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有恋足癖?
    “真是难以置信,苏神医竟然真的.......”李西贝压低了声音,一脸兴奋的说着。

    “难不成?苏神医有恋足癖?”小曼满脸放光。俨然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芊芊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底隐隐有些不舒服,但又不追到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但潜意识里还是想着替他们辩解,便撇撇嘴巴:“真是少见多怪,这是按摩好吧,是为了促进血液循环,帮助雅涵姐康复的!”芊芊想起苏越以前说的那些话,忍不住替他辩解。

    “当然了,表面上是按摩治病,事实上是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不是吗?看,雅涵姐一脸陶醉的模样,好像那些小电影里被满足的女人一样.......”小曼继续兴致勃勃的说着。

    苏越压根不知道门口竟然有三双眼睛在偷看。

    见纪雅涵眯起了眼睛,似乎睡着了,他更加大胆起来,手在纪雅涵的脚上不时的轻挠着,感受着肌肤碰触给他带来的快感。这感觉实在是太微妙,苏越也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尽情享受这妙不可言的滋味。

    “看!苏越多享受的样子,这哪里是在按摩,分明就是在享受!”小曼继续说着。

    苏越脸上的表情没有逃过芊芊的眼睛,尤其是看到苏越把纪雅涵的脚抱在手心轻柔揉捏,一脸陶醉的模样的时候,她心底一阵难过,顿时撅起了嘴巴,一把拉起小曼和西贝,“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我们下楼喝酒吧!”

    “别啊,让我再看会呗!都没看过现场直播......”小曼一脸的不情愿。

    “就是,看着雅涵姐这么陶醉的样子,我也好想让苏神医给我按摩脚啊!”李西贝像个发春的野猫一样眼冒金光。

    “按摩你个头!”芊芊哪里还会让她们继续呆着,不由分说的拉起她们就走。

    “芊老幺,你真是太小气了,这都不让看!”

    “就是就是,太不够意思了!”

    两个女人意兴阑珊的说着。

    到了楼下,芊芊跑到刘嫂房间,咚咚咚的用力的拍着房门。

    刘嫂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连忙跑出来。

    “刘嫂,给我们烧几个菜,我们要喝酒!”芊芊说着,就去酒柜抱了一大箱的红酒出来。

    “芊芊,纪小姐说过,不让你喝酒的.......”刘嫂小声说着。

    “怕什么?我又不在外面喝,我在家里喝!喝醉了也没关系!”芊芊不以为然的说着。

    刘嫂之所以会这么说,那也是有原因的,上次芊芊父母第一次跟她说要她出国的时候,她一个人跑到酒吧去喝了个叮咛大醉,要不是纪雅涵的朋友恰好认识芊芊,便打电话给纪雅涵把她接了回去,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也就是那之后,纪雅涵便不允许芊芊喝酒了。

    纪雅涵在苏越轻柔的按摩中渐渐进入了梦乡,自从父亲再婚之后,她第一次睡得这么香,睡梦中,她竟然做了一个香甜的美梦,在梦中她看到了自己的身穿白色的婚纱,还看到了自己去世已久的母亲,只是新郎官儿的面孔很模糊......

    纪雅涵是在四点钟醒来的。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身上盖着薄薄的毯子,脚踝处放了一个软枕,而,苏越,早已不知去处。

    纪雅涵回忆起她睡着之前的事情,顿时脸上一阵发烧,她竟然在苏越的按摩中睡着了!而且,睡了足足两个小时!

    这两个小时里,苏越都做了些什么?她无从得知,甚至于自己是怎么躺下去的,也毫无感觉!

    天哪!我怎么可以这样!纪雅涵心中暗暗自责,同时也希望苏越最好没有做什么,要不然,她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其实,苏越也不过刚下楼二十几分钟而已,要不是木桶里的水已经凉了,苏越哪里肯舍得把纪雅涵的脚放下?

    一下楼,他就看到三个女孩子一人抱着一瓶红酒在喝。桌子上只放了三个菜,刘嫂还在厨房忙碌。

    “这么快就喝上了?也不等我!”苏越笑着坐下来。

    “干嘛要等你?”芊芊白了一眼苏越,举起瓶子就往嘴巴里灌了一大口的红酒。

    “晕!哪有这么喝红酒的?”见芊芊这喝酒的架势,顿时满脸黑线,喝红酒不是应该用高脚杯盛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尝吗?难不成有钱人都是这么喝红酒的吗?不是传说中红酒都很贵的吗?什么几十年的拉菲啦,都要几千块上万块一瓶的,这么喝岂不是浪费了?

    “要你管,我想怎么喝就怎么喝!”芊芊呛了一句,又举起了瓶子。

    “又怎么了?”苏越懵逼的问着,他实在搞不清楚自己哪里又招惹到了芊芊,这姐妹两个,性情总是阴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踩到了雷区,这两天纪雅涵终于情绪稳定了,芊芊又开始了,这日子还真不消停啊!

    “芊老幺,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小曼倒是优雅的拿着高脚杯,一边转动着杯子,一边一脸邪笑的说着。

    “小曼,你再说我就撕烂你的嘴!”芊芊说着,狠狠的瞪了一眼小曼。

    “好吧,算我没说!”小曼识相的摊开双手,耸耸肩膀。

    “苏神医,来,我敬你一杯!”

    见场面有些尴尬,李西贝连忙拿起酒杯,对着苏越说道。

    苏越拿过一个酒杯,给自己倒上一杯,跟李西贝碰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小口。

    苏越从小就会喝酒,每当过年过节的时候,爷爷总会买上一瓶大曲,然后让姐姐炒几个小菜,苏越便陪着爷爷喝几杯。酒量也就是这么练出来了。

    只不过,苏越喝的都是高度白酒,这种十几度的红酒对他来说完全就是饮料一般。

    只不过这几个小妞压根就不知道苏越的底细,三个人视线一交汇,顿时有了个不谋而合的算盘。

    芊芊原本拉下的脸顿时阴转晴,她拿着酒瓶子,朝着苏越摇晃着:“苏越,我们也喝一个,我喝一大口,你喝一杯!”芊芊说完,也不等苏越回应,就竖起瓶子往自己嘴巴里倒了一大口。

    红酒度数虽然不高,但是对芊芊这种平时不怎么喝酒的十七八岁的小丫头来说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一大口红酒下肚,芊芊顿觉喉咙处一阵发烫,忍不住剧烈的呛咳了几声。

    “我已经喝了,你不准耍赖!”芊芊仰着已经红起来的小脸,对着苏越道。

    苏越苦笑着摇摇头,这样的红酒,他喝个十瓶八瓶也不在话下啊,要是自己喝酒能让芊芊开心,那就陪她喝几杯吧!

    这么想着,苏越便往自己杯子里倒满了一大杯的红酒,然后一仰脖子就喝了下去。

    虽然这里的红酒都是价值不菲的名贵红酒,但是苏越还是觉得没有大曲好喝!

    “苏神医,我也敬你一杯!”小曼朝着芊芊挤挤眼睛,也端起了杯子。

    苏越苦笑着摇摇头,他终于看清了这几个丫头片子的把戏了,感情是想联合起来把自己灌醉啊,只可惜,她们的如意算盘恐怕要打空了!

    要是把这三个小美女都喝倒了,会是一种什么场景呢?苏越邪恶的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