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现在该好好谈谈了吧?
    “叮咚!”

    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电梯门自动打开,苏越被两人一左一右架着,走出来,往最左端的高达利的办公室走去。

    三人在标着1101的房间门口停下来,八字胡伸手有节奏的扣了两下门,没有人应答,房门却忽的一声被人打开。

    “进去!”两人推了一把苏越,架着他进了屋,门再次被合上。两个黑衣西装男守在门口,高达利在角落的沙发上坐下来。手里端着一杯红酒,一脸笑意的看着苏越。

    “高总,人已经带来了!”八字胡恭恭敬敬的禀报着,心里却在暗暗叹息,恐怕今天这里又要见血了,每次高总用这样的眼神看人的时候,那个人的下场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腿,今天这小子不知道哪里惹了高总了,看样子是要倒霉了!

    “你是苏越?”高达利轻轻晃动着酒杯,然后用鼻子轻轻嗅了一下,做出一副陶醉的模样,这之后才轻轻的抿了一小口红酒。

    高达利虽然表面上是在品酒,却是一直拿眼角扫视着苏越,这年轻人果然非同凡响,身陷重围,却能保持面不改色,这种心境就很难得。而且,能拥有这种心境的人,智商肯定低不了,只是,一个高智商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让自己深陷险地?

    他必定有所依仗,高达利心中暗暗想道,难道,董大明说的都是真的?

    “我是苏越!”苏越点点头,平静的回答。

    “听说你要跟我谈事情?”高达利又问道。

    “对!”苏越继续保持着镇定。

    “那么请讲吧!”高达利依旧笑眯眯的看着苏越。

    “前几天我被拍了几张照片,一个不长眼的娱记配了些胡说八道的话语就发到了网上,不知高总是否知道这件事情!”苏越铿锵有力的问着。

    只是,苏越的话刚一落下,八字胡的一拳击在他的后背上,嘴里骂咧道:“麻痹的,你小子算老几,竟然用这种语气跟高总说话,你活腻歪了吧?”

    苏越倒吸一口冷气,等到后背上的疼痛感消失了的时候,他才慢慢抬起头,微微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八字胡,待看清楚他周身的黑色之后,他微微一笑,看向高达利:“高总,这就是贵公司的待客之道?”

    “待客之道?这里有客人吗?哈哈,我有些老糊涂了,不记得什么时候交了你这么个朋友,不过,既然来了,就好好谈谈吧!”高达利看到苏越刚才的表现,更加谨慎。

    苏越瞥了一眼高达利,忽然开口:“我不习惯低着头跟人谈话!”

    高达利再次一惊!没想到苏越竟然敢如此放肆。

    他冷冷一笑,把酒杯放在茶几上,“可是我就喜欢别人跟我这么说话!”

    “那恐怕我们两个有一个人要失望了!”

    “这个人肯定是你,我从来没有失望过!”高达利说话的时候,对着八字胡使了个眼色,他是个聪明人,更是个谨慎的人,他喜欢提前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所以不管苏越是否像董大明所说的那般,先把他给撂倒再谈岂不是轻松很多?

    八字胡不愧是一个合格的狗腿,高达利只一个眼神,他便领悟了,又一拳头挥向苏越的脑袋,另一个西装男也很配合的使劲拧着苏越的手臂,以防止他反抗。

    可是八字胡的如意算盘却是打空了,他这一拳并没有击中苏越的脑袋,苏越没有躲避,而是顺着两人的力道往下拉扯,苏越别看外表看起来文文弱弱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但是力气却是很大,要不然也当不了搬运工了,就在八字胡和他的同伴的身体被苏越的力道拽拉的失去平衡的时候,苏越微微眯起眼睛,敏捷的抽手,然后双手快速出击,在两人的手腕处用力一拧!

    “咔嚓!”“咔嚓!”;两声响起。

    八字胡的右手,另一西装男的左手都像是没了骨架一般耷拉下去!

    “真是不好意思,我也从没失望过!”苏越微微一笑,看向高达利。

    “你他娘的不要太猖狂!”八字胡听到苏越竟然如此猖獗,忍住手腕处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用左手拿起一把水果刀就朝着苏越刺了过来。

    苏越哪里会让他得逞,一个敏捷的闪身就躲过了他手中的尖刀。

    八字胡手腕被折断了,刚才的一刀有扑空了,顿时恼羞成怒,稍作调整之后,又拿着刀子对准了苏越。

    苏越笑着摇摇头:“我一向对打狗腿子不感兴趣,可是你偏偏非要往死路上撞!那我就成全你吧!”心中想着,苏越的眼睛再次眯起,在八字胡的尖刀刺过来的瞬间,他脖子一歪,刀子贴着他的脖子刺空了。

    感觉到颈部闪过一阵疾风,苏越暗中运力,虎口用力张开,猛地往前一冲,虎口捏住八字胡的喉管,像是拧麻花一样用力一拧!

    “咔嚓”的声音再次响起!

    八字胡惊恐的眼神来不及看一眼苏越,就猛地往后倒去,重重的摔在了大理石地板上!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苏越活动了一下手腕,冷笑道。

    “给我打死他!”见手下一名得力干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苏越扭断了脖子,高达利后背感到一阵发冷,他从来不愿意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这次也一样,所以,在苏越在门口转悠的时候,他就派了高手把他请来。

    这两个可都是他经过精挑细选后才留在身边的保镖,都是经过专业的训练的,没想到,竟然这么不经打,还没怎么开始呢,就被苏越折断了手腕,八字胡手上明明有武器,却被他拧断了脖子!

    不管他是否跟董大明说的那样,他都必须得尽快出手了!

    所以,高达利一边吩咐另一西装男出手,一边暗中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匕首!

    八字胡倒下了,对西装男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带着恐惧,却又不能违背老板的命令,他只好咬着牙冲上来。

    只是,这架势怎么看都不像是打架,而是想用人肉炸弹攻击苏越。

    苏越微微一笑,这家伙分明比那个八字胡要聪明多了,既然这样,就留他一条活路吧!

    如此想着,在西装男的身体撞上来的一瞬间,他一个闪身闪到侧面,然后一拳挥出,正中西装男的鼻梁高。

    又是咔嚓一声,西装男捂着断裂的鼻梁骨嗷嗷叫了起来。

    这边解决了西装男,苏越却并没有放松对高达利的警惕,在高达利的手伸出的瞬间,一脚踢向他的胳膊肘,高达利手上的匕首便被甩了出去。

    “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好好谈谈了?”苏越冷笑一声,拿过茶几上的红酒瓶子,然后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的往自己的嘴里灌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