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脑出血昏迷
    惠民小区离附属医院有些远,苏越叫了个出租车,又给朵拉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可能会晚点回去,让她锁好门。

    出租车开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附属医院的病房楼,苏越抢先一步付了车费,然后下了车。

    一路上,谭文雅的心情并不好,所以两人交流也很少。

    下了车,谭文雅走在前面,苏越跟在后面,往电梯走去。

    神经外科的病房在七楼,乘上电梯,不一会儿就到了。

    出电梯的时候,苏越看到谭文雅偷偷抹了一下眼泪,苏越不由叹了口气,对这个女孩的那些幼稚的行为顿时就释然了。

    谭文雅的母亲住在702病房,是一个三人间的病房。她妈妈住在中间的一张床上。

    病床旁边坐着一个瘦弱干瘪的老头,看起来有六七十岁的样子,头发花白,背微驼,一脸愁绪,看到苏越进来,他连忙站起来:“小雅,这是?”

    苏越一囧,暗想应该楼下买点儿水果上来的。

    “爸,他是我同学,过来看看妈妈......”谭文雅说着,接过父亲手上的毛巾,开始给母亲擦脸。

    “快请坐.......”谭父丝毫没有因为苏越空手而来就有所怠慢,而是热情的招呼着。

    苏越连忙坐下来,“阿姨今天情况怎么样?”苏越随口问道。

    事实上,不用问,他也知道,躺在床上的病人的情况并不乐观。

    病人平躺在床上,呈现昏迷状态,头发已经被剃光,头顶上有两个洞,两条管子插在洞里,不时的引流出一些褐色的液体。嘴里插着气管插管,而床旁的监护仪上,各项指标都显示病人正处于一个不太好的状态。

    “哎!还是老样子,今天早上医生查房的时候说了,要是在不做手术,恐怕.......”谭父没有继续说下去,用衣角擦了擦眼泪。

    谭文雅一边帮母亲擦脸,一边低声说着:“妈,你一定要挺住,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你一定一定要挺住.......”

    苏越鼻头一酸,连忙站了起来,“我是仁爱医院的实习医生,我来看看情况,也许会有办法.......”

    “你是医生?”谭父一听苏越竟然是医生,脸上顿时现出务必恭敬的表情。

    “我还只是实习医生,不过,我可以先看看......”苏越说着,走到病人的床前。

    “你,真的行吗?”谭文雅将信将疑。

    “我试试看吧!”苏越说着,眯起眼睛,在谭文雅母亲的床边凝视着。

    病人住在神经外科,头顶又做了侧脑室引流手术,想必应该是脑出血。所以,苏越首先把视线移向了病人的头部。

    几乎没费什么力气,苏越的视线就成功的透过了颅骨。

    看到大脑内部的时候,苏越皱起了眉头,病人的确是脑出血没错,不过,病人颅脑内的情况却是相当糟糕,看来查房医生的说法没错,要是再不开颅手术的话,病人恐怕挺不了多久了。

    而且,病人的大脑部位已经被一层浓郁的黑色笼罩着,这说明,这个病人已经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如果没有回天之术的话,恐怕短时间内就会毙命。

    “病人生病之前是什么情况?”苏越看到脑部那些脆弱的血管和一些陈旧的出血,不禁摇摇头。

    “哎!她一直身体不好,不到五十岁就开始有高血压的毛病,到了五十五岁那年,又脑梗塞,住院住了一个多月,那之后反反复复的住了几次院,不是脑梗塞,就是脑出血,但是,每次都是住个个把个月就出院了,虽然走路也不利索了,眼睛也看不清了,但是,好歹人数清醒的,没想到这次.......”谭父说着,忍不住哽咽。

    苏越点点头,从刚才他看到的血管情况来看,基本跟谭父说的一致,病人的血管很糟糕,多处梗死灶,多处出血灶,不过都不是要紧的部位,所以,几次住院之后都能顺利度过,不过,这次......

    苏越又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病人,此刻她的大脑内部已经一塌糊涂,血管破裂的位置虽然不在脑干,但也跟脑干差不多,就因为侧脑室打了两个洞,所以出血被引流出来,但是,脑室引流毕竟只是缓解脑部压迫的权宜之计,脑部出血并没有止住,随着出血的不断增多,脑部功能区不断被压迫,这样下去,生命中枢都会受影响。

    “也怪我,没有照看好她,平时我都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就怕出点儿差池,那天,街上正好有个修鞋的,我想起家里有双鞋子要补,就拿到街上去补,前后不过一个多钟头的工夫,我一回家,她就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想起这个,我都懊悔死了......”谭父说着,眼角又泛起了泪花。

    “爸,这不怪你,这么多年,你把妈妈照顾的很好,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凑够妈妈做手术的钱的......”见父亲自责,谭文雅连忙上前握住爸爸的手。

    苏越最见不得这种悲惨的场景,但是,眼前病人的情况又确实很棘手,他眼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救她!

    就在苏越皱着眉头想着法子的时候,一个身穿医生制服的男子走进来。

    “702家属吗?病人情况现在很糟糕,已经上了冰毯,但是体温一直降不下来,而且,呼吸频率已经达到五六十次,即便如此次,血氧饱和度依旧达不到百分之九十,而且心跳也达到了一百六十几次,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医生说着,把一张病危通知单递给了谭文雅。

    “医生,再给我一点儿时间,我马上就可以凑够钱了,我们马上手术,求求你,救救我妈妈......”谭文雅上前拉住医生的手臂,近乎歇斯底里的说着。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眼下的情况来看,真的没有手术的必要了.......”医生摇摇头。

    “医生,求求你了,我这就去搞钱来,马上就来,请您,一定一定救救我妈妈......”谭文雅说完,就要往门外冲去。

    苏越一拉拉住她,不忍的问着:“你要去哪里?”

    “我去找他们,不管他们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能救我妈妈,我什么都答应......”谭文雅一把甩开苏越,疯了一般的往外跑去。

    苏越连忙也跟了出去,到了楼梯口的时候才把谭文雅拉住:“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那些人,他们救不了你,也救不了你妈妈,十万块钱,我有,我可以给你!只是......”苏越不忍继续说下去。

    “你可以给我钱?好,只要能救我妈妈,你提什么要求都可以!”谭文雅就像是溺水的人拉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拉住苏越的手。

    苏越无力再说什么,钱如果可有救命的话,那么那些富豪们岂不是可以长命百岁?但是,眼下,他忍心把这些话说给这个脆弱的女孩子听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