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9.人工心脏
    苏越得到这个答案并不意外,因为,他是经过调研之后得出的结论,只是,东远集团那帮老家伙,看起来是那般顽固不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改变主意了呢?

    “林叔,是你给他们施压了吧?”苏越笑问,私下的场合,苏越都是称呼林硕怀为林叔,这也是林硕怀的意思。

    “你小看我了吧?我要是给他们试压,昨天在会议上就直接拍板了,我可不是昏君!”林硕怀哈哈大笑。

    “那吴兵临他们.......”

    “我也奇怪着呢,说起来你都不信,除了俊武之外,吴兵临是第一个同意你的方案的,苏越,你老实告诉我,昨天会议上,你说吴兵临的那些事儿,不会是真的吧?”林硕怀并不傻,吴兵临这个老狐狸,要不是戳到他的心窝子,他一般是不会认同别人的观点的。想来想去,恐怕也就是苏越后来说的那几句话起了作用。

    “林叔,你看我是会骗人的人吗?”苏越笑道。

    关于吴兵临吃中药的事情,其实是他推断出来的。

    会议之前,吴兵临刚刚喝了一大碗中药,中药里面,恰巧就有一两片淫羊藿的叶子,苏越从小跟着爷爷上山采药,对各种中药的形状已经了如指掌,加上他又无意识的透视吴兵临的下身,便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淫羊藿这味中草药,由于前几年价格虚高,后来种植量大增,价格在前年崩盘,那之后,再也没人种植,所以,市面上的淫羊藿都是仓库存货,由于其价格低廉,药材公司自然也不会花费人力财力去储存,所以,市面上的淫羊藿大多都是发霉变质的,非但没有疗效,恐怕对身体还有危害。

    “你小子,就知道你鬼点子多,西部那块地的种植管理方案,我已经批了,接下来要是有什么技术问题,你可得全力协助!”这才是林硕怀打着电话的重点,东远集团制药分部忽然大举进攻中草药市场,很多竞争对手都等着看笑话呢,他可不想成为笑柄,所有,苏越就成了他唯一可以依赖的救命稻草。

    林硕怀刚刚收购了电视台百分之十的股份,虽说他跟纪雅涵的关系在那,但是终究也是给自己面子,所以苏越不能翻脸不认人,于是便爽快的答应了,再说了,东远集团他也是有股份的,虽说只有百分之一,但是,也算是一个小股东了,他不能看着东远集团亏损。

    挂了电话,苏越又开始翻阅资料,没看多久,露莎就急匆匆的跑过来,“苏医生,蓝松他.......”

    “他怎么了?”见露莎神情慌张,苏越便知情况不妙,一边问着,一边往病房跑去。

    “他,他心跳没有了......”露莎已经哭出声音来。

    心脏骤停!

    苏越心下一紧,赶紧冲进病房,就听到监护仪上一阵刺耳的报警声,心电图已经显示一条直线!

    苏越快步走到蓝松床前,右手握拳在他胸骨正上方用力锤击下去!

    竟然没用!

    苏越长吐一口气,又握紧拳头,再来一次,可是心电监护上还是一条直线!还是毫无效果!

    苏越眯起眼睛,看到蓝松肥大的心脏正在剧烈的抽搐着,就像是做着垂死的挣扎一般,苏越暗暗叹了口气,他的这颗心脏,负荷确实太重了啊,外力刺激已经不足以让他恢复自主心跳了。

    “苏医生,请你,一定,一定救救他!”露莎已经全身颤抖。

    “我会的!”苏越冷静的说着,然后从旁边的抢救箱里拿出一支强心的药,用大号的注射器抽吸了药液之后,他拿起注射器,往蓝松的胸腔的位置刺去。

    “苏医生,你要干嘛?”看倒苏越拿着那么长的针头就要扎向蓝松的心脏,露莎吓坏了,连忙问道。

    “现在他重性心肌无力,心脏锤击和按压已经对他没有作用,必须尽快增强心肌收缩力,静脉用药已经来不及了,必须心内用药!”苏越一边说着,一边把针头刺进蓝松的心脏。

    苏越眯着眼睛,一动也不敢动,就这么全神贯注的把药液缓缓注入!

    抽出注射器后,苏越双手在他胸腔部位缓缓按摩了两三下,他便看到心脏恢复了节律性的跳动。

    而露莎,看到心电监护仪上那条直线慢慢变得弯曲,最终变成规律的心电图的波形的时候,整个人瘫软在了椅子上。

    “苏越,谢谢你,谢谢你救了他的命!”病房外,露莎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苏越:“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希望你能收下。”

    苏越苦笑着摇摇头:“我是医生,这是我的职责,更何况,我也是蓝松的铁粉,我也希望他能够尽快好起来,尽快回到演播室。”苏越婉言谢绝了露莎的好意。

    “看来乔楚说的没错,你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神医。”露莎想起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发自内心的说着。

    “他只是暂时脱离了危险,这样的情况,可能随时还会发生,下次,恐怕就不会这么幸运了......”苏越忧心忡忡的说着,作为医生他太知道蓝松这种情况的严重后果了。

    “心脏供体大约多久会有?”苏越又问。

    “还不清楚,不过一直在跟几个国家的器官库联系,由于他的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什么时候能有供体真的不好推断......”露莎说着,又擦了擦眼角。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恐怕不能坐等,要采取措施了!”苏越沉思一会儿,果断抬头说道。

    “苏医生,你有办法?”听苏越这么一说,露莎脸上露出希望的光芒。

    “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有些冒险,而且,也需要得到他本人以及家属的同意。”苏越点点头。

    “什么办法?”露莎急切的问着。

    露莎的身份不仅仅是蓝松的私人助理这么简单,她已经暗恋了蓝松很多年,半年前才跟蓝松表白,就在两人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的时候,蓝松却病倒了。

    “人工心脏!”苏越重重的说着。

    “人工心脏?不不不,蓝松是一个媒体人,他要面对他的观众,如果身体上插满了管子,他宁愿死去!”露莎一听这个名词,连连拒绝。

    蓝松病了之后,露莎几乎已经成了半个医生,对于心脏外科的一些治疗手段也了解了不少。

    早在三个月前,就有米国专家提议给他用人工心脏,但是蓝松得知手术后要一直依赖于体外的人工心脏维持生命的时候,他断然拒绝了!

    蓝松说过,他生而是一名主持人,演播室就是他的全部,如果不能面对观众,他宁愿死了!

    “如果人工心脏可以移植到体内呢?不需要与外界连接,也不需要从外界提供动力?苏越抬起头,看向露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