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废了
    纪雅涵也惊醒过来,她压根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逆转成这样一种画风,看到那么多血,一下子也吓傻了,她颤抖的说着:“苏越,快,快救他!”

    苏越这才站起身来,走向黄冠霖。

    此刻黄冠霖脸色煞白,嘴巴张着,却喊不出声音,眼神里满是惊恐。中年女人看到这么多血似乎也醒悟过来,一把丢掉了剪刀,大叫着冲了出去。

    好在这里是隐秘性比较好的高级会所,即便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周遭依旧是静悄悄的,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刚才离得远,苏越只能看个大概,现在走近了看,场面更是血腥,他的裤子早已被血染透了,裤子上也被剪刀扎破了几个洞,依稀可以看到一些血肉模糊的模样。

    苏越蹲下来,没有给他脱下裤子查看,而是眯起眼睛。

    苏越只看了一眼,便闭上了眼睛。

    太凶残了!

    他的下半身俨然已经变成了肉泥,至于那小丁丁,早已看不出形状。倒是在他血肉模糊的上方,他依稀看到那团黑色越来越浓,直到彻底掩盖了他的肉身。

    苏越猛地一惊,像是想到了什么!

    关于颜色,他似乎已经有了思路。

    淡淡的浅绿色,黄色,橙色,黑色,这些颜色依次递进,难道对应着疾病的严重程度?

    “叫救护车吧,他恐怕是废了,我也无能为力!”苏越站起身来,摇了摇头。

    废了?!

    这两个字在众人耳中听起来竟是那么惊悚!皇冠霖则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五分钟后,救护车把黄冠霖拉到了医院。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主动跟去医院,只是有个小项目的负责人给他的儿子打了个电话。

    “苏越,他不会有生命危险吧?”回过神来之后,纪雅涵惊魂未定的问着,这事儿虽然跟她无关,却是在她邀请的饭局上出的事情,纪雅涵自然有些紧张。

    “生命不会有危险,只是,以后恐怕再也玩不了小主播了!”苏越嘴角浮现出一抹邪恶的微笑。本来还想着借着今天的机会

    这一笑,看的秦益繁惊悚不已,身上的汗毛下意识的就竖了起来,他想起了那天在看守所,苏越跟他说的那些话。他隐隐的觉得,其实,苏越原本是可以救黄冠霖的,只是,他不愿意救而已。

    想到这里,他猛的打了个哆嗦,然后看向唐文礼:“唐总,关于收购股份的事情,我看我们还是再谈吧!”

    唐文礼默默的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密州街巷的一个小咖啡馆里。纪雅涵和唐文礼相对而坐。

    “唐叔,你为什么要卖股份?”

    “雅涵啊,我有我的苦衷,希望你能理解我!”唐文礼说着,似有难言之隐。

    “就算是你要卖,也要首先想到卖给我啊!”纪雅涵有些生气。

    “雅涵,你不知道,我们当初有个协议,我的股份,要是卖给内部人员,必须要优先卖给黄冠霖,要么就是卖给外人,我卖给秦益繁也是为了你好!”

    “刚才秦益繁说暂缓收购计划,那么你打算怎么办?”纪雅涵急了。

    “实在没办法的话,也只好卖给黄冠霖了!”唐文礼一声长叹。

    “唐叔,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纪雅涵意识到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便追问着,只是任由纪雅涵怎么追问,唐文礼再也不多说半句。

    回来的路上,纪雅涵的心情并没有因为皇冠霖废了而感觉到轻松多少,相反的,她感觉一阵沉重,唐文礼的股份一卖,电视台里局势似乎就要变了,某些力量似乎在暗波涌动,而且,似乎冲着她来的。

    “需要我帮忙吗?”苏越注意到纪雅涵的情绪变化,苏越开口问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纪雅涵没有回答,反而问着苏越。

    纪雅涵也看出来了,苏越远不是一个医科大学生这么简单,他很神秘,纪雅涵忍不住想要探寻。

    “因为你帮过我啊!”苏越眼睛平视前方,平静的说着。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帮她。

    “那,你打算怎么帮我?”苏越的话竟然让纪雅涵无言以对,不过想到眼下的局势,倒也不是矫情的时候,于是认真的问着。

    “秦益繁不是想我给他家老爷子看病嘛!”苏越道。

    “你怎么就知道你一定能帮他看好呢?”纪雅涵反问。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苏越笑笑。

    “那又怎样?刚才他不是说了,暂时不谈收购股份的事情。”纪雅涵有些失望,如果唐文礼的股份不卖给外人就要卖给黄冠霖的话,她宁愿他卖给秦益繁。

    “他暂时不收购是有原因的,现在的问题是,你真的希望唐文礼的股份被他买走吗?”苏越转头看向纪雅涵。

    “总比卖给黄冠霖要好!”纪雅涵有些泄气,自从父亲跟那个女人结婚之后,她便所有的事情都一个人扛着,如今遇上难题,也不想去找他!

    苏越没有再说什么,脑海里却已经在盘算着。

    回到家,芊芊还靠在沙发上玩游戏,见他们回来,芊芊光着脚丫子跑出来:“你们可回来了,可闷死我了!苏越,你陪我玩会游戏吧!”

    苏越可没心思玩游戏,忽悠了芊芊几句,没想到芊芊压根不吃他这一套,就在他绞尽脑汁想办法摆脱芊芊的纠缠的时候,救命的电话铃声响了。

    “电话,电话!”苏越指指手机,然后飞也似的冲上了楼。

    来电是个陌生号码。

    苏越刚一接通,电话里就传来秦昊的声音:“苏越,我是秦昊,关于密州电视台的股份,我爸说想听听你的意见!”

    “听听我的意见?”苏越笑了,看来这个秦昊是个聪明人啊!

    “对,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纪小姐是你的朋友,我们觉得有必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秦昊说的极为诚恳。

    “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让秦总按照原定计划收购吧!”苏越毫不客气的说着。

    “好的,我会把你的意思转达给我爸的!”秦昊的声音里带了些欢快。

    挂了电话,苏越沉思半天,摇摇头,笑了,自言自语道:“事情哪会这么简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