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难以控制的出血
    医生办公室里,当谭文雅把交费单交到神经外科的主任的手上的时候,那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人看着谭文雅,苦笑着摇摇头:“姑娘,这钱要是两天前交上的话,我们也许可以一试,但是,就算是我们冒险愿意做这个手术,恐怕病人也下不来手术台,看得出来你也是个孝顺的孩子,就不要让你的妈妈受这样的痛苦了吧?趁着现在,把你妈妈带回家去吧,让她体体面面的走吧!”

    科主任的话犹如当头一棒,谭文雅整个人瘫软了下来。

    苏越摇摇头,把谭文雅扶回房间。

    “你也是医生,你帮忙想想办法吧,就算是救过来是个植物人也好啊,不能就这么让她走了啊!”看到女儿扑在母亲怀里大哭,谭父像个可怜巴巴的孩子一般看向苏越。

    苏越叹了口气,他一向自信,但是,这次,他却感觉到了棘手。

    谭母的脑血管极为脆弱,跟蜘蛛网一般,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导致更多部位的出血。而且,由于她有脑梗的病史,长期服用抗凝血的阿司匹林导致凝血功能很差,一个不慎就会导致呼吸心跳停止。

    “对,你也是医生,你救救我妈妈吧......”谭文雅也冲过来,拉着苏越的手臂。

    苏越无奈的点点头:“我可以试试,但是,我也不保证......”

    苏越没说完,谭父就连忙点头:“我们知道,就算是真治不好,我们也不怪你......”

    苏越眼睛又瞥了一眼谭母的头部,那些黑色更加浓郁,再看监护仪上的指标,心率持续在一百六七十次,即便这样,血压还在不断的往下掉,已经到了80/50,呼吸也更加快速了,饱和度已经掉到了百分之八十五,毫无疑问,这已经是一个濒死的状态了。

    苏越犹豫了大约一分钟,最终还是果断的决定要为其进行开颅手术。

    这里是附属医院,他不能贸然行动,不过,很快他就想起了乔楚,眼下这种情形,也就只能求助她了。

    他掏出手机,给乔楚拨通了电话,情况紧急,他只能说有个朋友的母亲病危需要在附属医院手术,让她帮忙安排一个手术间,顺便安排麻醉师和器械护士。

    乔楚正好就在医院周边,便答应马上赶过来。

    大约过了三分钟的工夫,之前那个带金丝边眼镜的主任便走进了病房,看到苏越,楞了一下,但也只是摇摇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这样做真的是徒劳的......”

    苏越没说话。

    主任叹了口气:“手术室安排在第一手术间,这是医院目前最先进的手术间了,抢救设备也比较齐全,需要什么人手,你尽管跟我说!”

    苏越知道,肯定是乔楚安排下来的。

    “谢谢您,只需要一个麻醉师和器械护士即可!”

    鉴于谭母目前的状况,苏越的手术过程肯定极快,关键时候肯定需要眼睛的透视来辅助,他可不希望这些老专家在身边。

    主任没有坚持。

    很快便有护士过来为谭母做术前准备。

    十分钟后,病人被送进了手术间,苏越也跟了进去。

    手术室的门口,乔楚急匆匆的赶来,“我跟你一起做这个手术!”

    苏越没有拒绝,他知道,拒绝也没用,而且,这个时候,他确实也需要一个帮手,与其找别人,还不如乔楚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乔楚的威力太强大的原因,整个术前准备耗时很短,苏越刚换好手术衣,一切就准备就绪,可以动刀了。

    开颅的手术,这还是第一次,而且是这么一个复杂的病情,苏越还是有几分紧张的。

    “做好大出血抢救的准备!”苏越拿起手术刀,对着乔楚说了第一句话。

    乔楚点点头,也做好了准备。

    开颅的过程并不顺利,刚取下一块颅骨的时候,病人就出现了心脏骤停的突发状况,幸而手术室配备的抢救设备比较齐全,而且巡回护士和器械护士也都比较专业,大家通力配合之下,病人终于又恢复了自主心跳。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之后,苏越的动作更加轻柔小心。

    不过,打开颅盖骨的时候,乔楚还是忍不住呀了一声,然后抬头看向苏越:“这样的情况,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

    乔楚的声音虽小,但是却透着一股坚定和冷静。

    在她看来,这个手术已经完全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因为病人颅脑内部结构已经一塌糊涂,几个重要的生命中枢的位置都水肿的厉害,病人目前还能维持呼吸心跳已经算是奇迹了,继续手术,除了增加病人无谓的痛苦之外,毫无意义,而且,眼下的情况,病人随时都可能呼吸心跳再次停止,并且由于开颅导致病人出血量大增,对于抢救工作也带来了很多不便。

    “我想努力一下!”苏越说完,小心翼翼的拿过双极止血电极,在一处小血管的出血部位灼烧着。

    没想到的是,电极非但没有止住出血点,反而灼烧出一个更大的出血点,出血更加凶猛了。

    乔楚赶紧递上一块明胶止血海绵。

    苏越接过来,按压在出血的部位,总算是暂时止住了血。

    “还要继续吗?”

    乔楚看了一眼苏越,又问了一遍。

    苏越点点头,事到如今,他根本没有退缩的余地,更何况,如果当初谭文雅不是遇到自己的话,也许她母亲早就可以做手术了,也许情况就不会这么糟糕了,带着这样复杂的心情,苏越继续拿起了止血电极。

    目前脑内出血点共有三处,刚才按压止住的是最小的一处,接下来还有两处破裂比较严重的血管,苏越先是用生理盐水轻轻的对出血部位进行冲洗,把一些陈旧性的出血冲洗出去,这样一来也暂时缓解一下对脑组织的压迫,接下来,苏越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拿起止血电极,对准出血部位轻轻的灼烧下去。

    “噗!”

    一个极为轻微的声音响起,一道血柱喷涌而出。

    “不好,病人出现大出血,马上抢救!”乔楚大喊道。

    一团黑雾在苏越面前闪过!

    “心跳骤停,呼吸骤停!”苏越的耳边响起巡回护士急切的声音。

    苏越感觉全身一阵寒意袭来,眼前也是一阵眩晕,双手不受控制的按上出血部位。

    “苏越,你疯了!”看到苏越竟然伸出双手去按压脑组织,乔楚大喊一声。

    脑组织可不像身体其他的器官,脑组织就像豆腐脑一般,很松软,一个不慎就会出现脑疝,苏越这么大力的按压下去,他是希望病人早点儿死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