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秦昊再次道歉
    听芊芊这么一说,苏越一阵肉疼,谁说给一百万他也不去了,刚从秦益繁那里赚了十万,要是再赚个一百万的话,他可就是坐拥一百一十万的大富豪了,没准回到老家也可以买个这么大的别墅给爷爷住了。

    不过,苏越也就是想想而已,别说秦益繁这种精明的的商人不会真的给他他一百万,就算是真的给,他也未必会要!秦益繁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让他很不爽,有钱很了不起吗?既然钱这么厉害,他当初为什么不让钱给他的儿子的颌关节复位呢?

    “秦总,不好意思,受雇于人,要有基本的诚信,所以,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你还是请回吧!”苏越客气的拒绝。

    “苏越,对不起,都是我不对,我不该以取笑你为乐,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苏越的话刚一落下,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吭声的秦昊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秦昊这一跪,最惊讶的莫过于芊芊了,要知道,在二中,秦昊走路都是横着走的,他说一,基本上没人敢说二,平时更是一堆小兄弟在身后呼应着,别说下跪,就连一句对不起,都没听他说起过,他今天竟然道歉了,而且还跪下了?这是什么情况?芊芊觉得有些好玩了。

    “阿昊,你这是干什么?”秦益繁压根没有想到儿子会忽然跪下来,这让他很是震惊!

    “爸,我错了就该道歉!”秦昊淡淡的说着。

    秦家一众人等也得惊讶不已,纷纷把探寻的目光看向苏越。

    今天,秦益繁召集大家,说是有个医生能救老爷子的病,但是要全家人去邀请,本来他们还以为是什么德高望重的老医生呢,没成想竟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大学还没毕业不说,竟然还是给让人家做私人护理的,这令他们十分难堪,无奈大哥在场,他们也只好忍着,这会儿见秦昊竟然给人跪下了,他们一家人顿时像受了莫大的羞辱一般,个个如坐针毡,恨不得马上离开。

    “秦昊,你我的事情止于此!你起来吧!”苏越皱了下眉头,冷冷的说着。

    秦昊站起来,对着苏越又鞠了一躬,“多谢!打扰你们了!”然后这才拉起秦益繁的手,“爸,我们走吧!”

    秦益繁怔怔的看着儿子,越发不明白这个儿子,只是下巴受伤了而已,怎么感觉好像脑子也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大哥,我们先回去吧!”见秦昊提议,其他人也都说着。

    秦益繁摇摇头,带领一帮人便离开了。

    秦家家长版的房车里,秦益繁的二弟秦益荣拉下脸来:“平时看你做事挺靠谱的,怎么今天干了这么件丢人的事啊?就那小子,也值得我们这么兴师动众,当年请京城的专家,也只是我跟你一起去的吧?”

    秦益荣说完,三弟秦益盛也开口了:“我倒是没关系,只是让老爷子知道我们竟然干出这么一档子丢人的事儿来,恐怕得气死吧!”

    “说什么胡话呢!”秦益繁心烦意乱的说着。

    请苏越给老爷子看病,其实并不是他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的,自从苏越轻而易举的把秦昊的下巴卸下来又安装上来之后,他拿着秦昊的片子咨询了很多专家,都说这样的案例必须要手术才能复位,这让他大为震惊,当下便让手下人去调查苏越的情况,这一调查,就发现了他曾经在高架桥上为车祸病人实施户外徒手心脏按摩,两件事情结合在一起,秦益繁当下就认定,苏越肯定是个身怀绝技的医生,没准他能治老爷子的病,于是便带着一家老小上门了。

    没想到的是,苏越竟然拒绝了他!

    “你们放心吧,只要把纪雅涵那小妮子给搞定,苏越这里,完全是钱的问题了!至于纪雅涵,你们放心好了,晚上她约了几个股东吃饭,唐总也叫了我,本来我对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还不怎么感兴趣呢,这下看来非得吃下了!”似乎是为了找回失去的面子,秦益繁说着。

    “那小子真的能治老爷子的病?”秦益荣还是不相信。

    “能不能治不好说,不过,他是个有点儿手段的医生,跟一般的医生不一样,我们总得试试!”秦益繁说着。

    “能有什么不一样?年纪轻轻的,我看是故弄玄虚吧!”老三秦益盛不屑的说着。

    “那老爷子的病总得找人看啊,国内外的专家我们可都是看遍了,要是再这样下去,给同行人知道,我们秦家可就完了!”秦益繁苦闷的摇摇头。

    房车里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

    秦家这几年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这自然是依仗着老爷子当年的一帮老朋友倾力相助,要是老爷子在这个关键时刻倒下去,秦家的繁华可能就止于此了!

    这也是大家这么积极的为老爷子寻医问药的最主要的原因所在。

    “爸,你不能收购电视台的股份!”沉默许久,秦昊的话打破了沉静。

    “为什么?”秦益繁大惑不解,这是他唯一可以拿捏纪雅涵的地方,只有那股份说事儿,她才会让苏越给老爷子看病。

    “你这么做,苏越是不会给爷爷看病的,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苏越跟纪雅涵还有林芊芊的关系非同一般,我上次被打,也是因为林芊芊为他打抱不平,你如果在这件事上打压纪雅涵,那么势必会跟苏越结怨,那么以后再求他恐怕就再也没机会了!”秦昊郑重的说着。

    秦益繁半天没说话,隐隐觉得儿子说的似乎有些道理。

    希腊花园的别墅里,秦昊他们刚一走,芊芊就按耐不住兴奋的心情给西贝和小曼打电话。

    “西贝,告诉你一个绝对劲爆的消息,秦昊竟然来我家了,竟然要苏越去给他爷爷看病,秦昊态度还行,还跪下了,就是他爸,很傲气的样子,让我们给轰出去了!”.”

    给西贝打完,芊芊又拨通了小曼的电话,依旧是热情四溢的昭告这一消息,只是,小曼似乎兴致不高,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下。

    “小曼,你怎么了?”芊芊终于觉察出了不对劲。

    “芊芊,我又病了......”小曼终于哭了出来。

    “小曼不哭,别着急,你放心,我让苏越给你看看,保准给你治好!”在芊芊眼里,俨然已经没有苏越治不好的病了。

    “我跟我爸说了,我爸不答应,说我胡闹.......”小曼哭哭啼啼的说着。

    “你爸怎么这样?”芊芊愤愤不已。

    “好了,芊芊,不跟你说了,我爸请的医生好像来了......”小曼说着,匆匆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