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我就是一妖孽
    “啥?有什么?”芊芊正好站在门口,一听刘嫂这话,顿时来了兴致,连忙上前拉住刘搜。

    “我也不懂他说的那些话,他在大门口转悠了好一会儿了,我买菜回来,就上前盘问,他说我们这房子有邪气!我这一听,也慌了,就赶紧来跟纪小姐通报一声!”刘嫂惊魂未定道。

    “让他走!没准是些什么江湖骗子!现在骗子的花样可是越来越多了!”纪雅涵自然不信这些,还以为是心怀叵测的骗子,便挥挥手,让刘嫂打发他走。

    “别急,我出去看看!”苏越一寻思,觉得事情蹊跷,便打算一探究竟,反正他一个大男人总不怕被人骗了!

    “我也去!”芊芊最喜欢凑热闹,也跟着起哄。

    “去吧去吧,别给人骗了啊!”纪雅涵对着两人摆摆手,自己则拿起主持稿看了起来。

    苏越和芊芊一前一后往门口走去。

    一打开大门,就看到距离别墅不远处站了个男子,男子身穿灰色长袍,留着长长的胡子,手指不时掐算着,嘴里念念有词,倒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见苏越出来,男子睁开眼睛,在苏越身上打量一番,然后缓步上前:“你可是这宅子的主人?”

    苏越微微一笑:“你不是能掐会算吗?你算算看是不是呢!”

    苏越说着,习惯性的眯起眼睛,自从有了这一功能之后,他总是习惯性的想要从人的身体上得到些信息。

    只是,这次他的眼睛并没有像之前那般轻易的就看到这个道士的身体内部。这让他很是意外,揉了一下眼睛,再次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却感觉一阵头晕,进而看到道士的胸口处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色。不过只是一瞬间,他又看不到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呢?”苏越愣住了。

    “老道士,你倒是算算看,到底是我这宅子的主人,还是他是?”芊芊听苏越这么一说,也来了兴致,跟着在后面起哄。

    “算命那些太低级,我是专门给人治病的!”男子捋着胡须胡须微微一笑,“前几天,有个姑娘,在你这宅子里突发羊角风,这事儿你们都还记得吧?”男子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你说的是小曼吧?难不成,你就是那个茅山老道士?”芊芊想起小曼告诉她家里有个老道士天天在家念经的事情,顿时明白了几分。

    “正是在下,陈家小姐此次发病,恐怕跟你们这宅子有关啊!”男子说着,又后退几步,眼睛微微眯起,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莫非这人真有几分功力?苏越忽然来了兴趣。

    “这位老先生,既然你说跟我们家宅子有关,那你倒是说说看,要怎么样才能治陈小姐的病?”

    “我要在你这宅子里做法!”男子说着,眼神忽然变得犀利无比,好像看到了什么一般:“你这宅子里有些不干净的东西,我已经感应到了!陈小姐就是被这些不洁的东西缠身导致犯病的!”说罢,男子嘴里又开始念着听不懂的咒语。

    苏越耐着性子听他念完之后,那男子猛地睁开眼睛,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把桃木剑,径直朝着苏越刺过来:“何方妖孽?还不快快伏法?”

    苏越正无聊着呢,忽然看到一不明物体直指向自己,顿时起了警惕心,他猛地一个后退,伸手挡住桃木剑,听那男子嘴里说自己是妖孽,顿时哈哈一笑,“你这江湖骗子!竟然说我是妖孽,我倒是要看看到底谁才是妖孽!”说罢,手上一阵用力,只见一阵电石火光闪过,桃木剑竟被他掰成了两截!

    “你!你!你!”男子见状,忽然面色苍白,趔趄着后退了几步,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瘫倒在地。

    “哈哈!我当有多厉害呢!原来也是只纸老虎啊!”芊芊见状,连连拍手叫好。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折断我的桃木剑?”男子起身,半坐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盯着苏越,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

    苏越随手把桃木剑丢在地上,地上顿时闪过一阵轻尘,“就这破玩意儿也拿来吓唬我?你这是欺负我不懂还是怎么的?”

    这个时候,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会在他的身上看到一闪而过的红色,原来这道士注定要吃自己一招啊!

    只是,为什么他想要洞悉他的身体的时候会感觉头晕呢?难不成,这道士并不是纸老虎?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男子更加惊恐!

    “我不是什么人,就是一个医学生而已,是你非要说我是妖孽的,既然你非要这么说,我也不反对,我就是一妖孽,倒是你啊,道行不行就再去修炼几年,别出来丢老祖东的脸!万一你祖宗气得从坟墓里钻出来找你算账那可就麻烦了!”苏越说罢,拍拍手,就要回去。

    男子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嘴唇抖动着,想说什么,却是无话可说!

    而就在这时,一阵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苏越抬眼一眼,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子疾驰而来,在门口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车上下来一神色紧张的男子,扫视了一圈,待看到地上躺着的男子之后,他疾步走来,“董大师,小姐又犯病了,陈总让我赶紧接你回去,你这是怎么了?”

    “什么?小曼怎么了?”听男子这么一说,芊芊连忙冲上前来问着,这个黑衣男子她认识,正是小曼家里的司机。

    “芊芊小姐,我们家小姐最近身体不太好,我得赶紧把董大师接过去给小姐看病了!”司机看了一眼芊芊,说着,又去伸手去拉地上的董大师。

    “就他还给小曼看病啊?分明就是个纸老虎,刚才苏越不过轻轻推了他一把,他那什么破剑就断了,人也吐血了,我看还不如让苏越给小曼看病去呢!”芊芊不以为然的说着。

    “什么?董大师的桃木剑断了?”司机一听这话,顿时惊讶不已,要知道,董大师平时想要做法,靠的可就是这把桃木剑,要是这剑断了,他可怎么看病?

    “诺,在地上呢,我看你们肯定是被他给忽悠了!”芊芊指了指地上那变成一半的桃木剑。

    “啊?”司机看着地上的断剑,后背一凉,作为陈家的司机,每次董大师做法的时候他都在现场,董大师拿起桃木剑念念有词的时候,桃木剑都是闪着亮光的,而此刻,这段桃木剑就像是一块普通的木头一般,毫无光泽可言。

    司机怔怔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元气大伤的董大师,又看了一眼苏越,然后快速的掏出手机,拨通了陈**的电话。

    一番叙说之后,司机挂了电话,却是走向苏越:“这位大师,我们陈总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