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纯属巧合
    病房闲杂人等一律被苏越清理出去之后,他这才走到秦昊的病床前,秦昊因为打了安定,刚刚睡着。

    苏越在他床前的椅子上坐下来,伸出手,在他脸颊上拍了几下。

    秦昊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猛地睁开眼睛,待他的眼睛看清楚在他面前的是苏越那张脸的时候,他的脸上现出惊恐的表情,因为下巴的脱位,他只能发出单调的“啊!”的惨叫声。

    苏越脸上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别怕,我是来救你的!”

    秦昊的恐惧更加浓烈,看着苏越的眼神,俨然看到了可怕的猛兽一般。

    “秦昊,这下你记住我了吧?”苏越凑上前去,用力捏住他已经脱位的下巴!

    秦昊的喉咙里发出一阵惨烈的咕噜声,眼睛里满是惊悚。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很识相的如捣蒜一般的点头。

    “以后离林芊芊远一点!要是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休怪我不客气!”苏越松开手,从床头桌上拿了张纸巾,擦了擦手。阴冷无比的说着。

    秦昊七魂六魄早已吓得没了踪影,只会傻傻的点头。却是把苏越的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乔楚是在苏越到了医院之后才得知他已经被释放,而且跟着秦益繁进了医院的,她连忙把手上的工作移交给另一位同事,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到了骨科的病房。

    乔楚并不知道秦昊在哪个病房,所以,她第一时间先冲进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办公室里,刘振荣正在气急败坏的下达着命令!

    “打电话给放射科,不准借x机给他!”

    “护士长呢?马上安排给他出院!”

    看着气急败坏的刘振荣和一屋子义愤填膺的医生护士,乔楚一下子愣住了。

    “刘主任,什么情况啊?秦昊的病情怎么样了?”乔楚小心的问着。

    乔楚虽然年资尚浅,但是看在她家族的威望上,医院的老专家们大都对她礼让三分,所以,即便是愤怒到了极点,刘振荣还是缓和了一下神情。

    “乔楚啊,你是不知道,秦益繁在医院瞎胡闹呢,不知道听信了什么风声,竟然找了个毛小子过来给他儿子看病,这把我们医院的威严放在哪里?我们这些辛辛苦苦一路走来的专家们颜面何在啊?真是胡闹啊!”

    刘振荣说的情真意切,但乔楚的重点却不在他的话里,而是急切的问着:“秦昊在哪个病房?你说的那个年轻人来了吗?”

    “乔楚啊,你就别管这些了,汪院长交代过,你就安心搞你的科研,这个病人我们来管就好了!”刘振荣好心说着。

    “我必须过去看看,他在哪个病房?”乔楚无心跟刘振荣多费口舌,而是转身看向秦昊的主治医生。

    “他在808特护病房!”主治医师面无表情道。

    乔楚一听这话,立刻夺门而出,飞也似的冲着808房间跑去。

    808特护病房。

    苏越把该说的不该说的跟秦昊说了一顿之后,这才让秦昊坐起来,打算为他实施手工复位。

    对于秦昊的下颌关节的复位来说,难点有两个,一是解剖机构特殊,二是无法精准的定位关节结构在体表的投射。这两点因为苏越有了一双可以透视的眼睛使得问题骤然变得简单了起来。

    当然,单靠一双眼睛也是不够的,苏越的爷爷是当地的土郎中,苏越小的时候经常跟着爷爷一起给别人看病,后来苏越长大了,村里有了有执业资格的村医,爷爷便没有继续把这一营生继续下去,倒是偶尔的时候街坊邻居家的孩子有个跌打损伤什么的,也会找他来诊治一番。

    苏越爷爷在正骨方面有一套自己的心得,平时也会跟苏越提及,苏越学的是西医,这些年基本上没有用武之地,但是,这次却正好能用上。

    所以,苏越让秦昊背对着他坐在床上,就像那天动手的时候一样,他的手捏住他的下颌关节,以一个极为别扭的角度用力。

    只听“咔嚓”一声!

    秦昊的下颌关节先是一阵酥麻,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下巴灵活自如多了。

    秦昊有些难以置信的伸出手,摸了摸已经复位的下颌关节,然后又嘴巴动了动,确信下颌关节已经完全复位之后,他转过身,跪倒在床上:“苏越,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招惹您了,还有,以后要是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你只管说一声,我一定在所不辞!”

    乔楚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苏越转身,看到一脸惊愕的乔楚,他微微一笑:“不好意思,乔医生,你来晚了,看来我们只能下次合作了!”

    “已经好了?”乔楚惊讶的看着已经完好如初的秦昊,难以置信的问着。

    “乔医生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亲自查看一番!”苏越耸耸肩膀。

    乔楚果然上前,伸手在秦昊的下颌关节处诊察一番,发现他的下颌关节果然已经完全复位。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乔楚看向苏越,发现越发觉得眼前的这个人让人捉摸不透了。

    乔楚十八岁去国外留学,系统的学习医学理论,回国后又有了两年多的临床实战经验,虽然称不上艺术超群,但是在年轻人里面也算是出类拔萃的,对于医学问题,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见解,对于秦昊的病情,她始终认为理论上并不存在手工复位的可能性,可是苏越竟然做到了,这怎么能不让她惊讶呢?

    “也许,巧合吧!”苏越摊开双手,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乔楚还沉浸在震惊中。

    苏越其实很纠结,他有一万个理由要跟乔楚多说几句,多套套近乎,却是只能冷漠的装糊涂,这恐怕是这双透视眼带给他的第一个无奈吧。

    就在苏越陷入两难的境地的时候,他的水果手机适时的响起。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苏越别提有多感激这个来电的人了,低头一看,原来是芊芊的来电。

    “苏越,你能接电话了,太好了,他们是不是已经放了你了?”苏越刚一接通电话,芊芊就兴奋不已的大叫着。

    “我已经没事了!”听到芊芊兴奋的声音,苏越还是很感动,看来这丫头是真心的关心他的。

    “我当然知道你没事了,苏越,这次你可得好好感谢雅涵姐,是她打电话给爷爷,然后爷爷打给了公安局局长.......”芊芊在那边忙着替纪雅涵邀功,苏越这边却皱起了眉头。

    这小丫头,不是跟她说的好好的,让她安心在家等的吗?竟然还去找人捞他?

    好吧,看在她一片真心的份儿上,原谅她了,另外,什么?纪雅涵去求的人?这不合乎逻辑啊,这女人不是看到自己就讨厌的吗?难不成对自己的印象改观了?

    “苏越,你现在在哪?我在派出所门口,他们说你已经走了!”芊依旧兴奋不已的说着。

    “我在附属医院,马上就回来!”

    “你在那等我,我马上过来接你!”

    芊芊说完,不等苏越回话就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