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邪气?
    “上次?”苏越愣了一下:“能不能把上次发病的情况跟我说说!”苏越强忍着寒气,问着。

    “那是小曼上小学的时候.......”

    陈**缓缓说着,原来,在小曼上小学的时候,有天忽然发烧,不知怎么的就开始抽起来了,连续看了很多医院,都没查明白原因,后来医生说这个病要终身服药控制发作,他舍不得让小曼这么小就变成一个药罐子,便四处求医,后来便有人给他介绍了董大明,说是此人精通茅山道法,最擅长于给人看病。

    陈**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找到董大明,他一番查看之后,说是住的房子阴气太重,而小曼从小身子骨就弱,所以恐怕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身了,那个时候,董大明道行尚浅,只能查明原因,却没办法破解,后来他们一家低价转让了房子,小曼的病也就好了,而且好多年都没犯!

    难道小曼的病真的这么玄乎?

    “苏医生,我听说你把董大师,呃,不,董大明的桃木剑折断了,你莫不是也......”陈**一脸期待的问着。

    陈**一向很信奉传统文化,对于道教更是推崇,家里供奉了好几尊大神的神像。

    “陈总,你不要想多了,我就是个医学生!”苏越摆摆手,却在思考着自己刚才触及小曼的人中的时候,为什么会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难不成?真的有所谓的邪气?

    陈**也是个聪明人,见苏越不多说,自然也不多问,既然女儿已经脱离了危险,他倒是也可以缓一口气,至于董大明,谋生的家伙什儿都被折了,恐怕再找他也没什么用处了,只是可惜了这些年每年塞给他的那么多的钱了。

    “那么,依你看,小曼的病.......”陈**试探性的问着。

    “目前来看应该不会犯病,至于以后我也不好说,不过,我会经常给她做一些检查!当然,如果你信不过我,你找别人也行!”苏越一向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要不是看在小曼的芊芊的好友的份儿上,这个浑水他的绝对不趟的。

    小曼的病虽然莫名其妙的好了,但他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蹊跷,至于是什么,他又没办法解释,那一道刺目的亮光,还那股强大的力量,他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当然信得过苏医生,我只是太心急了,还请苏医生不要见怪!”陈**讪讪地笑着。

    苏越有些奇怪,他明明只是透视了小曼的身体几分钟而已,为什么会有这么明显的身体不适,除了周身发冷之外,他隐隐的觉得有些头疼,而且,四肢也很绵软,眼睛看东西的时候也觉得一阵阵眩晕。

    这可不是个好征兆!

    苏越连忙起身:“我家里还有事情,就先回去了!”

    陈**自然也不好强留他,只好派司机阿东把苏越送了回去。

    芊芊还有些担心小曼,就留下来陪她了。

    坐在车上,苏越随手拿了条毯子盖在身上,然后闭上眼睛,整个人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从陈家都希腊花园,不过半小时的车程,到了之后,苏越从车上下来,依旧感觉脚底软绵绵的,像是大病了一场似的。

    苏越回到家,直奔房间,倒头就睡!

    这一觉,苏越足足睡了十六个小时。

    睡梦中,他再次看到身着华服的斗姆元君对他缓缓伸出其中一只手,他顿时感觉全身一阵清凉,身上的毛孔似乎全部张开,每一个毛孔都能感觉到丝丝冷气沁入的清凉感。

    他猛然睁开眼睛,这才发觉窗外的太阳已经很大了!他正要起身,这时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苏越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摸到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谁啊,大清早的就打电话过来?”苏越带着浓浓的起床气,不情愿的问着。

    “苏越,你还在睡觉啊!怪不得打你电话三四次都不接呢,马上就要考试了!你不打算去仁爱医院了吗?”电话那端传来汪洋和耗子聒噪的声音。

    “什么?考试?”苏越一个激灵,顿时想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他连忙从床上爬起来,瞪大眼睛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竟然已经八点了!

    考试时间是九点!

    从希腊花园开车到学校最快也要半小时,那还是不堵车的情况,可是他现在没穿衣服,没洗脸,没刷牙,没吃早餐!

    “悲剧了!”苏越一下子清醒过来,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然后冲进洗手间,以最快的速度洗脸刷牙。

    这些完毕之后,苏越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楼下,随手拿起芊芊的车钥匙就往门外冲去。

    而这时,芊芊也急匆匆的从楼上冲下来,见苏越拿了她的车钥匙,连忙大喊:“苏越,你拿我钥匙干嘛?我要去看小曼!”

    “可是我今天要考试!”苏越都快要哭了好吗?虽然他现在不像之前那么缺钱,但是,进入仁爱医院却是他的梦想啊!

    “我不管,我得去看小曼!”芊芊跑上来,伸手就去夺苏越手上的钥匙。

    “芊芊,求你了,我这次考试很重要,我时间要来不及了!”苏越无比哀怨的看着芊芊。

    “你开雅涵姐的车去!”芊芊扬起下巴,一副不配合的样子。

    “可是.......”苏越刚想说自己其实跟纪雅涵没有那么熟,开她的车会不好意思的,只是,话还没说出来,就看到纪雅涵缓缓从楼梯走下来。

    “雅涵姐,你把你的车子给苏越,我要去看小曼!”说完,一把抢走苏越手上的钥匙就冲了出去。

    留下苏越呆呆的站在原地。

    苏越看看时间,已经八点十分了,再磨蹭一下就进步了考场了,这可怎么办?

    “那个,我今天考试,起来迟了,所以.......”苏越硬着头皮道。

    “这是我的钥匙!以后有需要只管开我的车!”纪雅涵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枚精致的车钥匙,递给苏越,然后转身上楼。

    苏越没想到纪雅涵竟会如此好说话,连忙拿过钥匙,说了声谢谢便往门口冲去。

    “祝你好运!”纪雅涵在后面柔声说着。

    其实,苏越不想开纪雅涵的车子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芊芊的是黑色的路虎,而纪雅涵却是红色的宝马,本来开豪车去考试就已经够吸引眼球了,这下还开个这么风骚的颜色,同学们不知道要怎么说他了!但是,眼下,他没时间去想那么多了。

    算了算了!随他们说去吧,苏越心下一横,脚底一踩油门,就往学校的方向疾驶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