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光有钱是没用的
    “道歉的事情,你先记着,今天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

    挂了电话,苏越先是对着秦昊说着,然后对着乔楚笑笑,就想溜之大吉。

    但是乔楚哪里那么好打发,她上前一步,挡在苏越面前,“不准走!我有话要问你!”

    乔楚穿着纯白的医生制服,衣服剪裁合体,跟她的身段贴合的天衣无缝,一件简单的医生制服竟然也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的曼妙多姿。尤其是高耸的胸部,就跟两座小山似的。

    苏越站在乔楚的对面,眼睛不时的瞟向乔楚饱满的胸部,心想,这样的医生往病人面前一站,恐怕不用药,病人的病情也会好个大半吧?

    “乔医生,我真的该走了!”苏越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看向乔楚那张精致无比的脸。

    “我又不是不让你走,只是想问问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而已!”乔楚不依不饶的问着。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真的没什么,纯属巧合而已!”苏越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就趁着乔楚不注意的时候,一把推开她,侧身从她的身边走过。

    苏越的身体碰触到乔楚胸部那一团火热的柔软的时候,他不禁心底一阵抽搐!

    苏越动作极快,当乔楚意识到苏越的意图想要继续阻拦的时候,苏越已经推门而出。

    乔楚气得直跺脚!也连忙追了出去,但是哪里还有苏越的踪影?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乔楚扬起脸,倔强的自言自语道。

    秦益繁走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秦昊怔怔到底盯着天花板,若有所思!

    秦益繁一惊,赶紧上前拍了拍儿子:“儿子,你感觉怎么样?”

    秦昊转过脸来,“爸,我已经好了!”

    看到儿子恢复原初,秦益繁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但想到儿子受的那些委屈,忍不住一拳打在床头上:“儿子,刚才他是不是羞辱你了?你放心,这口恶气,爸一定帮你出了!”

    秦昊苦笑一声,“爸,苏越他并没有羞辱我,自始至终,都是我在咎由自取!”

    “儿子,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秦益繁的儿子,绝不能认输!”秦益繁激动不已。

    “爸,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苏越,他不是我们能整的了的!相反的,如果惹怒了他,那可是后患无穷。”

    秦益繁只当是儿子受了惊吓留下了后遗症,便宽慰的拍拍儿子的手背:“别担心,有爸爸在,他一个穷学生起不了什么幺蛾子!”

    “爸,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吧,我找个时间去跟他道个歉,你以后不要找他麻烦了,好吗?”秦昊认真的看着老爸,真诚无比的说着。

    秦益繁有些懵,十八年以来,这似乎是儿子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跟他说话,想起以往儿子那种冲动跋扈的样子,他心底不由一动,难不成?坏事变好事,经历了这事儿之后,儿子长大了?

    “你确定要这么做?”秦益繁难以置信的问着。

    “爸,我想好了,我不能再跟苏越作对了,我要跟他做朋友,我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光有钱是没用的!”见老爸没反应,秦昊又开口道。

    秦益繁万万没有想到儿子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心底不由一阵感触,鼻头一酸,连忙点头:“好!好!”

    过了一会儿,便有护士走进来,递给秦昊一张出院单:“秦总,刘主任很生气,说让你马上办理出院,真是不好意思!”

    “刘振荣什么意思?说变脸就变脸是吧?老子每年给你们医院投资那么多钱,就这样对老子?我这就找你们院长理论去!”秦益繁气得暴跳如雷,叫嚣着就要打电话给院长。

    秦昊轻轻拉了拉老爸的衣角:“爸,我已经完全好了,我们出院吧!”

    秦益繁拿着手机怔住了足足一分钟之久,然后缓缓把手机放下,拍拍儿子,“好!咱们这就办理出院!”

    苏越离开病房,正好电梯开了,他就躲进了电梯,一路下到一楼,在楼下转悠了几分钟,就看到芊芊的黑色路虎缓缓的开到了医院大门口。

    苏越连忙走上前,一把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芊芊车子还没停住呢,就感觉到车门打开了,一个黑影敏捷的上了车,待看清上车的是苏越之后,她才抑制住自己没有喊出来,但还是拍着小胸脯说道:“可吓死我了!”

    “这里停车要贴牌的!”苏越笑笑,往座椅的后背上靠过去。

    “靠!我是怕贴牌的人嘛,你说这个,我倒是要停下来看看,到底哪个敢贴我的车牌?”苏越不说这茬儿还好,一提这个,芊芊竟然真的把车子停了下来。

    当然,芊芊把车子停下来并不真的是为了赌气,而是想停下来好好看看苏越到底有没有怎么样,毕竟,进了派出所那种地方,想要全身而退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喂喂喂,你干嘛停车啊!”苏越见芊芊停了车,赶紧坐正了身子,探出头往车窗外看去,他怕乔楚真的会跟出来。

    见没人,他才放下心来。

    “转过来,给我看下!”芊芊松开安全带,一把板过苏越,一本正经的说着。

    “看什么啊?”苏越给芊芊这么一搞,有些不好意思。

    “他们有没有打你?有没有让你做电椅?有没有给你灌辣椒水?”看苏越似乎毫发无伤的模样,芊芊又问道。

    “我的个妈啊,芊芊,你小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啊,什么电椅,什么辣椒水?你看片看多了吧?待明白芊芊话里的意思之后,苏越苦笑着摇摇头。

    “没打就好!要是敢打我的人,我马上带人把派出所给铲平了!”芊芊傲气的扬起下巴,重新系好安全带,一踩油门,车子就疾驰而去。

    苏越拍拍自己撞疼的脑门,无奈的摇摇头:“芊芊,他们倒是没打我,但是,你老是这么开车的话,我迟早有一天给你撞傻了!”

    芊芊哈哈大笑:“就是要这样的效果,我的人,只能自己欺负,不能让别人欺负!”

    苏越一听这话,顿时满脸黑线,本以为芊芊的发自内心的关心自己,正感激涕零呢,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这意思是,这丫头以后打算把欺负自己当活儿干了?

    “那个,芊芊,咱们能不能不说这样的话,什么我是你的人,别人听了会误会的.......”苏越揉着发疼的脑门,小心翼翼的说着。

    “怎么?做我芊老妖的人让你丢脸吗?你也不去二中问问,有多少人在我后面死乞白赖的求我要当我小弟呢,我摆都不摆摊他们,所以,你还是知足吧!”

    芊芊伶俐的话语伴随着窗外的微风,苏越竟然没有再反驳的**,而是眯上眼睛,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