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6.让你整天说我小受!
    “我要是说我自己也不清楚的话你肯定不信,但是,事实就是,我自己也很懵,这就是真相!”苏越耸耸肩膀,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执意做手术?”乔楚不依不饶。

    “因为不忍心。”苏越如实说道。

    “说点有营养的......”乔楚感觉自己的耐心快被苏越耗尽了。

    “我有神灵附身行了吧……”苏越摊开双手,似笑非笑的说着。

    这可是天大的实话!

    可是,没人会相信。

    乔楚还想问点儿什么的时候、手术室传来声音:“乔医生,病人送监护室吗?”

    “回头再找你!”乔楚瞪了一眼苏越,快步返回了手术室。

    苏越苦笑着摇摇头,往外走去。

    手术室外,谭文雅和她的父亲正焦灼的等候在门口。

    看到手术室的门打开,两人连忙迎上来,看到苏越,谭文雅连忙上前问道:“我妈妈怎么样了?”

    谭父也紧跟其后,一款热切期盼看着苏越。

    “血止住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什么时候醒来还不好说......”苏越如实说道。

    “真的?”谭文雅难以置信的问着、谭父也喜极而泣。

    苏越点点头,作为医生,最有成就感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时刻了。

    由于病人出来暂时还不能回到普通病房,要在监护室观察一段时间,所以谭文雅段时间内还不能看到她的母亲。

    而苏越,刚才做了手术,体力消耗极大,这个时候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睡一觉,更何况,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朵拉一个人在家,他也有些不放心。

    反正这里有乔楚在,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再留下来恐怕还要遭遇乔楚的盘问,不如溜之大吉的好。

    这么想着,苏越就离开了医院。

    打了个出租车回到惠民小区,朵拉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原因,朵拉身上只穿了一件短小的背心,原本盖着一条薄薄的毛毯,此刻也被她蹬到了床底下。

    朵拉二十岁的身体就像是初熟的水蜜桃一般,透露着诱人的芬芳。她平时虽然常以朵爷自居,但是,却是有着众多女人艳羡的傲人身材,平时多穿休闲装,所以很难显出身材,此刻的她只穿一件短小的背心和一条短裤,身体的优势毫不保留的展现在苏越的面前。

    苏越只觉得全身一阵燥热,原本出去走走就是为了转移一下注意力,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这么香艳的一幕。

    苏越在卧室的门口足足站了三分钟之久,最终还是去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然后回到客厅的沙发上躺了下来。

    这一夜,苏越辗转很久都没睡着,到了下半夜,好不容易合了合眼睛,就听到卧室里传来朵拉一声尖叫声。

    苏越赶紧爬起来,穿着一件大裤衩就往卧室冲过去。

    朵拉的尖叫声源于她低下头看到自己的形象。

    作为一个富家小姐,这是朵拉第一次住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也正因为如此,原本都是穿着保守睡衣睡觉的她昨天晚上竟然只穿了一件小背心睡觉,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她的小背心下面竟然是真空的,昨天晚上苏越没回来,她一直不敢睡觉,后来竟然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一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这个形象,自然吓到惊叫了。

    见苏越推门进来,朵拉更是惊慌,连忙拿起薄毯把自己盖住,同时用无比凶狠的眼光剜了一眼苏越:“你进来干什么?想偷看?门儿都没有!”

    苏越玩味的一笑:‘我可不想偷看,不过,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

    “你个该死的,你还真的看了啊?”朵拉想哭,拿起一个枕头就往苏越身上扔去,没想到枕头跑偏了,落到了苏越面前的地上。

    苏越嘻嘻一笑,低头捡起枕头,扔回床上,“你又没写上,严禁观看,我干嘛不看?不过,老实说,还挺好看的......”苏越一夜没睡好,自然是拜朵拉所赐,这个时候,要是不怼回来,那还是苏越的风格。

    “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朵拉气得咬牙切齿,但又拿苏越没办法。

    “让你整天说我小受,现在该知道我到底是对男人感兴趣还是女人感兴趣了吧?”苏越坏笑着,特地又往朵拉盖着毯子的身体上瞟了一眼。

    “变态!”朵拉身上盖着毯子,动不了,只能动动嘴皮子工夫。气得她全身都发抖了,而她胸口急剧起伏的样子,在苏越眼里,却又演变成了另一番风景。

    看苏越一副看风景的样子,朵拉气得哇哇直叫,再也没了朵爷的气势。

    看朵拉恼羞成怒的样子,苏越也觉得事情有些过了,便换了副表情:“好了,别生气了,你的牺牲总算是有点儿结果了,康乐诊所那边,马上就会有消息了!”苏越说道。

    “真的?”朵拉瞬间阴转晴。

    “当然是真的,昨天晚上,我帮了一个人,她应该了解康乐诊所的内幕,她要是愿意配合的话,那么事情就很好办了!”苏越意气风发的说着,昨天晚上遇到谭文雅,这简直是天助他也啊!

    “谁?”朵拉好奇的问着。

    “你猜?”苏越玩心大发。

    “我没心情猜,你赶紧告诉我,要是真的能查出康乐诊所的问题的话,我牺牲一下也就算了!”朵拉恢复了以往的豪迈。

    “就知道你猜不出来,告诉你吧,是你们学校的,还是个大,谭文雅!”苏越得意的说着。

    “谭文雅?她怎么会跟康乐诊所有关系?”朵拉愣住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天讲座之前,其实我们见过,所以那天他见了我之后才会落荒而逃。”在朵拉一再保证自己会保守秘密的情况下,苏越这才把他跟谭文雅之间的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怪不得听他们系里的人说她家境很不好,每个周末都要打几份工呢,原来这样,她也太可怜了啊!”朵拉别看大大咧咧,但却是个热心肠的人,听了谭文雅的事情之后,顿时同情心大发。

    “那她妈妈现在情况怎么样?应该不会有危险了吧?”朵拉又问。

    没等苏越回答,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低头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他连忙接起来:“苏越,我妈妈已经醒了,谢谢你,关于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会一字不落的告诉你,你现在有空吗?”电话那端传来谭文雅兴奋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