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亮光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你家陈总是谁?我又不认识!”

    苏越板起了脸,要知道,那天小曼的父母从这里走的时候可是对他相当不客气,看他的眼神,分明是什么不良少年一般,苏越对此还是耿耿于怀呢!

    “这.......”司机没想到苏越的架子竟然这么大,不过想到小姐性命关天,不能耽搁,于是连忙诚恳的说着:“还请大师出手相助,我家小姐危在旦夕,陈总实在走不开身!”

    “什么?小曼危在旦夕?”芊芊一听这话,顿时急了,一把拉起苏越:“你还矫情个什么劲儿啊,赶紧走啊!”说罢,不由分说的把苏越拉到了奥迪车的旁边。

    司机见状,连忙拉开车门,发动了车子就往陈家开去。

    地上的男子趔趄着站起来,脸上的惊恐丝毫没有消退,待车子疾驰而去再也看不到踪影的时候,他用颤抖的双手捡起地上的断剑,嘴里喃喃自语道:“难不成我遇到高手了?”

    陈家,上上下下一片混乱!

    陈**和金茹夫妇一脸焦急的站在女儿的门口。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白大衣的男子一脸凝重的走出来:“陈总,小姐已经连续抽了四次了,情况真的很不妙......”

    金茹一听这话,捂着嘴巴嘤嘤的哭了起来。

    陈**则是一脸阴郁的问着:“阿东怎么还不回来?”

    陈**的话刚一落下,就听到一个佣人跑进来:“陈总,阿东回来了!”

    “让他赶紧把人带进来!”陈**连忙说着。

    不一会儿,苏越和芊芊就到了门口,看到金茹低声哭泣,芊芊赶忙上前:“阿姨,小曼到底怎么了?”

    金茹只是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曼急了,一把推了下苏越:“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给她看病啊!”

    苏越有些尴尬,一进门,他就感觉到陈**的眼睛一直在打探着自己,这让他很不爽,不就是年轻了点儿吗?至少也是五官端正,一副好人的模样,至于要这么怀疑我吗?

    既然陈**这么怀疑他,他也就站着不动。

    “那就麻烦苏医生帮小女诊治一番!”眼下情况危急,既然阿东说苏越把董大师都打败了,那么就让试一试吧?抱着这样的想法,陈**开口了。

    苏越这才抬脚迈入小曼的房间。

    此刻小曼正仰面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目光呆滞,嘴唇更是惨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苏越一进门,并没有急于帮小曼诊察,而是眯起眼睛打量着她的身体。

    那天,在希腊花园,小曼抽搐发作的时候,她就没有在她的身体及大脑上看到任何的病灶,却是在大脑的部位看到一团漂浮的红色,而今天,他依然没有看到任何的病灶,却是发现小曼的周身都布满了深浅不一的颜色,大脑的部位呈现浓烈的黑色,心脏的位置是鲜艳的红色,身体其他部位也都是深浅不一的红色或橙色!

    红色跟黑色,都代表已经很严重了!

    苏越皱了皱眉头,如果不能及时控制病情的话,恐怕熬不过今天!

    但是,她到底是什么病呢?苏越却是一时拿捏不准。

    苏越虽然从小跟着爷爷耳濡目染,懂一些中医,但是,却是接受了四年的西医教育,所以,遇到问题,他习惯性的要查明诊断,然后对症诊治。

    “小曼,小曼,你怎么了?”一进门,芊芊看到小曼这副模样,连忙上前拉着她的手,眼泪哗啦啦的就掉了下来。

    小曼却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芊芊更加着急,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用力摇晃着:“小曼,你说话啊,别吓唬我!”

    许是芊芊摇晃的力气有点儿大,小曼的眼球忽然上翻,紧接着,全身上下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

    不好!又抽起来了!苏越果断上前,把芊芊推到一边,然后伸出大拇指在小曼的人中处用力掐下去!

    苏越的手刚一触及到小曼的人中,就感觉像是有股巨大的力量要把他的手指吸到小曼的体内一般,他强撑着打起精神,却是感觉眼前一阵眩晕,片刻的挣扎之后,他趔趄的站住,不一会儿,小曼的喉咙处就发出一声“呃”的声音,四肢也停止了抽搐,紧接着,眼球恢复了正常,只是一双眼睛盯着苏越,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苏越见小曼停止了抽搐,正准备给她吸点儿氧,然后采取下一步救治措施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眼前一阵亮光闪过,紧接着,他闭了闭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小曼身上的颜色正在急剧的消退着,尤其是大脑部位的黑色,像是狂风吹过乌云一般,快速散去,身体其他部位的颜色也渐渐消散。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小曼的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到什么颜色了!

    苏越惊讶的看着,嘴巴张的大大的,他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越,你怎么来了?”耳边响起小曼温软的声音,苏越终于回过神来。

    此刻的小曼看起来还是有些虚弱,但是脸色却比之前红润了许多,眼睛也不像之前那般黯然无声,而是灵动了许多,看到苏越坐在自己的床前,小曼的脸上竟然浮现了两片彩云。

    “小曼,你好了?你终于好了?刚才可吓死我了!”芊芊听到小曼的声音,也赶紧凑上前去,看到小曼已经恢复了原初,芊芊激动的说着。

    “我刚才,好像,好像看到了一个黑色的怪物在掐住我的脖子,我没法呼吸,后来,好像忽然闪过一道亮光,黑色的怪物就不见了,然后,我就看到了苏越,我是不是刚才做噩梦了?”小曼不解的问着。

    “对!对!你是做了一个噩梦,妈妈也做了一个噩梦,不过,现在好了,梦醒了!”金茹也走上前,握住女儿的手,哽咽的说着。

    一道亮光?

    苏越一愣,他也看到了一道亮光!

    “你有看到亮光吗?”苏越小声问着芊芊。

    芊芊擦了擦眼泪,推了苏越一把,破涕为笑:“小曼跟你开玩笑呢,你没听她说是做了个噩梦吗?”

    苏越笑了笑,“难怪呢,我们都没看见.......”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已经开始在思考着这道亮光了!

    小曼刚刚恢复,身体还有些虚,加上怕她再次抽搐,陈**就让金茹守在女儿的床前,把其他人迎到了客厅。

    时值仲夏,室外温度有三十五六度,刚才小曼的房间里虽然开了空调,但是怕她着凉,所以只开了二十七度,到了客厅里,空调周茹降至二十四度,苏越不由的感到全身一阵阵哆嗦,感觉像是掉进了冰窖一般。

    “苏医生,我女儿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急切的问着。

    “放心吧,至少目前一段时间,她应该不会发病了!”苏越说着,在没有搞明白那道亮光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他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一听这话,陈**却是一阵失望:“就是说跟上次一样,她还会发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