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您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上过战场?
    这个位置有点儿玄啊!一般影像检查看不到,没有大碍的也不会去做进一步的扫描,所以基本上很难发现,但是万一腰椎关节发生移位的话子弹头势必会对神经造成损伤,而且那个位置,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就是大事啊。不过,那个位置貌似手术的风险也很大,毕竟距离神经时候一毫米了!

    进退两难啊!

    苏越皱起来眉头。

    “你看,苏越皱眉头了,肯定是不行的。”纪雅涵指着苏越道。

    见苏越眉头紧皱也不说话,老爷子也愣了一下:“我上个月刚做的全身体检,说是没毛病啊!”

    苏越这才缓过神来,他微微一笑,“您身体确实不错,不过,饮酒要适量,要不然,今天就只喝一杯?”苏越伸出一根手指,俏皮的说着。

    “行行行,一杯就一杯!”说罢就要自己去倒酒。

    听苏越这么一说,纪雅涵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拿出一瓶飞天茅台,然后拿出一个丁点儿大的酒杯就要给老爷子倒酒。

    “这么小的杯子养鱼都不够!”没等老爷子开口,苏越倒是先开口抱怨道。

    老爷子一听这话自然心中大喜,对苏越越发喜欢,也连连说道:“就是就是,今天难得跟小苏喝一杯,人家可是帮你治好了你的伤,得好好谢谢他!”

    纪雅涵差点儿惊掉下巴,这还是刚才那个怒气冲冲上门找苏越兴师问罪的老爷子吗?

    “我也难得跟林爷爷一起喝杯酒,你就放心吧,我是医生,知道分寸的。”见纪雅涵还是没动,苏越只好又说着。

    他这话倒不是无中生有,刚才眯起眼睛把老爷子上上下下看了遍,除了那个脊柱上的子弹头之外,其他器官脏器倒是真的很健康,至于脊柱上的子弹头,那是一个隐在的风险,短期之内应该也没有风险。

    “雅涵姐,难得爷爷高兴,苏越又在,你怕什么啊!”芊芊也在旁边帮腔。

    纪雅涵无奈的摇摇头,他们三个现在站在统一战线上,她还能说什么呢?只好拿了个二两的酒杯递了过去:“说好了啊,就喝一杯!”

    林老爷子连连点头:“放心吧,就一杯就一杯。”

    林老爷子喝了一辈子酒,到了老了反而被这些小辈们管起来,今天难得有机会喝酒,所以就显得特别开心。

    两人边喝边聊,一直喝了两个多小时还没结束,趁着纪雅涵看不见的时候,苏越还拿起酒瓶给老爷子倒酒。

    就这样,两人把整整一瓶的飞天茅台给喝光了。

    “林爷爷,您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上过战场?”见时机差不多了,苏越便把话题引了过来。

    “你小子还会算命啊!”酒过三巡,老爷子喝的红光满面,越发觉得跟苏越投缘,说起话来也随意了许多。

    苏越嘿嘿一笑:“我可不会算命,不过,我会看病,刚才我给您老看了下,身体有点儿小毛病.......”苏越压低了声音,低声跟林老爷子说着。

    “啥毛病?你快告诉我!”林老爷子连忙问着,像林老爷子这样,前半辈子辛苦打江山、现在老了,也稳定了,就盼着能多活几年,过几年好日子,所以对身体保养尤其重视,一听说身体有问题,他自然很紧张。

    “也不是什么大毛病,我刚才看你坐着的时候,腰椎那里不太对劲,按理说要是劳损的话应该不会在那个位置,所以猜测着您老人家是不是上过前线受过伤,我也就是猜测一下......”苏越说完,夹了一口菜,故作无心的说着。

    苏老爷子跟身后的中年人对视一眼,顿时眼睛一亮:“苏越,你小子是真行还是会忽悠啊,我这腰杆子啊、还真受过伤,那是抗美援朝的时候,为了掩护战友,腰上就中奖了,害我躺了大半个月呢。”提及那段峥嵘岁月,老爷子眼睛变得深邃了起来。

    “怪不得。”苏越微微一笑,大致明白了,“不过你这腰应该是恢复的不太好啊,我看着还是不对劲,要不然你哪天去做个加强磁共振呗。”苏越说着。

    对于向林老爷子这种经历过大场面的老人家,在他面前不能信口开河,只能循序渐进慢慢引导,要不然会让他以为年少轻狂,反而不愿意你。

    “你说的没错、这些年阴天下雨的时候我这腰杆子老是酸疼,去拍片子又美什么毛病?难道是没看清楚?”林老爷子也犯了嘀咕。

    “有这个可能性,不过现在医学发达了,仪器也更先进了,以前看不出毛病没准现在就能看清楚了。”苏越继续说着。

    “嗯,说的也是,那会儿在野战医院做的手术,条件艰苦,估计看不清楚也可能。”老爷子说着,转头看向身后的年轻人:“小谢,你明天就给我约个检查。”

    身后的中年人连忙点头:“好的,我这就安排。”

    吃饱喝足之后,要走了,林老爷子还有些不放心纪雅涵,便拉着苏越的手说:“小苏啊,雅涵这里还请你多费费心,这孩子她妈不在了,我得管好她,虽然她的腿看起来没什么大毛病了,但是还要好好调养调养,还有芊芊那丫头,瘦的跟杆儿似的,你也给调理调理,放心,雅涵不给你付工钱,我给你付。”

    纪雅涵一听这话就急了:“外公您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让您要钱呢,我有的是钱,这个不用您操心。”

    林老爷子一听这话顿时乐了,对着苏越说道:“听见没?她说她有的是钱,所以,你千万别跟她客气。”说完还狡黠的一笑。

    纪雅涵气得直翻白眼:“外公,您到底向着谁啊?”

    林老爷子只是笑:“是你说的你不缺钱的嘛……”

    苏越连忙说道:“纪主播给我的工资已经很高了……”

    林老爷子白了一眼苏越:“你这小子,是不是傻啊,多给你开点儿工资不好吗?”

    苏越便摸着后脑勺傻傻的笑了。

    看到苏越这副模样,纪雅涵心里却暗自腹诽:装的真跟个纯情少男似的,要是外公知道你干的那些挖眼球、废双腿的事情的话,恐怕就不这么认为了吧?

    不过,纪雅涵去并不打算说破,就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外公不会再反对苏越住在这里。

    只是想到自己的腿马上就要好了,苏越是不是也快要离开了?想到这里,纪雅涵心底不由生出一股难言的情绪。

    送走了林老爷子,天已经黑了,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喝了点儿酒,所以苏越有点儿犯困,便早早的上楼去睡了。

    只是纪雅涵,想着苏越是不是很快就要走了,一夜一直辗转反侧,、直到下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苏越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一看竟是个陌生号码,苏越连忙接起。

    “是苏越吗?我是林老爷子的秘书谢长东,你今天有空吗?老爷子想让你过来一趟。”

    “有空有空!”苏越连忙应着,他当然知道老爷子为什么叫他过去。

    “那我等会过来接你。”谢秘书说完就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