟爸爸说话,爸爸也是为了你好,刚才沈公子打电话给我,说去你家了,那个苏医生是怎么回事?”

    果然,纪雅涵猜测的一点儿也没有错,她这个所谓的父亲,找她从来不会是因为想她请她吃个饭这么简单。

    “这是我的私事,我想你无权过问吧,你还有事情么?没事的话,我要挂电话了。”

    “雅涵,你等等,听爸爸把话说完.......”

    纪雅涵没有挂电话。

    “雅涵,爸爸知道,你对我跟小洁的事情有误解,可是,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一家人哪有解不开的疙瘩,等哪天我做东,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咱们握手言和,好吗?”纪贤秋开始打温情牌。

    纪雅涵胃里一阵翻腾,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已对父亲这些话免疫了。

    “你如果再说这些的话,我真的要挂电话了。”

    “好好好,雅涵,你听爸爸说,沈家家大业大,在密州地位显赫,你要是能嫁进沈家,那可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我想你妈妈也会替你开心的.......”

    “你不要提我妈妈,你不配!”纪雅涵忽然变得激动,肩头剧烈抖动着,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好好好,我不提,不提,雅涵,你是个优秀的女孩子,长得漂亮,又有文化,沈家能看上你,是他们有眼光,所以......”

    “所以,为了你的事业发展,我就算是不喜欢也得嫁到沈家去是吗?纪贤秋,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恶心,不要做梦了,我不会为了牺牲自己的感情的。”纪雅涵说完,气愤的挂断了电话。

    “贤秋,她还是不愿意听你的话吗?”纪贤秋的身边,一个穿着真丝超短睡衣的女子靠过来,在他的胸口摩挲着。

    “这丫头,脾气跟她妈一样臭!”纪贤秋气得脸色发青。

    就在半小时之前,沈公子打了个电话给他,他万分欣喜,还以为又能接到什么大单子呢,没想到的是,沈公子一上来就气势汹汹的警告他,说他女儿已经在跟一个叫苏越的医生勾搭在一起了,他连忙解释,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好一番安抚之后,沈公子这才消了气,不过,也是对他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她女儿再这么不识抬举的话,沈家跟纪家的所有合作都将随时终止。

    纪贤秋一听这话可是吓坏了,纪家这些年的生意并不景气,仅有的几个大项目也都是跟沈家在合作,要是沈家大公子不高兴了,终止合作,他岂不是要喝西北风了?

    所以,一番深思熟虑之后,纪贤秋便给纪雅涵打了个电话,没想到竟然还碰了一鼻子灰。

    “贤秋,我看啊,你也别太着急,这事儿,急不来,纪雅涵那丫头,就像一头桀骜不驯的小豹子,来硬的是不行的,适当的时候,你得给她来点儿软的.......”叫小洁的女子妩媚的笑着。

    “我是他老子,凭什么对他软?”纪贤秋瞪大眼睛道。

    “贤秋啊,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这样.......”小秋在纪贤秋的耳边低语几声,纪贤秋将信将疑,“这真的有用?”

    “你就听我的吧,我这是连环计呢,保准她乖乖的听你的话!”小洁得意的媚笑着。

    “好,听你的,小洁,你真是我的贤内助,不像那个冷冰冰的娘们儿.......”纪贤秋说着,一手大手就伸进了小洁的真丝内衣。

    “哎呀,提那个死人干嘛啊,晦气,贤秋,你轻点.......”

    房间里一番醉生梦死的场景。

    纪雅涵下楼的时候,苏越已经走了,不过却留了一张纸条给她。

    纪雅涵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沈公子不适合你,趁早断了念想吧。

    看到这里,纪雅涵气得皱起了眉头,什么啊,她什么时候对沈公子有过念想了?再说了,我跟谁合适也不用你管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心底却蓦然升起一阵甜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