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又有情况?
    “校长,胡老师说找您!”距离理论考试只剩下半小时的时候,秘书急匆匆的走进校长室。

    “让他下午过来,我这里有个重要客人.......”武传平摆摆手继续跟汪海峰高谈阔论。

    “可是,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事关这次考试的公平性.......”校长助理又说道。

    “考试公平性?”武传平愣了一下,停止了跟汪海峰的聊天。

    “正事重要,你先处理正事,我们以后再聊!”汪海峰站起来,就准备出门。

    “让他进来吧!”武传平吩咐着。

    乔楚跟汪海峰走出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走进来。

    “校长,等会的操作考试有猫腻,有个叫苏越的学生恐怕会被栽赃!”胡风一进门,就连忙开口。

    “苏越?”已经走出校长办公室的乔楚忽然停住了脚步。

    “什么事情?你详细说说看!”武传平示意他坐下。

    “校长,有个叫高扬的学生,他已经做好了周密的计划,目的就是让了让苏越进不了仁爱医院!”胡风急切的说着。

    “你的手怎么回事?”武传平的视线注意到到他的手。

    “校长,我会跟你做出检讨,但是,这之前,我一定要把事情跟您说清楚.......”

    原来,为了让苏越进不了仁爱医院的大门,他总共设了两个局,第一个就是在考场上,让胡风把有答案的小纸条塞进他的桌洞,要是这个计划不成功的话,他还有第二个计划,那就是操作考,他已经买通了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到时候分配给苏越的电子显微镜会是有问题的,无论他怎么对焦,都不会看清楚镜下的物象!

    也就是说,就算是苏越侥幸过了理论考,在操作考试这一项上,他也会栽跟头。

    而高扬做这些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苏越永远的离开他的圈子。

    高扬家境不错,人也长得帅气,是班级大多数女人的梦中情人,但是,唯独班长柳依依对他不冷不热,这让他很是烦恼,后来听柳依依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及苏越,他便愤怒了!

    苏越不过是穷**丝一枚,除了学习成绩还可以之外,其他完全跟他没有可比性,可是柳依依竟然对苏越的关注度比对他还要高,他哪里受的了?

    “有这样的事情?”武传平听完胡风的叙述,脸色阴沉下来,一个学生而已,竟然能买通监考老师和工作人员为他实施罪恶计划,这事情的严重程度已经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

    “小周,你现在马上把两个学生的资料给我调出来,不不不,你现在先去考场,把考试的事情安排好........”武传平气得全身发抖,他压根没有想到在大学校园这么纯洁的净土上竟然会发生这样阴暗不堪的事情,尤其是发生在仁爱医院的招生考试的考场上,要知道,这可是医科大第一次跟仁爱医院合作,要是这次的事情搞砸了,以后恐怕再也没有合作机会了!

    “武校长,我正好要去苏越所在的考场,这件事情交给我吧,让周秘书去负责调取资料吧!”乔楚退回校长办公室,温婉的一笑。

    武传平想了想,点点头,“也好,乔楚,这事儿就拜托你了,一定保持考试的公平公正性,另外,这事儿暂时先别声张!”

    “我明白!”乔楚点点头,嘴角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我说乔楚,你过来挑学生就挑学生,干嘛插手这些事情?”汪海峰一脸不解的问着。

    “您老就放心吧,我这么做自有我的道理!”说完,留下目瞪口呆的汪海峰一个人,然后拐进了另一栋楼。

    操作考试,共分三个项目,第一个项目是外科包扎换药,第二个项目模拟门诊,第三个项目,显微腔镜手术操作。

    这三个项目对他而言,无异于小儿科一样简单。所以,他并不着急,他需要平复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

    开考五分钟,苏越悠闲自得的走进教室,似乎全然忘记了上节课的不愉快。

    高扬甚至冲着苏越摆了摆手。

    苏越对他投去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高扬忍不住内心窃喜,看来这家伙已经完全放松了对自己的警惕。

    乔楚进入考场的时候,他们已经抽签完毕,正准备开始第一个项目的考试。

    外科包扎换药,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操作考试项目,他们在平时的练习中不知道已经练了多少次,所以,对于这个考试项目,大家都胸有成竹,本来的操作时间是十分钟,但是六分钟后,大家都完成了任务,而且几乎都很完美,根本拉不开分数。

    第二个考核项目,模拟门诊,也没什么名堂,无非就是视触叩听四个操作技能,对于这些百里挑一的学生来说,也完全不是问题。

    最能区分伯仲的自然是第三个项目,这也是仁爱医院考试的特色项目,显微镜下微创手术操作。这个项目不仅考核手术所需要的持械、缝针等基础技能,更考验一个人的耐心和细心,是最容易选拔人才的一个考核项目。

    这个项目一般很少给实习生考核,但是,仁爱医院作为国内的高端医院,本来就是以擅长处理疑难杂症为特色,所以在人员遴选上自然也是要求极高。

    苏越的操作严谨细致如行云流水一般顺畅,不愧是一个优秀的医学实习生,但是,乔楚关心的却并不是这些,经过几次或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她已经知道苏越肯定会是一个不错的医学实习生,但是,她眼中的苏越,却不仅仅是对这些基础技能的熟练而是又更多的期待,他能够户外独自一人开胸心脏按摩,他能够轻而易举的把一个业界视为难题的特殊解剖机构的下颌关节轻松复位,他还能不借助任何辅助检查就能块快速判断一个气管异物的患儿,这,绝不是基础掌握的好,而是相当的有经验。

    乔楚有种错觉,总觉得苏越不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医学毕业生,而是一个有着几十年丰富经验的老专家!

    第三个考核项目要开始的时候,乔楚站了起来。

    经过理论考试加上前两轮的考核,已经有一半以上的学生已经被淘汰了,进入第三轮,便只剩下了十五个学生,最后一轮考核结束,会录取十名实习生,然后前三名减免实习费用,

    所以,进入第三轮考核的时候,大家都明显的感觉到了火药味儿。

    苏越,柳依依,高扬三个都名列其中。

    柳依依已经有些紧张了,娇嫩的脸蛋上浮现一丝红晕,额头上也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相比较柳依依的紧张,高扬则轻松的多,他自始至终脸上都带着微笑,坐下来的时候,甚至跟苏越微笑了一下。

    苏越面无表情的坐着,看不出紧张还是不紧张。

    手术模型统一由仁爱医院提供,手术过程全程录像,由仁爱医院的专家团远程观看评分,并现场赋分,直接淘汰五个人。

    这次的显微手术是显微镜下神经剥离手术。手术过程并不复杂,考验的是学生在显微镜下的操作能力。

    随着老师一声令下,学生们开始调试设备。

    苏越低头看了一眼显微镜,顿时嘴角浮起一阵冷笑,果然又有情况啊!这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是,这些小把戏不仅没品,而且幼稚,他原本就没打算借助显微镜进行操作,作为一个有透视眼的人,显微镜难道不应该是个累赘吗?如此这般替他打算,他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他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