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新股东
    办理股转让的手续很简单,苏越只是签了几个字,便是坐拥密州电视台百分之二十股份的股东之一了。

    拿着股权书,苏越差点儿笑出声来,想着要是纪雅涵知道这一消息恐怕要惊掉下巴吧?

    恩,以后必须要对我温柔似水,要不然,我就不罩着你了!主持一姐的位置,也要我点头首肯才行啊!苏越如是想着,奢侈的打了一个车往希腊花园赶去。

    回到家,苏越却并没有把这消息告诉纪雅涵,像这样的事情,一定要保持低调,等她知道了再来问他的时候,他表现出一副不屑一提的样子,那才叫最高端的装逼,自己主动去找她这事儿,未免太跌份儿。

    纪雅涵这几天恢复的相当不错,苏越已经很难在她的脚踝处看到颜色了,这说明,她已经基本康复了。

    除了身体上的康复之外,纪雅涵的心情也不错,虽然唐文礼莫名奇妙的转让股份让她很意外,但总算是有惊无险,不知道苏越使了什么招数,秦益繁那家伙竟然说愿意转让股份给她。

    她倒也不急于一时把股份收到自己名下,再说一下子也拿不出这么多现金来,既然秦益繁那么说了,应该在台里也不会跟她对着干,只要不跟黄冠霖那家伙一丘之貉,那么她就安心了。

    这天,台里有个会议,主要讨论接下来的大型节目的事宜,得知纪雅涵恢复的差不多了,而且她也是作为股东之一,又是主持人,所以也让她参加了会议。

    这次会议黄冠霖毫无悬念的缺席了。

    据说,那天他家母夜叉之所以会如此冲动,是因为有人给他邮寄了一包东西,里面全是黄冠霖的果照。

    听说这些,纪雅涵只是笑笑,她用脚趾头也能猜的出来这是谁干的好事儿。

    黄冠霖不在,加上姚可心不知何故忽然宣布隐退,所以大家对纪雅涵更加客气,毕竟,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恐怕纪雅涵还是台里的主持一姐。

    大家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节目的事情之后,便有人提及公司股权变动的事情。

    “据说,秦总收购我们的股份不过是掩人耳目,有更大的老板在后面呢!前天股权又发生了变动,不过不知道这次是谁!”其中一个小股东说着。

    “那岂不是我们电视台要大换血了?”立刻便有人问道。

    纪雅涵心里一阵咯噔!

    难不成唐文礼的退出另有隐情?除了黄冠霖之外,还有其他人对电视台的股权虎视眈眈?想到这里,纪雅涵顿时有些不淡定了。便找了个借口提前回去了。

    纪雅涵回到家的时候,芊芊正软磨硬泡的逼着苏越陪他玩游戏,苏越对玩游戏确实提不起兴致,便只好一直在敷衍她。

    “苏越,我要让雅涵姐扣你工资,你最近一点儿也不听话!”芊芊撅着嘴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她当然不高兴了,当初给苏越买个手机,就是为了方便苏越陪她玩游戏,这家伙倒好,一次也没陪她玩游戏不说,还整天跑出去,不知道跟什么人鬼混去!

    看到纪雅涵回来,芊芊就跑上前去告状:“雅涵姐,苏越他不陪我玩!”

    纪雅涵心里装着心事,压根没心思,就随口道:“看你整天这样沉溺于游戏里,估计年底你爸就把你送出去!”

    芊芊一听有提到出国的事情,顿时小脸拉下来:“雅涵姐,你可是答应过我,我帮你找个私人护理,你就去跟我爸说让我不要出国的!”

    “我答应你是没错,你也要争气啊,我听说你期末考考的不理想?你爸今天还打电话给我,要我盯着点儿你。”

    “什么考试这么难啊?要不然我帮你复习吧!”见芊芊一张小脸跟苦瓜一样,苏越有些于心不忍,便笑问道。

    “跟我提什么都行,就别跟我提学习,我最讨厌学习了,那些什么函数,我认识它,它也不认识我啊,还有物理化学,什么人造卫星转圈圈啊,什么有机物无机物啊,我最头疼这个了,要是再让我学习,我恐怕也要跟小曼一样了!”芊芊听苏越这么说着,连忙抱着脑袋大叫道。

    提起小曼,苏越忽然想起那天看到她大脑结构里浓烈的红色,想到颜色跟疾病的关联,恐怕她的疾病应该已经很严重了,于是连忙问着:“小曼现在怎么样了?”

    “哎!可惨了!你都不知道,他爸也不知道去哪里请来一个道士,现在不让她出门,天天在家念经!”芊芊皱着眉头说着,她这两天本来就无聊,西贝去澳洲旅游了,小曼又被关在家里,难怪会对苏越这么不满了。

    苏越一愣,他倒不是什么唯科学论,他一直认为,科学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科学只是人类对自然的探寻活动,尽管科学的目标是观察并且研究自然,企图透彻地了解客观存在并且寻找利用它的方法,但科学做不到彻底揭开自然的奥秘,不可能穷尽自然知识。科学只能够让人尽可能接近全部的客观存在,了解尽可能多的自然现象,这是科学的极限,比如很多临床上没办法治疗的疾病到了很多民间高手那里,用一些看似不科学的方法却可以治疗,这便是科学的局限性。

    只是,现如今的世道,鱼龙混杂,不知道这个道士能不能真的帮小曼看好病!

    “对啊,他爸可信这个了,她这个病好像是上小学的时候就有了,那时候也是找了个道士看好的,好像说是什么茅山道士,本来是说已经完全好了,谁能想到现在有犯病了,而且是在我们家犯病,对了,苏越,你这么厉害,要不然你去帮她看看吧,再没人陪我玩,我可就发霉了!”芊芊说着,上前拉住苏越的胳膊,撒娇般的甩着。

    苏越苦笑着摇摇头,他哪里厉害了,连续几次事情,都是跟外伤有关,确切的说,跟透视有关,借助透视眼,他自然能够轻松解决,只是,这种没有明显病灶的疾病,他还真是难以吃准。小曼发病的时候,他特地仔细的看过她的颅脑结构,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个他也很意外。

    “苏越,你就看在雅涵姐对你这么好的份儿上,你帮帮小曼吧,她闷在家里也好无聊的,再说了,万一那道士给他治不好,她可就惨了,小曼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了!”见苏越只是摇头不说话,芊芊又继续摇着他的胳膊。

    “芊芊,这个事情不是我不帮忙,我就是个学生,在跌打损伤方面有点儿心得,但是对于小曼的病,我真心没谱,万一帮不了呢?”苏越摊开双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芊芊的朋友,无论是西贝还是小曼,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个个都是非富即贵,苏越可不敢贸然去接这个烫手山芋,到时候非但给人解决不了问题,还惹一身麻烦就惨了。

    “苏越说得对,你跟小曼是朋友,可以在其他方面帮助他,至于让苏越去给她治病,这样有些冒险,我也知道今年也快把你憋疯了,今年情况特殊,我腿受伤了,过段时间又要准备接下来的大型活动,要不然这样吧,等下周苏越考完试,朵拉也回来了,你们三个一起出去玩一趟,怎么样?”

    “真的吗?雅涵姐!”芊芊到底是个贪玩的孩子,一听说下周让他们出去玩,顿时忘了一切不快,像个孩子一样的扑向纪雅涵。

    还有免费的旅游?苏越听纪雅涵这么说着,也是心下一喜,看来这份工作的福利待遇还真是不错呢!

    “苏越,跟我来一下!”处理好了芊芊的事情,纪雅涵又把苏越叫到自己房间。

    “秦益繁的股权又转让了,这事儿你知道吗?”一进门,纪雅涵就说道。

    “知道啊!”苏越摸了摸鼻子,心想,这么快就知道了啊?那我岂不是要把架子端的高一点儿了?

    “你知道是谁收购了股权吗?”纪雅涵又问。

    “你不知道?”苏越乐了。

    “不知道,其他股东也都还不知道,据说是个大人物,还挺神秘的!早知道秦益繁说要转让给我是时候我就应该吃下来,这下麻烦了.......”纪雅涵说着,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又什么麻烦的?”苏越又问。

    “黄冠霖那家伙坏着呢,没准还是他搞得鬼!”纪雅涵愁眉苦脸道。

    “那倒也不一定,没准新股东是跟你同一战线的也不一定!”苏越笑道。

    “这是商场,商场如战场,你不懂的!”纪雅涵对着苏越摆摆手,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忧虑中。

    “呃,我不懂.......”苏越差点儿就要说你所谓的新股东就是我啦,跟不跟你站统一战线,那可就全凭你的表现啦!

    不过,苏越也就是想想而已,他有的是耐心呢。

    看纪雅涵愁眉苦脸的样子,苏越正想着要不要给她些安慰,忽然刘嫂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纪小姐,门口有个道士,一直在门口念念叨叨,说是.......”刘嫂也是个有分寸的人,见有苏越在场,便及时打住了。

    “说什么?苏越又不是外人,你说吧!”纪雅涵连忙说着。

    “那道士说我们这房子有邪气.......”刘嫂说着,一脸惊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