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防身银针
    高达利看着苏越彻底被震撼,这是个什么样的年轻人啊?长着一副人畜无害的伪善面孔也就罢了,喝起酒来竟然这么豪迈,这到底是怎么一个分裂的人物啊,只是可惜了他珍藏了几十年的拉菲啊!

    “怎么?还不打算好好谈?”苏越放下酒瓶子,一边咂摸了一下嘴一边嘀咕着:“这酒不行啊,跟我老家的老白干比起来差远了!”

    高达利一口老血差点儿喷涌而出,我一三十年的拉菲,你竟然拿去跟老白干比,比就比吧,你竟然还说我这拉菲差远了?!

    “不想谈也没关系,咱们再来打一架,直到打到你愿意跟我谈再说。”苏越猛的站起来,列开了架势。

    “别别别,咱们有话好好说。”高达利扶了扶眼镜,挤出一丝笑容。

    “早这样不就好了,还浪费我这么些体力。”苏越说着,又坐了下去。

    高达利哪里肯这么乖乖就范,他可是个老狐狸,一开始找了两个保镖过来,看来是低估了苏越的本事,接下来,他要调集更多的人力过来,他就不信了,苏越他再能打还能招架得住车轮战,到时候调集个十个八个的保镖过来,看他还怎么嚣张,要知道他那些保镖可都是军人出身,有些甚至曾经是雇佣兵出身,最次的也是特种兵出身、对付苏越应该绰绰有余了吧?他还就不相信了、这小子真的有金刚不坏之身?这么想着,高达利就暗中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笑眯眯的看向苏越:“我这最精干的两个保镖一个被你整死,一个被你整残,我哪里还敢跟你打啊……”

    电话对面,安保队队长闻听此言,立刻召集人马,全副武装之后快速的冲向高达利的办公室。

    苏越笑笑,心想算你识相,不过就算是你要跟我打一架我也不怕你,不说你这两条腿上浮现的红色,就说你身上的那些毛病,恐怕也撑不了多久,刚才苏越已经眯起眼睛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除了双腿上布满红色浮雾之外,身体上的零部件也是年久失修的模样,肝脏充满了脂肪,肺上也有几个空洞,别看外表一副光鲜的模样,里面已经开始烂了。

    “我就问你一句话,你为什么要指使人发出这样的新闻?你针对的是我还是纪雅涵?”苏越也没时间跟他绕弯子,就开门见山的问着。

    “你!”高达利也没绕弯子,伸手指向苏越。

    几乎同时,苏越感觉周身一阵寒意袭来,他不由得一个激灵,心想这家伙难不成还有暗招?正想着,高达利办公室的门被撞开了,蜂拥进来十来个全副武装的保安,这些人个个穿着保安制服,腰间挎着警棍、手上还握着匕首。

    这些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一进门就以苏越为圆心围城了一个圈,把他包围的死死的。

    苏越先是一愣,旋即笑了:“都说高达利是个老狐狸,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啊……”

    高达利也笑了:“年轻人,凡事要多个心眼啊!”

    “既然针对的我,那我就放心了,放马过来吧!”苏越微微一笑,他可不是鲁莽之人,爷爷一直教育他,出门在外一定不能惹是生非,但是还有下半句,那就是也一定不能任由别人欺负,该出手的时候就要出手,至于怎么出手,爷爷自然也给他留了一手,也就是苏越一直放在口袋里的东西。

    不过,这东西苏越一直塞在口袋里,一直都没用上,看来这次是要用上了。

    “慢着,先让他说几句!”眼见着几个保安瞪着血红的眼睛就要冲上来,高达利一挥手。

    苏越站起来,脑袋转了一圈,数了一下围住的保安,总共是十二人,大致方位也心中有数了。

    然后苏越朝着高达利邪恶一笑:“真是感谢高总给我说话的机会!”

    只是,苏越这句话刚一说完,忽然脸色一沉,一直插在口袋里的手猛然抽出,只见他的指缝之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些银针,他一个甩手,一阵刺眼的亮光闪过,银针以弧形飞散出气,然后准确无误的扎在了那些保安的身上。

    有的扎在脸上,有的扎在身上,有的扎在手上!

    “妈的,给我上啊!搞死他!”高达利一看苏越竟然也还有招数,顿时恼羞成怒的站起来。

    那些保安这才从惊愕中醒悟过来,刚才苏越飞散出来的银针扎在他们的身上,他们除了一点点的酥麻感之外,竟然毫无痛感,待明白这是苏越的招数之后,他们连忙握紧手上的家伙,往前迈着步子,缩小着包围圈。

    “3、2、1......”苏越面带微笑,口中快速数了三个数。

    1还没出口的时候,便有保安手上握着的铁棍“咣当”掉下来。

    紧接着,“咣当咣当!”的金属落地的声音频频响起!

    那些保安个个像是着了魔法一般,从扎针的部位开始酥麻,进而这酥麻感往全身蔓延,很快的,全身都感觉无力,手不能握,脚不能迈,于是乎,手上拿着的东西纷纷落地,紧接着,整个人也横七竖八的倒了下去。

    哈哈!苏越心中暗暗得意,爷爷给的这些东西,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使用,以前的时候,爷爷只是让那拿着普通银针练习甩针,用这种特制的银针,这还是第一次!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这银针可是爷爷最为得意的作品,当初制作这个,据说是因为苏越爷爷小的时候,家里曾经进了日本鬼子,鬼子除了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抢劫一光之外,还把家里砸的稀巴烂,为了保护家园,爷爷便用几十味草药捣碎磨汁,然后把银针放在汁液中浸泡七七四十九天,如此炮制的银针再扎在人身上的时候,人便会在一秒之内全身麻痹!

    苏越八岁的时候,爷爷就教他针灸,玩的时候,就让他那银针当飞镖练习力量和准度,一开始苏越并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直到他考上大学要离开家乡的时候,爷爷采才告诉他,城里人心险恶,万不可惹是生非,但是,如果真有人欺凌你,你也不要怕,爷爷给你准备法宝!

    爷爷告诉他,这个银针显效的时间在一秒钟之内,而他只是快速的数了三个数字,他们就开始反应了,看来这个比一般的冷兵器武器要实用多了!

    “你!你!你.......”

    高达利看着自己花重金招募组建的安保队伍竟然毫无征兆的一一倒地不起,再也没办法淡定,眼神里满是惊恐,盯着苏越的眼睛更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高总,礼尚往来,现在,我也允许你先说几句!”苏越双手环抱在胸前,嘴角微微上扬,抛给高达利一个无比蛊惑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