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挖墙角
    :

    “小曼,别怕,爸爸妈妈都在,一定会帮你治好病的,来,给妈妈看看,有没有摔到?”女人拍了一会小曼的后背,然后扶着小曼,焦急的问着。

    “没有,多亏苏越发现及时,我没有受伤!”小曼哽咽着说道。

    “苏越是谁?”中年男女这才把视线投向苏越,一脸不解。

    “他是雅涵姐请来的私人护理。”小曼道。

    “私人护理?”中年女人一听这个称呼,顿时皱起了眉头,纪雅涵受伤的事情她是知道的,但是,就算是找个私人护理,也该找个德高望重的老专家啊,找个年轻的小伙子算是怎么回事?

    “好了好了,既然没事了,就先回家吧,一个女孩家,喝什么酒?”中年男子上前一步,沉声道。

    “麻烦把西贝一起送回家吧?我也喝了酒,不方便开车!”苏越连忙说着。家里虽然有多余的房间,但是,纪雅涵腿受伤了,芊芊醉的不省人事,要是留宿在家,实在不太方便。

    小曼的父母点点头,带着小曼和西贝匆匆离去。

    晚上十点,小曼的妈妈金茹一脸凝重的从楼上下来。

    “女儿睡了吗?”

    坐在沙发上抽烟的陈**抬头问着。

    进入点点头,在陈**的身边坐下来。

    “**,我们该怎么办?”

    “我明天联系一下董大师,让他来家里看看!”

    “我们现在住的房子该不会......”金茹一脸惊恐。

    “你先别担心,等董大师看了再说吧!”陈**重重的叹了口气。

    送走了小曼和西贝他们,苏越也早早的洗漱完毕然后就上床睡觉了。

    也许是那瓶红酒的作用,他刚一靠上枕头就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他依稀看到那个华服女子再次朝着自己款款走来,嘴里依旧念着些他听不懂的咒语。

    第二天,苏越是被芊芊猛烈的拍门声惊醒的。

    他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打开门。

    “苏越,快下楼,有好戏看!”芊芊一把抓住苏越,不由分说的就拉着他下了楼。

    楼下的客厅里,苏越看到站了一群人!少说也得十几个,他愣了一下,仔细一看,发现站在前面的竟是秦益繁和秦昊父子二人。

    “怎么回事?”苏越皱了皱眉头,难不成找茬儿找到这儿来了?

    “苏医生,我今天特地带了一家人过来赔礼道歉的!”说罢,秦益繁双手抱拳,恭恭敬敬的对着苏越深鞠一躬:“我秦益繁教子无方,请苏医生您大人有大量,原谅犬子!”

    苏越愣了一下,这搞得是哪一出啊?秦昊招惹他在先,给他点颜色瞧瞧是他的本能反击,只是,事情已经结束,他没有想要继续跟他死磕,他又何必来这么一出呢?

    “秦总,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你们贸然前来,实在不妥,我们的事情,已经了结,我无意于与你们为敌,所以,这件事情就此打住吧!”苏越摆摆手,他只是纪雅涵请来的私人护理,要是把些乱七八糟的人都招上门,势必会引起她的不满。

    “有什么关系?让他们道歉,我倒是想看看他们秦家到底有什么诚意!”苏越一开口,芊芊不乐意了,她拉了拉苏越的手,低声说着。

    “实不相瞒,今天贸然前来拜访,一是为了道歉,二也是为了家中老父的病,还请苏医生能够出手相助.......”秦益繁面露难色。

    苏越呵呵一笑,心想原来如此,上门赔礼道歉是假,求我看病是真啊!

    “我只是个医学生,尚未毕业,没有看病资质,还请秦总另请高明吧!”苏越摇摇头,他仗着透视的本领虽然能看穿一些体内未知疾病,但是,毕竟资质尚浅,而且爷爷一直教育他凡事要低调,所以,他一向不愿逞强。

    “苏医生技术了得,犬子的颌关节,就算是密州的刘主任都束手无策,苏医生却轻而易举就给复位了!”秦益繁并不打算就此罢手,还是极力相劝。

    “那不过是巧合罢了!”苏越摆摆手。

    “苏医生,您在纪小姐这里是在工作吧?要不这样?我出高出纪小姐两倍的工钱给你,你给老父查看一番,你看如何?”秦益繁到底是生意人,眼珠子一转,顿时就有了主意。

    只是,秦益繁这番话却是激怒了站在楼梯口的纪雅涵。

    原本听到楼下有些喧嚣,以为芊芊又带了朋友过来,出门查看一番,却看到秦益繁带了一大家子人过来。因为好奇,她没有回房间,而是就站在楼梯口的位置。

    得知秦益繁是为道歉而来,她很是意外,细听之下,原来是来找苏越看病的,当下便觉得好笑,苏越不过是一个医学生,就算是有几分天赋,也不至于到了如此炙手可热的地步吧?

    只是这个念头刚一出来,就听到秦益繁竟然明码标价来挖苏越的墙角,她可就不乐意了!

    虽然腿脚还是不方便,但此时此刻她要是再不出面岂不是任人欺负了,于是,纪雅涵柱起拐杖,一边往楼下走着,一边说着:“秦总,您这是挖墙脚挖到我家里来了吗?”

    秦益繁看到纪雅涵,先是一怔,随即哈哈一笑:“纪大主播说话真是伶牙俐齿啊,我这哪里是挖墙脚,是来求助你的私人护理!”

    “我听到我的私人护理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你了,可是你竟然想开高价钱挖墙脚,秦总,我们虽然不是很熟,但是这么做不符合规矩吧?”纪雅涵走到大厅中间,展现出主人的威严。

    “哪里不熟了,你们电视台的唐总今天还打电话给我,要转让百分二十的股份给我呢!本来我还不感兴趣的,现在,我忽然感兴趣了!”秦益繁哈哈一笑,对于纪雅涵,他还真心没什么好忌惮的。

    他竟然要买电视台的股份?纪雅涵当下愣住了。

    她之所以在密州电视台发展的风生水起,除了因为背景的关系,还因为妈妈留了电视台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她。

    黄冠霖控股百分之四十,唐总,也就是唐文礼,妈妈以前的老朋友,占股百分之三十,下面还有一些小股东各自占个百分一二,所以,即便是黄冠霖看他不爽,也奈何不了她,毕竟她跟唐总加起来的股份还是最多的,只是,唐总什么时候要卖股份了?自己怎么一点儿风声也没听到?

    “怎么样?以后大家都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了,怎么能说不熟呢?”秦益繁狡猾的一笑,一切了然于胸的模样。

    “喂喂喂,说什么呢?你就是给一百万,苏越也不会去的!”芊芊也不乐意了,本来以为秦昊一家人过来道歉,她能看热闹呢,没想到竟然是来挖墙脚的!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的挖墙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