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一切正常
    随着考试铃声响起,苏越快速的进入状态,只是稍微鼓捣了一下显微镜,算是做做样子,然后开始闷头用探头进行腹腔内手术。

    苏越看得清楚,不需要看一眼显微镜,就快速的进行了分离。

    整个操作考核时间是一个小时,而苏越不过用了十分钟就搞定了,当然,他并不打算就此离开考场走人,要是这么就走了,岂不是显得他很没诚意?

    乔楚继续在监控室查看着苏月的情况,见他低头看了几眼显微镜之后就开始操作,这让她很是惊讶,难道他知道出现故障了所以乱做一气?

    这应该不像他的风格啊,乔楚皱起了眉头。

    这当然不是苏越的风格,他眼睛四下扫视一圈之后,微微一笑,顿时有了主意!

    他故作不经意间把桌子上的一把精细分离钳拂落在地,然后缓缓站起,往器械区走去。

    操作考核有个规定,如果因为意外情况导致手术器械落地或者污染等状况,允许重新更换器械。

    苏越走到器械区,需要经过高扬所在的操作台。

    同样是不经意间,苏越身体碰到了他的操作台,他的桌子一阵摇晃,操作台上的器械哗啦啦掉了一地,显微镜也坠落在地,别的倒是没什么损坏,但是,镜头却是摔碎了!

    “呀!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苏越连连对着高扬说道。

    “苏越,你,你怎么能这样?显微镜坏了,我要怎么操作?”高扬一时也慌了,原本以为已经万事大吉,他需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实验就好了,没想到苏越竟然忽然来了这么一出,难道他发现了问题?不不不!绝对不可能,就算是他发现了问题,自己也绝对不能承认。在考试之前,显微镜已经由专业的实验老师进行了调试,就算是苏越那里有问题,他也会把责任推给实验老师的!

    “真是不好意思,要不你用我的设备吧!”苏越指了指自己的操作台。

    乔楚坐在监控的前方,看着考场里的一切,嘴角微微上扬,这才是苏越的风格!看来,是到了她出面解决问题的时候了,她站起来,快速的往隔壁的考场走去.

    “你们两个,不要影响其他同学!”乔楚走进考场,径直走向两人。

    苏越一听这个声音挺耳熟啊,一转身,就看到乔楚正扬着下巴,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两个,脖子上挂着个写着“监考老师”的牌子。

    苏越懵了,乔楚不是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海归医生吗?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在急诊室抢救病人吗?怎么在学校里?还挂了监考老师的牌子?

    苏越暗道坏了,这女人今天指定不会让他轻易溜走了,他精打细算一番,唯独就没想到会有人来搅局啊!

    “我不小心把他的操作台撞翻了,不过,我已经好了,可以把操作台借给他用!”苏越硬着头皮说道,心想,就算是看在上次在急诊室我帮你及时查明气管异物的份儿上,您老人家别给我添乱了!

    乔楚一怔,这家伙说什么?他说他已经好了?这怎么可能?调试仪器最少需要五到十分钟,然后做各种准备,有需要最少五分钟,神经剥离是重点,就算是再熟练,也得十几分钟啊!可是,现在时间明明只过去十一二分钟,他怎么可能就好了呢?

    “你确定?”乔楚盯着苏越的眼睛,试图能里面发现点儿。

    “当然!”苏越说完,耸耸肩膀,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教室。

    在乔楚面前,苏越似乎永远只靠一招,那就是溜之大吉。

    没办法,作为一个理论知识相当丰富的医学博士,就算他真的有三寸不烂之舌,恐怕也忽悠不过去啊!

    “喂!你怎么走了?”见苏越又要走,乔楚连忙想要追上去,想想自己的身份是监考老师,只好对着高扬指了指苏越的操作台:“把你的模型拿到那边去!”

    乔楚说完,把苏越操作台上的苏越已经完成的实验模型拿到前面器械区。

    见高扬站在那里没动,乔楚微微一笑:“干嘛不过去,难不成仪器被人搞鬼了?”

    高扬一听此话,顿时后背一阵发冷,心想难不成事情暴露了?正是考试期间,他的所有的通讯设备都被收走了,他没办法打电话,只好硬着头皮走到苏越的操作台坐了下来。

    高扬不敢轻举妄动,刚才乔楚一番话让他心神不宁,所以,即便是纤维设备不清晰,不能对焦,他也只好胡乱的剥离了几条神经,恐怕跟考核要求相去甚远。

    苏越离开考场之后并没有成功溜走,而是被考务人员请到了校长室,关于胡风老师反应的情况,武传平很重视,迅速组织成立了调查组,原本想着等考试一结束就把两个学生叫过来调查清楚的,没想到苏越在开考十分钟之后就出来了。

    在校长办公室,苏越看到胡风,顿时明白了,心想我原本不想把这事情搞大的,既然你非要搞,那么我奉陪到底就是了。

    “苏越,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我,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跟校长汇报了.......”胡风看到苏越,下意识的全身一阵哆嗦,这个学生,是他教学生涯里遇到的最让他惊悚的学生。

    苏越冷笑一声,没有吭声,作为一名高校老师,做人做到这个份儿上,他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一时糊涂,等我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我不用学校处理我,我自己辞职,我这辈子没用,到这把年纪了,连个职称还评不上,好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胡风说着,低下了头。

    苏越摇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苏越,理论考试的事情我们已经了解清楚了,你放心,我们校方绝对不会姑息纵容这种不正之风,我们现在想知道的是,关于操作考试的问题,你有什么要求?如果想要重考或者其他要求,我们也尽量跟仁爱医院那边沟通,不过,这事儿事关我们学校的声誉.......”武传平没有说下去,作为校长,他要考虑的事情很多,既不能让这个学生明白无故蒙受损失,但是,也不能让学校的名誉受损,尤其是在仁爱医院的合作初期。

    “操作考试一切正常,我没什么要求,不需要重考!”苏越微微一笑。

    把高扬交给学校来处理,那不是太便宜他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