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让他来见我。
    密州老城区有座花冠山,遥望山形如花冠,故取名花冠山,山并不高,海拔只有八十几米,山上有座花冠亭,坐在亭上可观望整个密州城的城区风光。花冠山的半山腰上,有一座老式的旧宅子,红漆大门已经有些斑驳,这宅子平时鲜有人进出,偶尔会有几辆军车出入。

    乔楚今天穿了一身轻便的白色运动装,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帆布运动鞋了,看起来充满青春的活力。

    今天乔楚心情不错,父亲念叨了很久的任务终于可以交差了。她莫名的感到一阵轻松。

    她迈着欢快的步子,沿着半山腰的台阶拾级而上,看到红色的大门之后,她站定喘了口气,然后伸手去扣动着门栓。..

    不一会儿,就有个身穿中山装的中年男子走来开门,看到乔楚,男子满脸欣喜,“大小姐,你可是很久没回来过了!乔司令都念叨您好几次了!另外,队长也想你了......”

    乔楚撇撇嘴巴:“爷爷想我我信,至于你们那乔队长,我看还是算了吧,他那是想我吗?那是想他的任务!”乔楚俏皮的说着。

    中年男子笑笑,“当然想你多一些!”

    “没关系,他要的东西,我已经搞好了!”乔楚扬了扬手上的资料。

    中年男子点点头:“果然队长没有看错你!”

    乔楚才没心情跟这个马屁精瞎聊,一进了门就欢快的冲着爷爷的房间走去。

    这是一个依山而建的大院子,院子里错落有致的栽种着一些松柏树。院子的地面是一些石板铺成,很有几分古朴的味道。

    顺着石板路走到一栋两层的小楼,乔楚推开门,就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眯着眼睛正坐在摇椅上听着老式留声机里唱着《智取威虎山》。

    听到动静,老爷子睁开眼睛,看到乔楚,他连忙坐起来,顿时像个孩子一般的笑了:“楚楚,你终于想起来看你爷爷了!”

    乔楚上前把留声机关掉,然后上前拉住老爷子的手:“爷爷,都怪我爸给我安排那么多任务,我完不成任务,都不敢回家......”

    “你个狡猾的小丫头,想让我去教训你爹?”老爷子眉开眼笑道。

    “您可舍不的教育您那儿子,您啊,就知道教训我!”乔楚的小秘密被老爷子看穿,内心有点儿小娇羞,便摇着爷爷的手臂撒娇。

    “楚楚啊,你爸干的那是正事儿,你现在不理解没关系,以后你迟早会理解的。”老爷子拍拍乔楚的手背。

    “我哪有不理解,他安排我的任务,我已经认认真真的完成了!”乔楚得意的扬了扬手上的资料。

    “这么快?”老爷子一半意外一半惊喜的问着。

    “那当然,我很努力的好吧.......”乔楚大言不惭的的说着。

    “你该不会随便拿些什么来糊弄我吧?”乔楚的话刚一落下,就听到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乔楚背对着男人,扮了个鬼脸,然后才转过身,不过,却已经是一副乖巧的模样:“爸,我怎么可能糊弄您呢?我可是认真翻阅了您给的那些资料,然后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终于有了一些心得体会!”乔楚说着,把手上的资料捧上前去。

    男人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样子,身穿一身庄严的军装,肩膀上挂着两杠四星,国字脸,头发剪的极短,根根竖起,眼睛大而有神,两条眉毛浓黑有力,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

    这就是乔楚的父亲乔布林。

    他随手拿过女儿递上来的资料,一看只有薄薄的两页纸,顿时脸色一沉,心想这个女儿终归还是太浮躁啊!

    然而,当他从头开始的时候,脸色却起了变化,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像是看到了什么心爱之物一般,如饥似渴的看下去!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薄薄的两页纸,他却反反复复的看了三四遍。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新意?”见父亲一遍一遍的看着,乔楚更加得意。

    “这是你写的?”乔布林放下资料,质疑的看向乔楚。

    “当然了!”乔楚毫不犹豫的说着。

    “关于如何改进基因,你有什么看法?”乔布林不动声色的问着。

    “啊?改变基因?”乔楚压根就没想到父亲竟然还要现场考试,要知道,对于基因突变这些东东,她只是懂一些皮毛,并没有深入的研究,所以,哪里会有什么看法?

    “你这篇文章里,最有意思的一部分就是改变基因,你难道没有想法?”乔布林看出女儿的反常,顿时明白这篇文章不过是女儿拿来交差的,不过,这篇文章的思路很新颖,有点儿逆向思维的意思,如果能找到这个人的话,那就太好了!

    “这个,我还没想好......”乔楚烦躁的抓抓头发,心虚的说着。

    “说吧,这到底是谁写的?”乔布林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一本正经的问着。

    “我带的一个小实习生写的......”乔楚见隐瞒不过,只好从实招来。

    “你带的实习生?”乔布林一听这话,顿时愣住了。这么新颖的思路,这么独特的视角,竟然出自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学生?

    “对啊,不过这学生有点儿厉害......”乔楚想起苏越坐的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手术,心里顿时一阵心虚,说是他的带教老师,事实上,苏越有可能比自己要厉害的多吧?

    “怎么个厉害法?”乔布林问道。

    乔楚便把苏越那些英雄事迹一一说了一遍,从高架桥上徒手给车祸患者开胸心脏按摩到轻而易举的把一个特殊解剖结构的下颌关节给人工复位,再到电梯惊魂手术。

    乔布林听女儿说着,心想,看来这个实习生不一般啊!

    “这学生可靠吗?”乔布林沉思一会儿,问道,这可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绝对可靠,我跟他接触很多次了......”乔楚差点儿就想说自己为了深入了解他,都已经从附属医院空降到仁爱医院当带教老师了。

    “这学生什么来历?”乔布林又问。

    “没什么来历!”乔楚脱口而出。

    “没什么来历是什么来历,家是哪里的?有些什么社会关系?平时都跟些什么人接触?”乔布林一口气问道。

    “爸,您这是查户口啊!”乔楚笑道。

    “对,就是要把他查个清楚,小舟,这事儿你马上去核实!”乔布林转身对着那个身穿中山装的中年男子说道。

    中年男子点点头,立刻去调查了。

    不过短短的五六分钟过去,小舟走了进来,“队长,这学生真的没什么背景,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截至目前,没有跟任何可疑对象有过接触。”

    “太好了!”乔布林猛地一拍大腿,“楚楚,你安排一下,让他来见我!”乔布林的脸上终于有了点儿笑模样。

    “让苏越来见你?”乔楚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这个学生是个可塑之才,一定要好好培养,好好利用!”乔布林激动的说着。

    “我先回头问问他吧,他未必愿意来见您,他很有个性的!”乔楚不确定的说着。

    “实在不行,我去见他也行!”乔布林可是个惜才如命的人,难得见到这么一个有见地的学生,当然巴不得立刻让他为自己效命。

    “那,那还是不要了,我让他来见您吧!”想到父亲这张关公脸要是去医院找苏越的话,势必会引起骚乱,这场面,她想想都觉得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