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给秦老爷子看病
    苏越只管吃,哪里关心这么多,只是简单的回了一个“哦”字。

    “你难道不关心他说了些什么?”纪雅涵看着苏越。

    “说什么?”苏越随口问着,又喝了一大口鸡汤。

    纪雅涵见状,有些无奈,但还是开口道:“刚才唐叔打电话给我,说秦益繁决定收购他的股份,不过,他对持有这些股份没多少兴致,如果我想要的话,可以原价转让给我。”纪雅涵说完,继续盯着苏越。

    如此一来,事实上就是避开了那个唐文礼的股份转让给内部人员的话要优先转让给皇冠霖的说法,这也算变相的帮了纪雅涵一个大忙。

    纪雅涵当然不会认为这只是黄冠霖好心。

    苏越只顾喝汤,又回应了一个“哦”字。

    纪雅涵彻底无语了,她拍了拍桌子,苏越这才抬起头。

    “你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纪雅涵凝视着苏越。

    苏越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这才不好意思的笑笑,“没什么好解释的啊!”

    “苏越,这事跟你有关系吧?”纪雅涵继续问着。

    “没什么关系,昨天秦昊打了个电话给我,问我该不该收购这个股份,我说想收就收呗!”苏越耸耸肩膀不以为然的说着。

    “就这样?”纪雅涵难以置信的问着。

    “对啊,就这样!”苏越摊开双手,一副无辜的模样。

    “秦益繁没有要求你给他家老爷子看病嘛?”纪雅涵还是不相信。

    “没有啊!”苏越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好吧,你接着吃吧!”见苏越的眼神始终盯着桌子上的饭菜,纪雅涵彻底被他打败,只好摆摆手,让苏越痛痛快快的去吃了。

    这一餐,是苏越感觉有生以来吃的最美味的一顿饭了。直到吃的肚子滚圆,再也塞不进一根菜,苏越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下了筷子。

    回来的路上,苏越恢复了元气,而芊芊却因为吃的太撑没力气开车了,只好改由苏越开车。

    一路上,纪雅涵都像是有心事一般,一直皱着眉头在想些什么。

    回到家,芊芊靠在沙发上又开始玩起了游戏,而纪雅涵,由于刚才走路走的有点儿多,脚踝有些发胀,便用苏越配制的草药泡了个脚,也去休息了。

    苏越回到自己房间,掏出手机给秦昊打了个电话,“我下午有点儿空,你让你爸两点半来接我,我可以去给你家老爷子看看!”

    苏越一向是个是非分明的人,秦昊虽然招惹他在先,但是他也得到了教训,而且,秦昊能够迷途知返,而且能够这么准确的把握他的心思,这让他很欣慰,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欠别人的事情苏越一向不干,所以,即便是秦益繁不要求,他也会主动要求帮忙的。

    “太好了,我这就跟我爸说!”一听这话,秦昊的声音顿时欢快了起来。

    苏越其实原本不想这么快就去帮他家老爷子看病的,今天透视了那么多人,体力消耗实在太大,但是,小团圆一顿美味下去,他感觉基本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加上他不愿意欠人人情太久,便决定早点儿把这个人情债给还了。

    秦家,秦昊几乎是从楼上跳着下来的。

    “爸,太好了!苏越答应帮爷爷看病了!”

    “真的吗?”秦益繁一听这话,顿时喜出望外的问着。

    “当然是真的,他刚才亲自打电话给我了,我就说过,你这么做,苏越一定会帮忙的!”秦昊兴奋不已的说着。

    “好好好!看来还是你懂他的心思啊!”秦益繁连连点头。

    下午两点,秦益繁的黑色奔驰车就已经停在了希腊花园的门口。

    父子两人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秦昊这才拨通了苏越的电话:“苏越,我和我爸在你家门口等你了!”

    “好,我这就出来!”苏越说着,换了身衣服,便走了出来。

    秦益繁亲自开车,秦昊则下车帮苏越开门,父子两人一副恭敬万分的样子,跟上次来这里的态度完全不同。

    对于这些,苏越倒是不在意。

    一上车,苏越就开口道:“我答应帮你家老爷子看病是因为你帮了我的朋友,我是个是非分明的人,你帮了我,我不能亏欠你,所以才会帮你!”

    秦益繁连连点头,心里暗暗庆幸当初还好听了儿子的话。

    “另外,我只答应帮你家老爷子看病,但是,能不能看好我不保证!”

    “当然当然,这个我们明白!”秦益繁点头如捣蒜。只要苏越愿意来,他就感觉已经成功了大半了。

    秦家住在距离希腊花园大约二十公里之外的一栋单体别墅里。

    秦益繁的车子刚一开到门口,大门就缓缓打开,车子停好之后,秦昊又快速的下车帮苏越开门。

    秦家的别墅比纪雅涵住的别墅要大的多,院子也很大,装修更是豪华大气,毕竟是房地产老总的府邸嘛。

    “苏越,这边请!”秦昊关好车门,便跟父亲一起引导着苏越往爷爷住的房间走去。

    “爷爷,苏医生来了!”一进门,秦昊就对躺在床上正在听着京剧的老人喊了一声。

    老人看起来应该有七十几岁的样子,身材比较瘦削,颧骨很高,眼窝也有些内陷,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身上穿着一身棉布睡衣,即便是躺在床上也看起来一丝不苟的样子。

    老人听到动静,睁开眼睛,看到苏越,微微一怔,“你就是苏医生?”

    苏越点点头,“秦老先生,您好!”

    “你好!你好!苏医生请坐,阿昊,赶紧去泡茶,把我柜子里那大红袍拿出来!”秦老爷子的声音很虚弱,但是思维却很清晰。

    苏越连忙坐下。

    “老爷子,您觉得哪里不舒服啊?”苏越问道。

    “我啊,就是半个月前跟几个老朋友一起吃了火锅之后就觉得腹胀的厉害,本以为是吃多了,就没在乎,回来泡了一包午时茶喝下去,本以为会好,可是却一直没好.......”秦老爷子说话有些吃力。

    “后来又去看了中医,抓了几服药,吃了也没见好......再后来,我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他老是说全身都疼,具体哪里疼又说不上来,到了这两天喝口水都难以下咽,这过程中,我们看了很多医生,国内外的大医院都看了,都没查明原因......”

    见老爷子说话有些吃力,秦益繁接着说道。

    跟秦老爷子交谈的过程中,苏越的眼睛一直微微眯着,视线在他的身上扫来扫去。

    苏越的眼睛就像是一个扫描仪一般,把秦老爷子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这过程中,苏越有些惊讶,因为,苏越完全看不出这老爷子的身体有什么毛病,他的心跳虽然缓慢,但还算有力,心肌没有炎症,没有肥大,肝肾等其他脏器也都没有明显的变性,骨骼虽然有些老化,但是却没有危及健康。大脑更是每一条血管都清晰可见,没有梗塞的迹象。

    按理说,老爷子的身体应该很好才对,但是,苏越却在他身体的周围看到了一圈薄薄的红色雾状。

    这一圈红色很均匀,几乎遍布全身。

    按照苏越对颜色跟疾病关系的理解,红色已经很严重了!

    可是他的身体脏器为什么都没有损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